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9

光吉私房菜@千両

千両是我和香港友人非常喜愛的食府之一,也帶過大馬友人去,大家都喜歡得不得了。所以,收到雜誌社的email說可以到千両試菜,真的很興奮咧!

菜單是夏日限定的光吉私房菜,由千両的縂顧問光吉先生親自設計而命名。

看菜單!從前菜到甜品一共十道菜!



前菜 Appetizer



安格斯牛肉野菜卷、梅子左口魚裙邊以及北海道凍玉子。

牛肉很鮮嫩,可惜沾吃的芝麻醬太濃蓋過了牛肉味。左口魚裙邊是矜貴之物,果真鮮美爽脆!北海道凍玉子是蒸蛋,不可小看上面的海膽,是海膽中最高級的馬糞膽,鮮甜無比,而且沒有一般海膽放久了出水的滑潺口感,可見新鮮度百分百,十個讚!此蒸蛋的心思是蛋蒸好了,淋一層高湯,放涼了拿去冰凍,那層高湯便結成jelly狀,而整個蒸蛋的味道由此高湯jelly帶出,高章。

酢物 Pickled



湯霜三文魚昆布卷——腌過的昆布原本作開胃用途,但本質帶腥,所以不會欣賞。

刺身 Sashimi



韓式藍鰭吞拿魚——有鵪鶉蛋撈勻一起吃,令鮮美的魚肉吃起來更滑。還有切絲的梨子,添清新口感。

藍鰭中吞拿魚腩、牡丹蝦、深海池魚——當天所有築地直送,鮮美程度不消說。尤其是我們當天吃的藍鰭吞拿魚,重達70公斤,送來香港後才切,好吃到!!!!



佐賀和牛日式火鍋(冷食)——和牛的美味,已經不必贅述,何況那是佐賀和牛?所有新鮮食材經已燙熟冷凍過,吃的時候沾芝麻醬,好吃也很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此冷食火鍋的蔬菜都是日本的時令蔬菜,極之鮮甜!

燒物 Grilled



醬油燒三文魚腩——用特製的醬油把魚浸一晚後,風乾表面,然後拿去燒。表面焦脆,魚肉保持鮮嫩,吃起來帶有鹹香,好吃。

煮物 Simmered



汁煮藍鰭吞拿魚頭——秘製醬汁煮魚頭。天啊,那秘製醬汁集鮮味、惹味、香味、微甜于一身,好吃到超出所有文字的形容,我馬上嚷着叫他們入罐出售,我要買回家燜魚燜排骨,光吉先生聼了公關翻譯轉述我的意見後,笑得見牙不見眼。雖然已經飽了,但因爲醬汁太出色,魚頭好吃到不行,瞬間吃得乾乾淨淨。

壽司 Sushi



四款壽司:藍鰭大吞拿魚腩、藍鰭中吞拿魚腩、藍鰭吞拿魚醬油漬、香蔥藍鰭吞拿魚腩

光吉師傅為我們即席做壽司,功架十足,大開眼界!

有人喜歡中吞拿魚腩的結實甜美,我則獨愛大吞拿魚腩的油脂豐富,入口即化的口感。啊,好想再去吃!

下面最後的兩道因相機沒電了,無法拍照,只能文字敍述.......

湯 Soup

間八清湯——又名章紅魚的間八,平日多是當魚生吃,煮湯吃還是第一次。此湯湯色清澈,清甜鮮味,魚肉雖然是煮熟了,但仍然很彈牙。是一道十分出色的魚湯。

甜品 Dessert

白桃刨冰伴雲呢拿雪糕——刨冰意想不到的好,桃味濃郁,微甜略酸,隨冰碎送進口,整個夏天的暑氣當下消失得無影無蹤。

同場加映:



我們吃、吃、吃,(可憐的)攝影師則忙着拍、拍、拍......

