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09

魔鬼蛋糕


美心的天使蛋糕
賣得街知巷聞,趁勢推出的魔鬼蛋糕,噱頭上有一定賣點。至少成功引起消費者的好奇。

魔鬼蛋糕是古古力版的天使蛋糕,以古古力滑忌廉包裹鬆軟古古力Chiffon cake,一樣有附送焦糖脆脆。唔,口感一樣很輕盈柔軟,不過呢,就沒有天使蛋糕細緻和清新。吃了以後,就好像跟吃了一個普通的古古力蛋糕沒有分別。所以,還是天使蛋糕討好得多。

XXXXX

話説這個魔鬼蛋糕,是我送給Eric的驚喜。

某天在家裏吃過晚餐,我說:“今晚有甜品!” 叫他坐在客廳閉上眼睛等待。

然後我捧出魔鬼蛋糕,他開心得哇哇叫:“今天不是什麽節日,爲什麽會有蛋糕啊?”

我說:“開心和驚喜是不必擇日的呀!”

是啊,爲什麽買蛋糕/製造驚喜,是非要節日不可才能做的事情呢?太機械化了吧!!

雖然這個魔鬼蛋糕的美味不及天使蛋糕,在“趣味”上,卻是滿洩。

運動

對於一個其實不喜歡運動的人來説,

一個禮拜有5、6天都到GYM報到等如在少林寺學藝一般刻苦。

沒辦法,年事漸高,很明顯感受到新陳代謝的下降,

生活中美食處處,幾乎可用吃盡山珍海錯來形容,不靠運動來做個平衡,恐怕會成癡肥中女。

不盲目信奉“瘦即是美”是一回事,不等同可以放縱自己。

況且,看過母親中風受的折磨,

老土說句,健康很可貴。

況且,我死後要捐出所有有用的器官,

我可不想到時器官都有問題用不着陪我灰飛煙滅。

所以一定要做運動,以建立一個健康良好的生活方式,讓身體健康。

開始鞭策自己要每天抽空做運動的時候,真的很辛苦。辛苦到哭。

對一個過了三十歲的人來説,以自律重新建立一個習慣,是很不容易的。

辛苦到哭我就任由自己哭。

然後繼續和堅持。

有時候愛自己反而要讓自己吃一點苦,而不是縱容。

慢慢慢慢地,

我沒有愛上運動,

但它已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好像刷牙洗臉一樣,我不必愛上這些動作,但必做。

10.7.09

外星人

2月去台北時,Eric順便約了他在英國念書時的中學死黨Thomas出來聚聚。Eric說,英國中學的華人很少,所以校園裏僅有的幾個香港和台灣人,感情會特別好。所以,即使後來進入不同大學分道揚鑣,仍然保持良好聯係至今。

Thomas是犯罪心理學碩士,正準備攻讀博士,與此同時會定時到監獄輔導殺人犯。

我極之感興趣,問了許多。Thomas輔導的殺人犯,皆是重犯,有幾個還是連環殺人犯。

我問,到底這些連環殺人犯心裏想什麽啊?

Thomas說:“不管他們是爲了什麽原因殺人,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他們從不認爲自己所做的事情有錯。他們擁有顛倒的價值觀,已無法用常理去理解,常人想破頭也不會明白他們的想法。”

我們就這個話題延伸,Thomas又說:“基本上有心理問題的人,都不會自覺自己做的怪異行徑是有問題的,所以縱容自己沉溺。”

我記得亦舒講過:“一個人的心便是一個世界。” 一個思想有偏差的腦袋、一顆扭曲的心靈,即使生活在同一個地球,都是我們所不能理解的外星人。

烈日當空



夏天是勞動氣息洋溢的季節。這頭剛洗了澡,那頭又開始流汗。

現在好想吃一碗許留山的芒果撈。

9.7.09

城市半日遊

Superflat Summer





提起Superflat,任誰都知道是村上隆的畫展吧!

