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09

美食雜記


(原文刊于6月11號《信報》副刊飲食版)

XXXXX

自從參加了那個“網上食神”之後,果真食神駕到(平時也甚有食神,現在多了幾倍!),生活被各式料理和美酒包圍着,對於踏入“ageing is all about getting heavier and fatter”階段的我來説,只好天天勤做運動,以免變成女版韜韜(天啊,每次看節目,都很怕他那個大肚腩會墜地!)。

山珍海錯固然好吃,但有時不及平凡小點來得滋味。昨天是香港旅遊發展局的邀請,在鏞記午餐,各個招牌菜肯定有,可能大家對鏞記的菜式和水準已視作理所當然,所以反而是飯後甜點白糖糕叫各位驚喜地叫出來。好久沒吃白糖糕了,我們都說。

鏞記的白糖糕,又確實是好,微甜帶酸,不偏不倚。

XXXXX

以前吃到好吃的,都會放上blog來。最近,發現寫blog的速度已趕不上我去food tasting的次數(!),以及無法事事煞有其事地寫出來,就知道,因爲這事情已微妙地帶着工作性質了。

XXXXX

很感恩,真的。可以一直很順利地,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XXXXX

Ee,我們現在算是underground的“爲食姐妹花”嗎?(Or“蝗蟲部隊”???)

11.6.09

答你

收到你的SMS,我在酒窖裏品酒,很舒服的環境,那裏是目前香港最大的酒窖。

我拿着手上的酒杯,讀着你的sms,遠離人群站在一角,想了一想。

人性的寂寞,可不可以歸類為這個年代的“精神性疾病”?有很多人因爲寂寞,做出失控的事情,較可悲復可怕的是,他們不自知。或者是知道,沒有打算從源頭去根治。

譬如,已婚的男女,可以日復一日與伴侶生活、做愛,卻沒法跟他們開放心中的想法和心事,心靈累積了無法訴説的寂寞。記得有位作家說過,男女之間最諷刺的事情,是赤裸相對原來遠比豁開内心更容易更自然。性器官緊密結合,心與心之間卻遙遙相對。

也許,有的人,根本不懂自己爲什麽戀愛或結婚吧?以至就算有了伴侶,心底依然失落與不平衡,在關係中不時想要脫軌,卻連自己在追尋什麽也搞不清楚。自己給自己難解的寂寞。

有時候我會想,是不是因爲有許多寂寞的父母,所以製造了這麽多寂寞的生命。

寂寞已是世界性惡疾,隨著互聯網的盛行,它爆發得比任何流感更無可救藥。

自覺、自律與自愛多麽難能可貴。

爲什麽畏懼寂寞,逃避寂寞,又想要填補寂寞呢?被寂寞突襲時,爲什麽一定要捉住一個人一件事好像救生圈緊緊不放才能暫時安放自己?好好地面對它,跟它相處,感受一下它的存在,不好嗎?

說出來好像在曬命,但這是真的,我不怕寂寞,我怕的是,寂寞的quota用完。

我喜歡寂寞,心靈有一種孤絕的清晰、知覺有更深的敏銳:我的憤怒、我的委屈、我的不安、我的哀傷....我内在的情緒,沒有寂寞,就沒有相處空間了。只有寂寞的時候,我可以跟它們好好對話,了解它們在那裏來,該往哪裏去。沒有寂寞,我無法深深聆聽自己。

那個當下,我隔了十萬八千里,靜靜地陪伴,靜靜地跟你一同美好地寂寞着,你感受到嗎?兩個人的寂寞,一同分享。但我們之間,其實一句話也沒說。





這就是收到你sms時,我身處的酒窖,外頭還有個海景大陽臺,如天氣好,真的可在那裏和三五知己慢慢消磨時間。

猜一猜,我遠離人群,是站在哪一個角落,啜着紅酒,跟你“心靈對話”?

迷思

剛剛給友人的留言提到:“......好奇怪,很多女人說喜歡男人孝順,真是搞不清楚狀況!” 真的,不。明。白。爲什麽有女人會把“孝順”列爲擇偶條件?他對父母孝順備至固然是好,但作爲他的伴侶,對我們的相處有何幫助?