病人

昨天訪問了一名護士,提及她的病房記事,讓我想起了許多事情。

其實,我由衷佩服,這些可以在“負面磁場”長期工作的人。要妥貼地照顧病人、確保醫護程序沒出錯,還要懂得自我調節心態,是非常不容易的啊。

我對“病人”這回事,並不感到陌生。因爲媽媽在好幾年前曾經經歷重度中風,一度四肢癱瘓、不能言語,生活上無法自理,完全得依賴家人照料。那段日子,套友人說的一句話:“足以把人磨練得很深很深”。我們度過了許多不斷流淚痛哭又不斷振作的日子。幸好後來踫到一位醫術和醫德都很好的中醫,在他的治療下,病情才有起色,慢慢進展到活動自如、恢復語言能力,現在出國旅行也沒有問題了。

最近是Eric的嫲嫲,從證實患上肺癌到病逝,不過是短短一個半月,期間都是老伴媳婦女兒在幫忙照料。後期性情大變,令日夜侍候的親人都很難過。

病人需要家人的愛與扶持去支撐自己,但同時病人的多疑、敏感、脆弱、自卑......也會很直接地像利刃般傷人。但因爲無法分擔病人肉身上的痛苦,所以我們會默默承受這些傷害。我相信,近乎所有的病人在病痛的折磨當中,都會很自然地極度“自我中心”,無暇顧及身邊親友的感受,而我們受到的傷害,就只能靠自己去平衡。那種心力交瘁的滋味,是不會忘記的。

要諒解一個人,就要代入他/她的角色,只是有些感受非得親身經歷才能明白,譬如病苦的痛楚。如果如果,萬一有天自己得受病來磨,會不會是個比較豁達和懂得體恤他人的病人呢?想到這裡,希望考驗千萬千萬不要降臨,人性太軟弱,往往不堪一擊,分分鐘我會變成比起我親身感受過、領略過的,惡頂一千倍。

路人






每天,我們身邊、眼前都經過許多人。連萍水相逢都談不上。

18.6.09

懸疑

有時候跟友人間的“心有靈犀”,實在難以解釋。

譬如馬可和我曾經兩度不約而同差不多時間更新blog,寫的都是有關“有軌道的交通工具”,小眉小眼的絮絮訴説。昨晚他寫火車,我(又)寫地鐵了。

譬如昨天下午在練的部留言,本來打出“等你住下來了,我會給你寫信”,心念一轉,哎,話講得太早了吧?人家還有許多事還要煩呢,這點小事不用煞有其事地事先張揚。於是,把打出的句子刪掉,只留下“這篇很感動”。

晚上Eric回家,手上拿住信件,其中夾着一張明信片。看到圖畫上的一片薰衣草田,我心底馬上“叮”一聲作響。

無法解釋的懸疑意念。

17.6.09

地鐵與我


地鐵的速度很快、效率很高,卻總是依附疲憊的磁場:疲憊的人、疲憊的事、疲憊的生活軌跡。在沒有地鐵的吉隆坡,縂會想念有地鐵的便利。在方便得理所當然的日子,又會想念擁有遲到藉口的生活,雖然我沒有遲到的習慣。也許,有時候只是累了,想速速逃離車廂,胡亂找個理由,唾棄這一路帶動生活的軌道。

遠方的心意

一連兩天收到來自遠方的心意:
昨天是來自“福建”“天后”的小禮物,呀,很適合我寫字用呢。貼心的你。謝謝你。

今天是來自普羅旺斯的明信片。文字中有普羅旺斯淡淡的味道。看了,鼻子酸酸地發呆,好像那山前雲下的松濤在回響,而你對我笑語,這就是靜緩生活中最大的激情,無限寄托思緒的日子,還長呢。

16.6.09

會不會實際點

在網上讀《中國報》,說新首相在他的部落做民調,看看大馬人民受大耳窿滋擾的嚴重程度,以表達關心民生云云。

哎,根本就是政治秀。我知道大耳窿很可怕,不過如果真的關心民生,拜托也做個民調,看看有多少大馬人民、外地遊客曾是電單車掠奪匪、搶匪的受害者啦!數字肯定比起受大耳窿滋擾的受害者驚人千千萬萬倍。