村上隆的作品去年曾在中環的畫廊展出,可惜知道得遲,來不及撥出時間去看。這次總算得嘗所願。展覽的作品很豐富,除了有村上隆本身的作品,還有其幾位愛徒如青島千穗的創作。展出的作品,自然少不了村上隆 X LV的經典作品黑&白multicolor eye love。第一次看青島千穗的作品,非常喜歡,深深吸引。她筆下的精靈,詭異、陰森、奇特、表情細膩,但用色艷麗,風格之強烈,可以用過目不忘來形容。藝術是主觀的,這種強烈的喜歡,應該也是個人品味傾向的一種投射吧。

這種展覽的視覺衝擊頗大,但是否能在逛完之後領略其中的藝術靈魂,又另當別論。能夠放出來展覽的,自然也是商品,据主催的藝廊老闆透露,展出作品的價格,從幾万到二十万港幣都有成交。我一聼“啊”一聲,這好算極之親民的價格了,以藝術品來説。可惜,即使價格親民自己也負擔不起,否則村上隆的作品實在投資得過!在場有個鬼佬問我,你買藝術品嗎?我老實回答,買不起,只能買股票“存”錢,希望以後有機會。他作懊惱狀回答:“我連股票也買不起!”呵呵。絕對不是媚外,鬼佬普遍上是比較有幽默感的。

畫展開幕酒會的香檳非常棒,喝了五、六杯......唔......回味回味。美中不足,只能與一班陌生人共飲。

千両



看了畫展,和Eric約在千両吃晚餐。

金融海嘯下的千両......人還是很多。還是要攞籌等位。

金融海嘯下的千両......食物素質保持高水準。

金融海嘯下的千両......我和Eric最愛的安格斯生牛肉片,由六片縮水到四片,價格維持不變:70。

結論:千両照食,不會再點安格斯生牛肉片。

HMV



好久沒逛HMV,好好地逛了一圈,竟然有驚天大發現!

Elements的HMV裏頭,有好幾台上圖的白色“機器”,方便你燒一只屬於自己的唱片!

你先在電腦裏頭,輸入你選的歌手和歌曲名稱,編一個song list,然後click一click,就能把你所精選的歌曲,燒成獨一無二的個人精選集。

換言之,你可以輕易地在那裏製造一個“Quincy Jones之什麽什麽歌+Madonna之什麽什麽歌+謝安琪之什麽什麽歌+Justin Timberlake之什麽什麽歌+梁靜茹之什麽什麽歌+陳奕迅之什麽什麽歌+平井堅之什麽什麽歌+Guns & Roses之什麽什麽歌+XXX+XXX+XXX”的名副其實雜錦大碟。100% tailor made。

操作簡易,收費相宜,一首歌8蚊,Ok呀!

HMV趁勢以MJ作招徠,歌迷可以自己燒一個獨一無二的私家MJ精選集。

年代真的不一樣了,賣唱片、做生意,再也不能一成不變。

8.7.09

食探出更



(原文刊于7月6號《明報》副刊)

謝謝你讓我安心哭過

我想,你是看過我最多眼淚的人吧?

嗚咽、抽泣、大哭、默默流淚、淚水(在眼眶)打轉......各式各類的哭與淚,都在你面前表現過。

謝謝你讓我安心哭過,讓我不至於在傷感悲慟裏體會人世的孤獨。

如果眼淚能築起友誼長城(寫小學紀念冊???),這地基穩固的長城路,已足以讓我們這麽一直一直走下去。

p/s: 慶幸我們相遇於,沒有facebook,msn不盛行的年代。難以置信網上的僞社交,如何讓“感情”這回事變得扎實有深度?我能隨時在網上接收/發送一個“擁抱”,卻無法體會/傳遞擁抱應有的親密與溫暖。

肥胖的醜小鴨

幾個月前,心血來潮,把facebook上的profile picture換成另一張近照,第二天即有熟朋友的反應:“喂,這張照片的你看起來很像一個安娣!”然後她找出剛換下的照片,特別注釋:“這張好看多了!” 我哈哈哈哈地回應:“雖然我看起來像個安娣,但我還是愛自己!” 並沒有把很安娣的照片換掉。


