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09

我要聼故事

拿拿拿,先旨聲明不關我的事,是有心人要把我這個局外人變成局内人噠。

今天一早,先收到一封令我有雙重感動的email,說昨晚Len的farewell飯局,很開心云云,如果我也在就好了。

感動一:據説,四順昨晚每說到一個笑點,都作狀要給我打電話,好讓我可以一起參與。嗚嗚......四順你平時對我冷酷又無情(?!),原來你是這麽在乎我的........還是沒有了我跟你唱雙簧,你覺得很乏味???(好像安東尼這種遲鈍X蠢的哪有我聰明伶俐反應敏捷呢....阿佐阿飛又溫溫的、馬哥吃錯葯、紹康成不了氣候、可與我媲美的歡喜公主(福建天后這代號已out,請用新代號取而代之)又沒有出席.......(安東尼:又講我X蠢你係咪又想撩架嗌?)

感動二:是寫email的人,特地寫來告訴我,昨晚發生的事情,以及想我也與大夥同在。這是一種愛的表達,謝謝你。

看了email眼濕濕(!)沒多久以後,又有人在MSN上告訴我:“.......昨晚我們吃飯很開心,如果你能在也好了。” 因爲已有了之前那封email殿底,所以感動減半(所以頭啖湯真係好重要......咩事呢?) 。不過這似乎只是用來開場的,因爲接下來的才是精!髓!所!在!

據悉,心機重的某人爲了得到日後在普儸旺斯的食宿贊助,不停為該地的太極協會主席擔任翻譯,哄得老人家笑逐顔開.......(人言可畏啊人言可畏!)(Ok,心機重是我作的,實情是我問,你們大夥說説笑笑,安媽媽聼不懂豈不是很悶?答曰:不會啊,四順很好心不斷做翻譯......就是這樣)(我只是示範一個事實加鹽加醋後可以被扭曲成這樣,勁冇?)

據悉,戲肉是馬哥的“大雄的故事”,還有嘉惠的“中國人的故事”,讓大家笑到發癲拍檯踢凳。不過咧,詳情如何,有人沒說,就跑去看戯了.......

所以,我想聼“大雄的故事”,還有“中國人的故事”..........

報告完畢。加愛和小鯨,你們有如臨現場嗎?

3.7.09

B君值得驕傲(?)

關於那個“競猜遊戲”,讓我的郵箱很忙碌.....

但竟然沒有人猜到!!!!

B君看到一定在掩嘴笑。

劇本

“終于”接到通知,要開工寫劇本啦!!!如無意外,這是我的電影處女作。

說終于,因爲介於想與不想之間。想,是不用說的。不想,是覺得還未準備好。

可是,準備這回事是無了期的,不明刀明槍上戰場,那知道自己準備得怎麽樣?縂要做了,有個實物的基礎,才能改進。

幸好有Eric!有他和我一起寫,我就安心了。

希望我們可以一路寫下去。創造不同的人物,寫不同的故事,編不同的劇情......

避暑

香港的夏天,又焗又悶又熱。尤其我住在市區,根本就是困在石屎森林中飛不出去的小昆蟲。

在不同友人的部落獲悉,倫敦也是熱到一個地步......

熱啊熱啊熱啊。全球溫室效應,根本是人類不愛惜地球的現眼報。該如何教育下一代環保?如果父母天天都嘆冷氣來“避暑”。商場的冷氣開得比北極還要冷。每到夏天,我常因爲從酷熱的室外走進冷酷的室内這種極熱又極冷的溫度差異而患上小感冒。

在夏日令人窒息的氛圍底下,某天我忽然想到回K.L避暑,差點忘了那裏是馬來西亞。唉,我真係熱到傻咗。

多年后再遇見你,儘管許多感覺已經淡化再淡化,也不可能一點異樣也無。

畢竟,我們曾經共同擁有的一樣東西,

叫愛情。

2.7.09

摘錄(競猜遊戲?)

身邊的朋友多是字林高手,有時候通過電郵/sms哈拉,都會精句連連,把狀況詮釋得精警又到位:

“我們和網友好像很熟,可是一碰上某些問題,就adjust回原本的距離,很奇妙的一種關係。”——A君。

(所以我常說網友不等同朋友,因爲缺乏“現實”這個平臺,網路上的熟絡都是虛浮的,但這種熟絡卻成爲現代寂寞人的心靈毒品。)

XXXXX

“同志圈很務實的,喜歡即食,沒耐性等,所以熟練的技巧和現成的挑逗才能激發性欲。需要長時間的佈局留給直男去執行。時間太短,男人太長,我指人龍太長:)”——B君

(顯然地,我和好友的話題從不“乏味”)

——咦,有沒有人猜到分別出自誰?哈哈。

給傻女/回讀者

就算他跟妳上牀,也不代表他喜歡你,
更何況他只是跟妳吃飯聊天而已?

