17.7.09

冬炎海鮮炒飯



天氣好熱,胃口變得極端,不是想吃得極清淡,就是想吃得惹味刺激。

今天做了冬炎海鮮炒飯,很簡單,只要買對好的冬炎醬就行了。

材料當然隨意配搭,我之前做過素的版本,下豆乾、玉米粒、青豆等,一樣好味。

如果你覺得揚州炒飯可做冬炎版也並無不可吧?

這次下海鮮料去炒,極對味。

吃之前擠出青檸(酸柑)汁拌勻,酸酸辣辣,yum yum!!

周休二日

周休二日,正是星期六、日兩天,上班族透透氣的日子。我已經有好多年,不會刻意在這兩天出外,尤其到商場,免得自討苦吃。當然,這也是基於自己的工作性質,時間彈性自由,不一定要在這兩天才能抽空的緣故。

來了香港以後,更避免這兩天出街,因爲那種人潮,是另一種精神壓力,何苦來哉?吃飯,更是分分鐘等位一個小時以上。6月嘉惠在香港,我們相約見面那天正是星期六,便給她見識到“吃飯等位是港人生活一部分”的實況。

除了親友來港要“伴遊”,又或者有工作吧,否則,這兩天我多是選擇呆在家裏,避免加入擁擠的戰圍中。想一想,好久都不曾像即將來臨的星期六、日那麽eventful。

明天要上課,然後約了女友們去吃尼泊爾菜(據説好好吃,很期待),之後一起去看張艾嘉的舞臺劇。

星期天則有個Jazz brunch!

這麽充實的星期六、日,對我來説,實屬罕見!

16.7.09

ABC湯通心粉



看到小鯨說煮ABC湯喝,自己也忍不住出手弄一鍋。

Eric常問我爲什麽叫ABC湯?我也答不出一個所以然。

也許,是簡單如ABC?

我跟Eric說,你當作中式羅宋湯或中式雜菜湯好了。

從小就喜歡媽媽煮這個湯。媽媽煲這個湯,除了基本的洋蔥、薯仔、番茄和紅蘿蔔,還會加點鹹菜和豆腐。好喝到飛起。

來了香港,煮這個湯,我有了屬於自己的變調。

我不下鹹菜,我改下一個榨菜。菜市的雜貨店一定有,買一個,回家洗乾淨,浸片刻去鹽分,切成兩三塊,然後統統丟進去湯鍋和其他材料一起煲。

榨菜有非常巧妙的作用,它能將所有材料的味道融合在一起,而不是貌合神離。整鍋湯因此入味萬分,水乳交融的味道大概就是如此。如果你煮的分量不多,甚至連鹽也不用下了,榨菜會在熬煮的過程釋出本身的鹽分。所以,記得要洗和浸,要不然會太鹹。

當然,如果你是健康主義者,可免。

對我來説,下點豬肉也是必須的,我喜歡肉味的香甜。

我喜歡ABC湯味好又白搭,可配飯或配通心粉。

今晚配通心粉,好滿足~~~~~~~~呼呼。

說起通心粉,在很多大馬人眼中是“生病時才吃的東東”。因爲小時候一發燒生病要戒口,媽媽一定(才會)煮這個給我們吃。想起來,不知道其中有什麽典故?

我對通心粉可沒這個陰影,反而鍾情得很,誰叫世上有一道簡單又好味到爆的macaroni and cheese。

誰會在生病時吃那麽銷魂的食物啊?

沒錯我對通心粉的鍾愛始於macaroni and cheese。

提起,又心癢難騷了。

15.7.09

The famous dinner

馬哥說,Choy和Celine(排名不分先後,Ok???)的“famous dinner”,給了我們很多生活細節的品味訓練。我看了,呆了半晌,覺得說得太好太正確了。

一開始到他們家作客,根本就是無知的孤雛(!),貪婪地把桌上的佳肴掃進肚子,也貪婪地吮吸其中的品味營養。從菜單的設計、心思,到待客之道,無一不是極致的生活藝術。偏偏,到他們家吃飯,品味精細得來,氣氛又casual得很!真要命!

漸漸地,我們長大了、翅膀硬了(!!),有了自己的家,循環中,到了由自己扮演主人這個角色的時候。於是,開始把經年在“famous dinner”中所學的,應用在自己的家裏:怎麽把朋友請到家裏吃飯、如何恰如其分地顧及每個人的需求、如何不着痕跡地招待了每個朋友、如何用美食表達情感和關懷......

來香港三年了。每次回馬,Celine都會想盡辦法在我逗留期間,把一班好友請到她家裏做客,好讓我可以把想要見的朋友“一網打盡”......而我留馬 期間,時間表總是滿檔,常常來不及寫上blog的生活精彩片段,最後只能不了了之——如沒寫到“Famous dinner”,我總會好像沒有給一份出色作品應有的credit般心懷愧疚,雖然我知道Choy+Celine根本不介意。

近來,“famous dinner”不斷在菜色上力求突破,除了有牛刀小試但技驚四座的C房菜,還有石破天驚的武俠菜單,於是我知道,我的學習路,還很漫長呀!