換作發生在從前,一定很介意啊。


從青春期開始,便是個胃口奇佳的女生。愛吃,也能吃,導致體重不斷飆升,高峰期近乎90公斤,可怕吧?最可怕的卻不是臃腫肥胖的外表,而是以憤世嫉俗的姿態,掩飾不安和恐慌。喜歡有意無意表露自己不在乎他人對自己外形的看法,事實是過於在乎,面對不了,只有逃避。長期下來,內裏裝載了一個扭曲的靈魂,敏感、脆弱、逞強、自大……心底儘是委屈憤怒交集,做人情緒化得可以。一連串的負面反彈浮現在生活各處,那是一段不快樂的歲月。可以這麼說吧,年少的我,並不可愛,不可愛在不平衡的自己。


積郁太深,連自己都無法承受,在崩潰邊緣,迫使自己去正視問題的根源:承認吧,你太胖了,胖得無法愛自己,不要再自欺欺人。為了克服心理問題,我下定決心減肥。踏出這一步,人生因此改變。不是因為瘦身之後變美了,而是學會了從接納自己的缺點開始,去培養真正的自信,再透過信心慢慢自我改善。說來萬二分吊詭,內心安全感的建立,不是在於拼命自我灌輸激勵思維,以極端的價值觀隱藏本我;更不是決定追求大眾式的標準身材,讓自己活得看起來充滿人生目標。而是打開心胸,擁抱那個充滿缺陷的自己,憐憫她、安撫她,告訴她:不怕,我跟你一起長大。堅強的一半,迎向懦弱的一半,兩個一半終於重逢、結合,融入彼此,湊成一個完整的自己。


這個完整的自己,不一定完美,但你愛煞這個不完美的自己。假使一直把這個羞於承認的部分拒在心門外,只會一輩子活在壓抑的痛苦中,無論外在得到了多少,也會若有所失,感覺不踏實。


至今仍是個身材圓潤的女子,跟所謂的苗條有一段距離,但我從未停止喜歡自己,甚至越來越愛自己。活脫脫像臺灣Nike廣告詞說的:“因為活絡在體內的正面能量,讓我即使看到缺點,也能喜樂接受。我看起來並不美,但我覺得這樣的自己好美。”自愛,是這樣的一回事啊,欣然和不完美共存;而不是縮小問題,放大偏激,以國王的新衣蔽體。


今天,一切時過境遷。在流年偷換間,我多麼感激那個曾經肥腫難分的自己,因為她讓我學會的東西實在太多,而且一輩子也無法被攫取,包括內心無以撼動的安全感。陡然驚覺,每個人的內心,都會有個“肥胖的醜小鴨”。這個令自己極難堪的部分,俗稱自卑,它可以是你的外貌、身形、學識、才幹、出身……等條件的弱勢,也可能是其他因素造就的陰暗面。可知道?看起來面目可憎的它,是多麼地脆弱,最需要你的包容和溫柔對待。別再抗拒了,鼓起勇氣釋放,靜下來聆聽它的感受,再慢慢幫它找出路,好嗎?


(原文刊于《都會佳人》5月號)