眼看馬國治安繼續敗壞,為官者又不醒覺,人民最好早日做妥自己的諾亞方舟自救吧。

15.6.09

變態

在加愛處嘻嘻哈哈談到變態,她說:“物以類聚,你也是變態的對不對?” 我哈哈哈地直認不諱。

如果沒有文明和教育,或者我在具有嚴重問題的家庭中長大,成爲心理扭曲的非常人,可能一早是個殺人狂吧?要不然怎會每次看到什麽肢解謀殺新聞,都好像讀小説那麽津津有味?行山經過人煙罕跡的山頭,第一個想法是:這真是棄屍的好地方。接着想的是:如何把屍體運上來?日常生活所見一旦被觸動便有瘋狂的毀屍滅跡大計,好像隨時準備殺人一般。

記得幾年前和女友坐上領隊的越野吉普車,到Ulu Langat的山中去Jungle trekking,一路上不是黃泥滾滾就是深山野嶺,整程車我癡癡地看住窗外景色入神,人家還以爲我為大自然美景陶醉。忽然,我轉過頭跟女友說:“其實,這一路上我都在想,如果殺了人載來這裡,把屍體往這些山坑一推,屍體馬上滾到十萬八千里遠,一個人從此在世上消失,多麽乾脆利落。”女友聼了大笑起來,還當作她笑我變態,怎知她說:“我剛才想的也是這些!”哇,認識多年才知道彼此的“癖好”,我們相視狂笑起來,開車的領隊聽見我們的對話,結巴結巴說:“你.....你們不會在這裡向我動手吧?” 聼起來似是為自己倒霉碰上一對“末路狂花”心驚不已。想到他以爲我們會隨時在背包拿出牛肉刀架在他脖子上,又或者臨死前對他淩辱一番,我們倆更是樂不可支,笑得快瘋掉,而領隊聼着我們兩個女人癲狂的笑聲,大概真的認爲我們快要大開殺戒而他自己命絕于此,臉色煞白。

上次回馬跟天后談起他的台北溫泉經驗。他說,其中一個最熱的泉池,硫磺味也非常濃,令他馬上想到:殺人以後整具屍體丟下去溶掉好了。出於同道中人的理解令我笑得暢快又有深意。詭異的是,我們不會想怎麽殺人,我們只會想要怎麽毀屍,咩事呢?物以類聚,信焉。

越來越相信

看Len寫她和加愛之間的對話,那種讓人難以置信“神聖嚴肅的瑜伽老師” 和“溫柔體貼的輔導員”會有的bitchiness,讓我狂笑不已又......何其熟悉!豁然想起,我和J先生、四順等好友的對白不常常是這樣的嗎?只要有trigger讓我們開了個頭,便一句接一句源源不絕,一個bitchy又抵死的故事就此編出來。

當然這只是其中一個讓我們靠攏的特質。其他的特質大概有:感性、知性、成熟又活潑(!)、可愛(!!)、品味(!!!)、才華(!!!!).......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越來越相信,人與人之間是物以類聚的。我常常覺得,擁抱着這種美麗又美好的友情,已是每一天都值得慶祝,Cheers!

14.6.09

請加愛給假牙

邁克今天在《蘋果日報》的專欄,寫的是假牙吧?除了他想不到還有誰是“流亡倫敦的大馬詩人”。而且假牙的詩寫得那麽好,擔當得起邁克的所有讚美。當然加愛跟我講過假牙喜歡桃麗芭頓。所以他也喜歡我的“好波”,還特地另外給我打星星和簽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馬來西亞文壇其實不乏風流人物,可惜一般不愛招搖過市出鋒頭,在國外鮮為人識。譬如這位大隱隱於倫敦的流亡詩人,簡直是我近年在英京的五星旅遊景點之一,和 他茶聚或午膳總有意想不到的收穫,既益智娛樂性也豐富,好過坐倫敦眼摩天輪和參觀任何一間泰特美術館。尚未認識已經產生好感,因為當介紹人的建築師這樣形 容:「他這個人有點怪,有時和他說話,說到一半會突然消失。」我翻白眼答道:「那你還不檢討檢討自己的談話內容?」眾人歷年敢怒不敢言到幾乎得抑鬱症的血 海深仇,原來有人代報了!