他是好人、好爸爸、好兒子,但如果他不是一個懂得給幸福伴侶的好丈夫,又有什麽用呢?我既不是丈夫的父母,也不是他的兒女,所以我需要的是一個懂得愛我的男人,而不是一個好人、好爸爸、好兒子。愈來愈發現,女人一旦墮入“因爲他是好人所以跟他在一起”的迷思,都是沒有幸福的收場。認清自己的角色和需求,才能活出真正的自己,是以比起什麽都重要。

我理解女人一般喜歡從孝順與否來衡量他的心地與人格(包括從前的自己,也這般傻過!唉!),可是,如果用同樣一把尺作爲擇偶標準就太不合理了。需知道作爲兒女和伴侶是不同的情感,角色全然不同、身份的需求也全然不同,請問如何一概而論?如果他是個符合大衆標準的好人,可是在兩性相處卻顯得專制、不體貼、不懂溫柔.....試問兩人的關係還能因爲“他是個好人”而快樂起來嗎?可見“好人”“好兒子”“好爸爸”是擇偶的思想陷阱,很多時候會令女人死得不明不白。

9.6.09

走過......走了



上一次和嫲嫲一起坐在這扇窗前,不是多久以前的事情。短短一兩天,窗前已經一片孤清。不同的是,上次陪嫲嫲坐在這裡,窗外狂風暴雨;這次,陽光明媚——情與景,都是恰恰相反,玩味的是人生。妳走的早上,陽光真好,充滿希望的一天。

而我們再也不會回到這扇窗前,因爲妳已離開。這裡是醫院。於是,離開之前,我拍下了照片,記下曾跟妳在這扇窗前,沉默相對的時光。

我本身跟家中祖輩的感情並不親厚,跟自己的爺爺嫲嫲自小便感情淡薄,我也習以爲常,以為隔了一代的親情,本應如此。

直到嫁來了香港,看見妳對Eric的疼惜關愛,漸漸明白過來,祖孫情是怎麽一回事。年過三十,也算活過半輩子,方從一個旁觀者的身份,理解另一種親情的感覺。

跟妳的緣分只有短短的三四年,感情不算深厚,很難對妳的離去,矯情地哀傷至極。可是心底有很深的傷感,對妳的離世、對Eric少了一個痛惜他的嫲嫲,都強烈不捨。

我會記得,今年的大年初一去給妳和爺爺拜年,妳穿喜氣洋洋的紅色毛衣。忘了我們一家人在談些什麽,妳忽然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臉龐。瞬間,我知道即使我們並不多見,但隨着時間的累積,妳已把這本來全然陌生的異國女子當作一家人。

同樣的一雙手,這一個月已經無力舉起摸摸我們的臉龐,只能靠我們在旁握着,默默傳達愛和扶持。一個月來,我們握的妳的手,越來越瘦,也越來越皺,但總是暖和。妳走的早上,手掌、手背與指尖,都是冰涼的。原來,生死間,也是冷熱的差別。妳好像睡着了一樣,大家圍着一個宛如熟睡的妳,哭了。慢慢地,餘溫也褪去了,妳要被移走了。這是我所知道最有寒意的夏天早上。

謝謝妳,讓我體會到,我原本欠缺的、人世間的一種情感。願妳在別個地方,過得比我們所希望的,更幸福。

就是不明白II

安東尼劉在上一篇blog的留言,字字鏗鏘:

“我觉得有部分原因是和“盲目”有关。就是一直盲目跟着社会所设定的路来走,不清楚自己“可以”要的是什么,只知道跟从社会教导的“人类形象”去追求自己的 所求--求学毕业工作拍拖结婚生子退休等孩子养到老死就功德圆满,而他们这些人都以为这就是人类“唯一”应该做的东西。“结完婚米生子咯,吾通结婚黎做 乜?”这是一般人的想法,好气又好笑。

这些人的智慧很遗憾都没有获得成长和改进的机会,只很纯粹简单的跟着所谓“人生schedule”走。而他们的孩子就大部分都长大后变成性格有缺陷的人,再跟着他们父母的路继续制造社会问题。能自医而不自知是很多人的通病。永远往外求--寂寞就拍拖;孤独就结婚;要生活圆满就生子。悲哀到极点。”

是的,有很多人生育,也是基於這是主流價值所設的標準,欠缺獨立思考能力,只會盲目跟着大方向走,假使與衆不同會讓他們極度不安,所以無視於家庭問題、夫妻感情好壞是否有利孩子的生長,一切“按本子辦事”。又或者想要藉孩子來彌補自己的遺憾,很自私的心態。誠如我告訴藝術家朋友的,許多社會問題、許多不快樂和受苦的生命,根本是沒有資格爲人父母帶來這個世界的“災難”。願那些生孩子的人們,都是有能力+實力把幸福帶給下一代、賜予孩子健全心靈的父母。