7.7.09

難耐的苦悶與寂寞


時針無聲無息來到下午四點,Q趁兒子在午睡,趕快開啟電腦。電腦的速度有點慢,Q有點心急,又有點不耐煩。


稍等一會,終於上了網,Q迫不及待地在滑鼠鍵上按了兩下,網頁流覽器打開以後,首頁是一個部落格。Q仿佛完成任務般松了口氣,聚精會神地讀了起來。


這是Q一位中學同學Y的部落格,兩人早已失去聯絡多年,Q是通過某位與Y仍有聯繫同學得知Y的部落格。Y現時是城中著名的時尚專欄作家,見多識廣、生活多姿多彩不在話下,婚姻美滿、丈夫亦是赫赫有名的攝影師——這一切叫Q豔羨不已。Y的部落格,叫Q入了魔般,每天必讀,而且不止一次。通過Y部落格的連接,Q進入了Y的生活圈子。她的一班好朋友,每個都是精彩人物,有著豐富的生活體驗,書寫流利,可見平日極之擅長表達自己。一個接一個,Q讀完了每天必讀的十多個部落格,不禁有點失落。Q回到Y的部落格,在她最新一篇文章中留了言,然後,重複剛才的流覽步驟,在Y友人不同的部落,按不同的文章寫下留言。開啟電郵信箱,想要給Y其中一位友人寫電郵,剛寫下第一句:你好!我是XX的中學同學……這時候,房間傳來的啼哭聲,唉,又得回到現實世界,Q匆匆關機……


安頓好孩子,Q又得忙著張羅晚餐;然後是丈夫回家,開飯、吃飯、洗碗、洗澡(孩子)、洗澡(自己)……好不容易可以喘口氣,正合上眼想要入睡,枕邊人的手伸入了睡袍。Q給了機械化的反應,未幾完事,兩人呼呼大睡。


做夢,也許是潛意識一部分的反映:當晚在夢中,Q問自己為什麼要結婚?這樣的安穩家庭生活有何不妥?為何對Y的羡慕不能自拔,甚至想要結識她的朋友,把他們當作個人的生活圈子?Q夢見自己變成Y,跟三五知己一起喝紅酒聊天,話匣子一開始談的是藝術潮流,後來進入感性對話,感觸之處忍不住嗚咽,身邊的好友馬上握緊了自己的手當作打氣,情誼綿綿在不言中,一切的感覺好好,好得不能再好。夢外,端詳Q熟睡的面容,嘴角上揚明明是微笑狀,眼角卻淌著淚,真詭異得可以啊。


(原文刊于《都會佳人》7月號)

愛不是萬能


容或是兩性文章寫多了,遇到感情問題的讀者,會當你生神仙般請你指點迷津。迷途小羔羊的電郵看得多 ,對於現代人的感情問題約莫也有些心得,其中一樣最為普遍:大家放大了愛。


從神聖的宗教典籍到庸俗的流行小說,不約而同都特別強調愛的偉大、動人之處,在類似“愛的教育”的薰陶之下,愛成了完美的信仰,不容玷污的聖像。我們習慣以過高的眼光來期待愛,卻忘了,執行愛的,是人,但凡是人,都有軟弱無能的一面。愛的理想很崇高,但實踐不易,除非人性沒有缺陷。既然如此,我們曉得以愛來包容他人,有沒有想過“愛”這回事也需要包容?當它的表現未能滿足我們心中希冀。


做人沒有了愛萬萬不能,但愛不是萬能。友人說:“愛,向來擁有巨大的力量,助人排解萬難。只是愛,也並非萬能。”我們都曾因為愛壯大了勇氣、增強自信、創造奇跡……可是在某些沮喪、畏縮、不安的時刻,愛裏充滿了焦躁迷茫,甚至轉換成恨意。雖然我們知道這些是負面的、不好的,可是當心中浮現這一面,壓抑只會反彈得更大,我們惟有安然接受一切的不堪,忠於自己,方能好好平息內心騷亂,繼續上路。我們總要經歷這一些,以成就愛的圓融與成熟。


在傳統的道德教育下,愛過於一面倒地美好,以至它有那麼一點缺憾,都叫我們脆弱得接受不了,或是動搖了信念。愛其實是靈動的,它隨著我們的心性成長。愛不是如童話故事般,擁有了它便所向披靡、從此快快樂樂生活下去……有位催眠治療師Natalie說:“現實是,愛和所有人生課題一樣,是需要學習而改進的。”你最好相信。


(原文刊于《都會佳人》6月號)