1.7.09

小事記

太陽下了山,特地走了好長的一段路去寄信,郵筒明明在屋苑樓下。

我喜歡散步。慢慢慢慢地走,感受四周流動的生活氣息,即使一個人也很浪漫。

XXXXX

出門寄信(散步)時。

叮,電梯門一打開,我怔了怔才懂得走進去,隨即電梯門關上。裏頭站了個高挑美女,穿香奈兒平底鞋,比我高大半個頭,我猜大概有5尺6或7。曝露在黑色連身迷你裙外的長腿曲綫迷人。長曲髮、大眼睛、豐唇、淡妝。樣子有幾分像昔日港姐李珊珊。

陌生的臉孔,應該是訪客而非住客。

叮,電梯在18樓停下。電梯門打開,我又怔了怔。走進來一個六尺帥哥,一身運動裝,左肩背一個運動袋,渾身散發淡淡的古龍水香味。我恨死自己此刻是個無辜的電燈泡,這明明是一對壁人初次邂逅的布景,我在這裡幹什麽呢?我恨死自己。

恨恨恨恨恨。叮,電梯又在10樓停下,走進一個阿婆。

Ok,注定沒戲唱了,不關我的事。

XXXXX

不小心打破了平日泡茶專用的飄逸杯,撿着那些碎片,傷感忽然掩至。

那是我和Eric還在拍拖時,在香港美食展的攤位中買的。當時他一心想找個好的茶壺給我泡茶。

而它於我的價值不單單是一個茶具。

一如家裏許多大小物件,都是爲了我特別添置的。是這樣慢慢的累積,這裡成了我的家。感情再深再濃烈,沒有實體化,終究是虛浮如抓不住的空氣,更無以壯大。沒有房子裏瑣瑣碎碎的東西讓我們流連忘返,該如何構築愛的基地?所以,一個茶杯不是一個茶杯,它是推動我幸福巨輪的其中一顆小螺絲。

我在香港的日子(一)

聼得最多的:
“你是馬來西亞人?!怎麽你的廣東話一點馬來口音都沒有?”

所以講得最多的:
“我撈TVB電視汁大。”這是事實。海外的華人,如果廣東話講得好,多半得要歸功于TVB電視劇。我從5、6歲就開始看港劇了,“耳濡目染”的威力,可想而知!

學得最多的:
1.投資
2.認路、認方向。
3.關於美食的種種

吸收最多的:
資訊。香港言論之自由,媒體競爭之激烈,得益的當然是讀者。近乎所有的報紙、周刊、雙週刊、月刊等雜誌都有網上版(不是網站而已,是網。上。版。),兼且因爲超級update,所以每天至少花兩三個小時在網上閲讀。

最常光顧的快餐店:
美心

最常光顧的壽司店:
板長

最常光顧的甜品鋪:
發記

最常光顧的粥鋪是金峰但最愛的是羅富記,可惜住家附近沒有分店

最常逛的書店:
商務

最常逛的商場:
太古城中心

最常去的地區:
銅鑼灣

30.6.09

試食當然也有令人失望的

昨天到銅鑼灣希慎道的The Pantray試食,啊,是近期最失望的一次試食,值得記下(?)。



餐單上標明“Must Try”的Mussels in White Sauce,那個汁真是鹹到!!!!令我懷疑廚師失戀下了重手。通常這道菜只要有清香的白酒味,便能成功提味。可惜,白酒味也奉欠。我敢說,自己煮的White Sauce也比他們強。Mussels的鮮味.......唔,沒有。不至於不新鮮,但應該是來貨較便宜的急凍貨色。

All Day Breakfast,不過不失。彈的是egg benedict上的hollandaise sauce已是凝固狀,而不是平日濃稠creamy的垂涎效果。還有殿在smoked salmon下的croissant如隔夜油條,哎喲。Egg benedict的蛋黃煮得偏熟但仍有溏心效果,ok啦(應該也可滿足夜君,哈哈)。值得一讚的是,食物用燒熱的pan盛上,以保持溫度。



Bites Burger:分別是鵝肝、三文魚及和牛(Wagyu beef)迷你漢堡。因爲恰好前一天在家裏做和牛漢堡當午餐,所以,哇哈哈哈,原來家裏做的不遜餐廳水準,那種香濃的牛味及juicy的口感,如出一徹,我一邊吃一邊為家裏的“傑作”沾沾自喜。鵝肝煎得外脆内嫩,正常水準。三文魚漢堡則沒啥魚味。這個一式三款的Bites burger挺適合嗜鵝肝及和牛者(我是說你嗎Marco),而且每款精致小巧,不會太飽膩。不過,那個side dish的potato wedges,又是鹹到!!!!咩事呢??