8.6.09

就是不明白

看見雲小姐在blog裏頭寫 “......撫養一個孩子,又何嘗是件兒戲的事情?” 讓我想起一些,我一直都無法明白的事情。

譬如,夫妻感情不好,但還是接二連三地生孩子,導致孩子在不健康的家庭環境中長大。就算你們在孩子面前扮恩愛,不要以爲孩子不知道你們的貌合神離。孩子的敏感直接但沉默,他們是知道的。而且,表面和諧正常内在分裂的關係,會令孩子越是懂事越反感/疑惑/矛盾/迷茫,往往影響了孩子日後的感情觀,感情命運早早便埋下了伏綫。

譬如,夫妻不和,以爲藉孩子能幫助緩和關係。其實,不過是一時的視線轉移,沒時間處理的問題,只會令雪球滾大。身邊有朋友,就是以爲可借新生兒來沖淡夫妻積怨,沒想到嬰兒出生引來更大的家庭衝突,因爲涉及了對方父母對小孩的干涉.......雪上加霜,雙方都無力面對,只能離婚收場。

譬如,經濟條件不許可,卻不懂得量力而為。一邊廂孩子生了一個又一個,一邊廂父母爲了糊口疲于奔命,忽略了對孩子的照顧和教育,造成悲劇發生或社會問題。

父母,是孩子生命的根源,更是孩子人格、心智發展之本......實在無法理解,在通識普及的年代,還會有人爲了生育而生育,無視于身為父母對孩子的重大影響。成長的照料與供書教學,不過是基本的責任,更深層是責任是,有沒有能力為孩子帶來健全的心智?讓他們擁有豐盛的心靈、正面的心態,去走好自己的人生路。許許多多有問題的父母,為孩子帶來難以磨滅的心理缺口,令他們窮一生都在不快樂的循環中打轉,如果找不到出路,也許他們一生都不會明白,爲什麽自己會有這樣的個性,造就了這樣的人生。

我想,人是沒有完美的,好父母不必十全十美,但至少一定要相愛,以及真心懂得愛孩子。因爲,只要有愛,至少孩子的人格是健全的,他内裏擁有愛和快樂的能力,物質還是非常其次的事情。我可以接受他人在我所理解的邏輯外生活,卻永遠無法接受新生命的出現,是來自不成熟結合的無所謂,或是縱慾的副產品。還有就是純粹爲了滿足自己喜歡孩子的欲望,沒有顧及自身的條件與能力,懵懵懂懂生下,讓孩子不明不白受苦。生命從來不是兒戲的事情,爲什麽有人可以輕率地生兒育女?就是不明白。

7.6.09

Wallpaper made in China



曾幾何時,made in China的標簽,代表了“Cheap”,人人嗤之以鼻;時移勢轉,made in China已成了銳不可擋的國際趨勢,如今拿上手的名牌,已是made in XXX和made in China參半。連做雜誌,專題也要實實在在地“made in China”,說《Wallpaper》是國際雜誌潮流先驅,也當之無愧。

默默跟隨《Wallpaper》的腳步多時,不久前在HMV的雜誌架上看到6月號的封面有一行行鮮黃的中文字,眼前一亮之餘又不禁納悶:難道《Wallpaper》也進軍了中國,推出了中國版?細讀那些sublines,才知道這一期專題做的是看中國的騰飛,走訪中國的尖端創意人才。勁爆的是,爲了這期雜誌的專題,《Wallpaper》從倫敦拉大隊到中國駐守數月,編輯們在當地控制大局,以求内容扎實深入、擲地有聲,而不是隔靴搔癢(to look out from China, not just look in)。作家塵翎在《蘋果》的專欄中寫道:“國際潮流雜誌大哥《壁紙》,這期專題可謂勞師動眾,在北京與上海設辦公室,編採部要員從英國總部飛往神州,親在現場掌控採訪流程,這種認真與氣勢,堪稱傳媒示範單位。”誠然。

因爲made in China的關係,這期《Wallpaper》也是難得的中英雙語(部分内容),讓我感覺有點新鮮,又好像在看《東西》。縂編輯在編語中透露,他們已在籌備明年的made in Brazil,不消說又是勞師動衆大陣仗的心血結晶,期待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