6.7.09

燈下的點滴



平時都在飯廳寫作、辦公,書房是名副其實用來放書的。

飯廳有一盞小黃燈,可調亮度的強弱。即使調得最強,還是很柔和的。這黃燈便是我生活的底色,輔以燈下的電腦、案頭的一杯熱茶、電腦右上角的筆盒、右手邊靠墻位置長期擱放的字典和雜誌.....幾乎是我日常生活面貌的全部。

來我家小住的好友 ,在逛完街的午後回來小休,或是出去一整天後晚上回家,都不忘坐到我左手邊的位子,跟當時在上網/寫作的我閒聊。常常話匣子一開,手邊的工作便自動停了下來,而一聊往往是一兩個小時。有時候,聊的是在彼此缺席生活中的細碎。有時候是一些體己話。有時候是一個眼神,事情便明白過來。在黃燈下,時光凝結成一種感性的重量。而這重量裏頭,又有一份輕盈細膩的質感。

也許,已經走過一個階段。無需風風火火、談什麽掏心掏肺才能感受存在,就是平實自然,但核心的情味悠長致遠。說的是燈下和好友那些暖心的點滴,也是自己跟自己的相處。

5.7.09

周日手記

星期天。下雨。陰天。我好喜歡這樣的天氣。

這是趕工的日子。但我做餃子吃。烹飪於我,有時候是減壓。

這是木耳絲芫荽豬肉餃。用了大量的木耳絲和芫荽,混合豬肉碎拌成餡料。木耳、芫荽、豬肉的比例是3:2:1,多菜少肉。木耳營養價值奇高,但幾乎沒有熱量,加了在餃子餡裏頭,口感爽脆又好吃。

有人不愛芫荽的獨特香氣,我倒是一直都愛吃。最喜歡在熱湯裏加一把芫荽,唔......香味襲人,湯味頓時多了種曖昧的調劑。



1. 混合好的餃子餡。豬肉得用胡椒粉、鹽、糖、芝麻油、醬油和太白粉調味,腌一腌才和切好的木耳絲和芫荽混合在一起。

2. 包好的餃子。



3. 在沸水中翻騰跳躍的餃子。

4. 可以吃了!

餃子其實易做又好味,只是在準備餡料時切功上較爲耗時。不過,專注在洗洗切切之際,壓力和煩惱也放下了。我想,但凡喜歡烹飪的人,也是享受過程的人吧?至少我是。

XXXXX

這幾天在趕的,是一個星期前才接下的工作。翻譯劇本。對方自知要別人幫他趕,很會做人。所以,這頭在電話談妥,另一頭我已收到支票,full payment。這是第一次,工作還沒開始做,錢已經在銀行過賬了。

最重要的是,對方在我既有的收費上(我們合作過多次對收費已有一定默契),自動加碼一千塊。我並沒有坐地起價,也很樂意幫他趕工,這一千塊是對方自動加的,我收到支票才知道。

非常感謝。非常感恩。

也非常喜歡香港人的實際(與其你同我講一千句多謝,不如俾錢好過啦!)。某個程度上,也是對他人的一種......尊重?不止是對專業的尊重,也是對你臨時勻兌私人時間來“幫忙”的尊重。

一個成熟的商業社會,大家對於“買賣”這回事都有成熟的思維,真好。

一千不是大數目,但我學會了一些做人做事的道理。真好。

XXXXX

星期日,最開心的,是Wyman is back (to appledaily)!!!

上個禮拜天開始,Wyman的時尚專欄《Buy Me A Sunday》Season 2,終于粉墨登場。

於是,對於每個星期天的來臨,都多了份美好的期待。

縂覺得,要把時尚寫得好看,其中一個要素,是你喜歡名牌喜歡時尚之餘,更要無時無刻都買得起,你要活在時尚裏面,而不是只是仰望時尚。要不然,資料整合+形容詞的裝飾,誰不會?