這次去一間大家都沒有光顧過的台菜館,一進門見到帶位企枱無一不是女將,他就情不自禁高嚷:「店名叫梁山好漢,怎麼都是 女的?」大有誤入黑店的焦慮,小籠包未上桌,人肉酸味先撲鼻而來。點台南鹵肉飯的時候我會錯意,一廂情願想着度小月的肉燥飯,捧上來油淋淋的肉一塊塊又紅 又亮,未免大驚失色。他卻特別高興,說倫敦難得找到如此有礙健康的食物──我向來知道他愛好豐乳肥臀,晨早把桃麗芭頓封為偶像,看來食品味和性品味貫徹一 致。


除了芭頓女士不是我的一杯奶茶,我們喜歡的音樂人大同小異,說呀說的就說到 Antony and the Johnsons。我盛讚肥安的假音聽出耳油,詩人說:「他令我想起那個唱越劇的……叫什麼名字?男的,胖胖的?」呀,趙志剛!真是茅塞頓開,那麼天馬行 空的聯想,怪不得詩寫得這麼好。

邁克

溫泉

小(?)鯨說8月要去台北,問我8月泡溫泉ok嗎?如果上山泡會不會好一點?Eeerrr.....我的個人經驗是:曾在台北的夏天泡過一次溫泉(室内的大衆池,不懂泡室外會不會好一點?),坦白說,和冬天時泡的悠然享受,有點距離。畢竟天氣熱。泡大眾池的好處時,可以冷熱泉交替泡,感覺很爽,也減少了熱氣襲人之感。我喜歡泡過溫泉,全身筋骨酥鬆,晚上睡得香甜的效果。

我喜歡去那種外地遊客不多的溫泉,譬如陽明山的馬槽,用餐可換泡湯券,非常值得,不過沒有提供住宿。自台北友人帶過我去之後即愛上。分男湯女湯,一定要全裸下水。我和幾位好友就是在那裏肉帛相見,什麽木瓜葡萄乾黑森林,一覽無遺.....哈哈哈。前年帶家人去台北又去了一次,老中青的老媽阿姨表妹看見滿室木瓜蘋果梨子葡萄乾黑森林亞馬遜森林,幾乎想打退堂鼓。後來看見我在綠山環抱、藍天白雲下悠然地寬衣解帶,施施然走下水,也壯大了膽子,脫個清光一起泡。克服了心理障礙以後,又頻頻呼過癮。泡了湯洗了澡,在渾身舒暢的感覺下享用一鍋熱騰騰的鳳梨苦瓜雞,配點炸大腸滷豆腐炒野菜,實在太讚啦!!!

今年2月和Eric到台北,住了北投的老字號名牌溫泉飯店春天。其實,現在優質的溫泉飯店多不勝數,但春天仍能穩站一席位,當然有過人之處。(相信已勾起人魚仔和某人的美好回憶......)




這是我們的客房,附設日式茶座。


在這麽舒閒的環境下,泡壺茶淺啜輕談是肯定的啦。爲了不“辜負”這麽好的設備,我們又在淡水老街著名的壽司店外賣了壽司魚生回去吃。至今仍記得那些魚生鮮美無比,好好吃!

房間裏當然少不了可供鴛鴦嬉水的私人泉池,這個是觀音石浴池。
春天的大衆池(露天風呂)是男女共用的,所以得要穿泳衣。有9種Spa功能池,而且與周遭美景融合,非常棒。不過不可以拍照,你上網看吧:http://www.springresort.com.tw/

我們這個套房,一晚房價是港幣1200(約馬幣600)(咦,幹嗎跟你講馬幣,你又不在馬來西亞),以設備和服務來説,相當實惠。含早餐。

吃早餐可見日出.......啊,生活真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