店裏有多款鮮製的蛋糕,賣相不俗。選了名為“Ugly Chocolate”的來試,因爲夠膽“自稱”ugly,一定有過人自信,味道應該不會差到那裏去。果然,蛋糕的濕度與甜度都剛剛好,很不錯。

The Pantray,爲了食物肯定不會回頭。可是店裏的環境和座位極之舒服,很適合叫杯茶/咖啡,點一塊蛋糕,和友人密密斟,消磨一個下午。下次談劇本,我知道可以約在那裏了。

28.6.09

你快樂了

這兩天和Eric不停展開“家庭演唱會”,電視、音響輪流播放的,不是《Billie Jean》、《Beat It》、《Thriller》的MV,就是《Man In The Mirror》、《Heal The World》、《We Are The World》等歌曲......然後隨着一起引吭高歌。

我們倆不算是MJ的歌迷,但對於他所有的經典歌曲都能琅琅上口。到底是何時背熟的歌詞也根本不知道。什麽是萬世巨星?這就是了。你即使從來沒有崇拜他、為他瘋狂過,他的影響力還是能夠滲透你的成長、你的生命。試問誰沒有在昔日的校園慶典/活動上唱過MJ的歌?幾乎沒有可能。《Heal The World》、《We Are The World》,仿佛是校方指定的必唱歌曲,沒唱會拉出去斬首示衆。

我相信所有的傳奇,皆必定是早歿的生命,是命定的。如夢露、如貓王、如李小龍、如張國榮.......因爲傳奇是不許人間見白頭的,唯有這樣,他們正茂的風華才能被永恒定格,藉遺憾把生命提升為不朽的傳説。MJ本來已經走下坡,但因爲50場永遠來不及完成的“告別”演唱會,無數被粉碎的期待、無數的心碎、遺憾與震驚,成功奠定傳奇地位。

今年2月和Eric在台北,某日傍晚在永康街一帶溜達,經過的一家影音店,門口的大電視恰好在播放MJ80年代的演唱會特輯,雖然是路過,雖然已是差不多四分一世紀前的畫面,但他精湛的舞藝,以及驚人的表演魅力,仍然牢牢地吸引了我們在電視前駐足欣賞。畫面上看到是個數十萬人的大型演唱會,不停有人昏倒需要被擡走,還有更多更多的人瘋狂投入流淚呐喊去支持偶像
。MJ在舞台上秀出他曼妙的moon walk時,台下的歌迷無一不激動得崩潰。我和Eric一邊看一邊讚嘆,天啊,這才是真正的一代巨星啊,根本無人能取代。我們站住觀賞了好一陣子,圍攏看電視的人也越來越多,在人群外經過的不知情者,還道是有什麽促銷或是好吃的小店擠滿等位子的顧客。有誰會想到,令衆人情不自禁停下腳步目不轉睛盯着看的,是MJ二十年前的演唱會片段。
試試看把其他歌手二十年前的演唱會特輯拿出來隨意一播,會不會有同樣致命的吸引力?

我們當時依依不捨地動身繼續永康街行程,一路上餘興未了,不斷地談論MJ的驚世才華。真沒想到,同樣的演唱會片段,幾個月後重看,已是他的懷念特輯的一部分。

傳奇人物,生命中最快樂的,應該是感受到被千萬人擁戴和膜拜的時候......他們的内心,未必如舞台上的形象那麽巨大,而他們縂不能無時無刻生活在舞台上。可羡的風光,可怕的代價。MJ台上光芒萬丈,下了台卻一團糟,看到云小姐連接的文章,關於MJ的,再認同沒有:“......MJ 有沒有孌童,可能永遠沒有答案。我相信,他是確信自己是清白的。就如精神病人不能判斷對錯,和世俗價值觀隔絕的他,根本分辨不到,與十三歲男童同床共寑有甚麼不妥當。和夢露一樣,MJ 爬到花花世界的最高點,卻克服不到內在心魔,把心靈關進不見天日的密室中。這樣的結局,是突然,也是註定。”

記得去年和四順同游大嶼山,順便在梅艷芳的靈位前鞠躬示意,他在留言冊寫下:“阿梅,你快樂了”,言簡意賅,可咀嚼的深意悠長,叫我記憶深刻。MJ的音樂奏響一個時代,如今這個時代宣告終結,他不死的傳奇留了下來,而他應該也真的快樂了。

難相處




夏天,不是焗悶得宛如住在微波爐裏,就是挂風球不停不停下雨......好難相處的天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