那天在云小姐的部落連接讀到這篇文章,末端所說的,何嘗不是我對Choy+Celine夫妻倆的心底話:

“......我真想親口再感謝世伯伯母的慷慨;但又覺得突兀––因為我感覺到,無論是我的同學或她的家人,實在沒有將那些情節放在心上;對真正慷慨的人來說,那些事情「何足掛齒」,根本沒需要記住。

但是我知道,我會一直記住和感激,被如此善待的味道。在他們不自覺的當兒,他們切切實實在教導我,待人的道理。”


我會一直記住和感激,被如此善待的味道。而我這些年來在你們餐桌上擷取的,除了美食,還有歡樂和友愛,以及待人的道理。

謝謝你們。

飲飲食食




昨天中午在半島酒店Verandah的午餐。

因爲菜色很清淡,我幾乎有吃素的感覺。別誤會,食物素質很好,因爲全用原始方式烹調,所以材料的新鮮完全能吃出來。只是真的輕巧淡口。

XXXXX

在家裏做飯,很視乎心情,以及當時的craving。不過,只有兩口子嘛,多以能夠簡單成事的菜式為首要條件。



譬如,前兩天晚餐吃的這個:意大利雲吞(Ravioli)+ Cauliflower soup。

Ravioli買現成的,丟進沸水裏煮熟就行。然後自己弄一個Cauliflower soup。簡單快捷方便。



有時候想吃叉燒飯,就去買叉燒,然後自己煲飯和燙一碟青菜,就是我們的“住家叉燒飯”啦!



也試過“鋸鮑魚扒”做晚餐。用的是阿哩山這個牌子的罐頭鮑魚,用XO醬燜煮。

13.7.09

再生號



同期上映的港產片,除了《再生號》,便是郭富城的《殺人犯》。本來對那個海報造型疑似抄襲《The Shining》的《殺人犯》頗有興趣,但聼了幾位友人形容將之為“十年難得一見的爛片”、“千企唔好去睇啊”之後,便馬上打消了念頭。寫影評的友人將其文章打題爲《殺人犯:是cult是爛是場夢?》,極之抵死。

韋家輝+劉青雲,永遠是個令人有期待的組合。看《再生號》,是爲了這個期待入場,而結果也沒有令人失望。

電影内容探討生死的問題,以一個失去父親的家庭帶出那種失去至親,時間無法磨滅的傷痛。當飾演太太的林煕蕾在丈夫(劉青雲)墓前哭着說出:“十年了,爲什麽還是一樣傷心?” 我想起跟我講過類似一番話的好友,淚水一湧而上。

可能是文字人吧,我對於電影裏頭的某些旁白,那些別有巧思的比喻、描述,鍾愛得很。覺得很切題、到位,又不做作,很精彩。

雖然,電影探討了生死這個大課題,我有更深感觸的,卻是另一件事。那就是:寫小説療傷。

也許,我曾用好長的一段時間,躲在文字裏療傷,讓自己在裏邊重新經歷所有的愛與恨、哭與笑、憤怒與快樂......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自我的痛經過反復觀看把玩,漸漸熄滅,終于平靜。

而最近,我正打算開始另一次的長期書寫,展開另一個思索痛苦、悔恨、傷害與生命關係的旅途,讓一點一滴沉澱在心底的連根拔起,以過去的歷練回饋未來的人生。不可思議的正是,這股力量,來自于一段非常不堪的歲月與歷程。原來這腐壞衰敗的一切,是某種營養,會滋養我們的生命,只是這化作春泥更護花的道理,要許多年後才會明白過來。

又禮尚往來/ 請小鯨吃順德菜

友人夜君生日,但之前他只當一般飯聚,建議到以正宗順德菜馳名的北角鳳城酒家吃飯。我聼了E小姐的轉述(其實就是夜君向E小姐建議然後E小姐告訴我....唉,點解好似好複雜??),簡直就是正中下懷!因爲,我答應過遠在德國冇啖好食既人面桃花美鯨魚,要請他吃順德菜的!(小鯨:唔係呱??請我食相都算?)(是喔,我們整天這樣彼此請吃“相片”,好像對方是家裏的食香火的神主牌(!!)一樣。)

親愛的小鯨,下次你來港,才請你正式的, ok?Meanwhile,食住相先啦!!!



順德名菜彭公鵝,全港只有鳳城在做。工序繁複,所以需預定才有得吃。基本上,是姜+甜醋+檸檬+香料燜煮而成的全鵝,鵝肉燜得又香又酥,肉味甜酸並濟(阿E借你形容詞一用),開胃味美,是很討好的一道主菜。壽星夜君吃一口,叫出來:“哇,好好味啊!!!”



鳳城的炸子雞,每桌必點!每次來必點!皮很脆很脆,肉很滑很入味,大家都愛!



這個是咕嘍肉,也算是廣東名菜吧?哈哈。其實,這是爲了彌補夜君吃不到“梅菜扣肉”而點的,做得也不錯!



縂要有碟菜吧?這是金銀蛋莧菜。其實還有一道清淡的蟹肉冬茸羹,不過忘了拍照。



蛋糕當然不是順德菜啦!這是譽滿全城的拿破侖蛋糕,E小姐訂了芒果口味的。

好吃到!!!!!(夜君不如你現身説法啦!)

話説,我和Eric之前沒現在那麽發福的時候,常去這家店買來吃的.....後來,決定節制,好久好久沒吃了。這令人感動的美味,真是久違了啊!!!

同場加映,食得好開心的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