熱血阿梅

網上讀到一篇文章,特別轉給是梅迷的好友讀:




童工之前寫了一篇有關《黃雀行動》的文章「無名英雄」。昨天,有份參與《黃雀行動》的陳達鉦首次出席公開論壇,提及兩名當年曾參與《黄雀行動》的演藝界人士,其中一人是鄧光榮,另一人,是梅艷芳。

鄧光榮參與有多深、他又代表那些人,童工不知當中詳情,反而,梅艷芳,童工從一些朋友口中得知,她,倒是令不少海內外民運人士,相當敬佩的香港支持民運藝人。

A說,當年梅艷芳去世,除了學運領袖吾爾開希來港置祭外,海外民運人士,也送上花圈,尊稱她是「民族烈士」、「民主天后」,A說,若梅艷芳單單是捐款給《黄雀行動》,她可以得到那麼多海內外民運人士敬重嗎?梅艶芳所做的,遠較我們想像的多。

八九年六四事件後,她曾接受傳媒訪問,對民主、對六四,她有過這樣剖白:

「你(梅艷芳) 那 麼 積 極 支 持 學 運 , 不 怕 秋 後 算 賬 嗎 ?

「 怕 甚 麼 呀 ? 我 倒 擔 心 支 聯 會 的 負 責 人 。 」 阿 梅 是 香 港 演 藝 界 頂 頭 紅 人 , 能 夠 說 出 這 番 話 , 背 後 實 在 懷 著 很 大 勇 氣 。

有 沒 有 想 過 如 何 支 援 這 次 民 運 呢 ?

「 我 想 這 要 看 支 聯 會 了 , 但 一 定 以 不 影 響 香 港 秩 序 為 要 , 免 得 一 些 滋 事 份 子 乘 機 作 亂 」 阿 梅 說 時 帶 有 幾 份 威 嚴 。

梅 艷 芳 原 定 九 月 與 港 台 合 作 舉 辦 一 個 慈 善 演 唱 會 ,卻 因 學 運 而 決 定 取 消 了 。

「 本 來 想 發 起 一 個 『 藝 人 慈 善 基 金 會 』 , 但 現 在 有 甚 麼 緊 要 過 學 運 呢 ? 所 以 , 還 是 留 待 明 年 以 另 一 個 形 式 舉 行 吧 ! 」

阿 梅 聲 言 會 參 加 演 藝 界 舉 辦 的 座 談 會 , 以 深 入 認 識 此 次 愛 國 民 主 運 動 的 前 因 後 果 , 因 為 她 絕 不 想 成 為 盲 從 附 和 的 人 。

其 實 , 梅 艷 芳 之 所 以 那 般 積 極 參 予 愛 國 民 主 運 動 , 會 否 因 她 經 已 持 有 加 拿 大 及 英 國 居 留 權 以 作 政 治 保 險 , 才 可 盡 心 去 幹 呢 ?

「 在 學 運 以 前 , 我 經 已 有 加 拿 大 及 英 國 居 留 權 , 而 且 還 計 劃 兩 三 年 移 居 加 拿 大 ; 作 出 種 種 支 援 行 動 、 理 由 簡 單 得 很 , 因 為 我 是 生 長 於 香 港 的 中 國 人 ! 」 阿 梅 為 很 多 香 港 人 講 出 了 真 心 話 。」

之後的日子,她很多年不能回內地發展演藝事業、賺少了不少錢,她,也未有像其他藝人般急於轉軚討好北京,她,與今天成龍那些所謂知名演藝人比較,更值得人尊重,可惜,她較其他藝人,更早離開香港人。

或許會問,梅艷芳後來,不是也有回大陸嗎?人始終是人,她可以堅持到最後,放棄了那麼多利益,要她像民主派政治人物一樣,堅持到最後,難免有點要求過份,她,始終不是政客,對很多人來說,她為民運所做的,已經較其他人多很多了。

梅艷芳,絕對是令人尊敬的藝人。

最傷人的

很多時候受傷,不是因爲對人性不了解。

也不是因爲我們對該人期望過高。

而是我們投入了真感情,然後被欺騙、背叛、玩弄、傷害......

我們永遠無法“準備”什麽時候會被所在乎有所感情的人割破心臟,

所以這才是最傷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