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09

分別

有時候跟某些網友在彼此的部落間互相拜訪,感覺熟絡;又或者跟僅僅見過一兩次的朋友,以網路維持了聯係,互動頻密——這一切,跟現實中的好朋友無異。對我來説,還是有分別的,但又無法把分別說得清楚。只能籠統地說,網路互動在言語文字間,片面又片面、局部又局部;真實的好友,有一份生活中一起走過的經歷,情誼的分享與分擔不會隨着電腦開關存在和消失。只要人性尚未變種,網路永遠都無法取代現實。又或者,可以嘗試說得明白點:每當大時大節來臨,你我都不會記得facebook上誰曾經給我“送”了什麽,卻會記得,某年的端午節,你親自給我裹了好吃的粽子,並送到我跟前。你記得我講過的話,適時為我送上了驚喜。你與我在飯局交換的眼神,一切在不言中。你陪過我流了一整晚的眼淚。你在脆弱時,我握緊了你的手。

生活

天氣熱了,要做的應處理的事情不會因此停下來。健身中心、中央圖書館、旅行社、大學;做運動、借書、取件、上學;康怡、天后、灣仔、何文田。背脊額頭的汗水隨着暴露在戶外、走進室内,在地鐵站外、地鐵站内進出間濕了又乾,乾了又濕。在旺角用了late dinner,打算乘地鐵回家,卻無意踫到停在路邊等客可直接送抵家門的小巴,跑住去上車,一坐好,儼如趕完一天的最後一場通告,全身因鬆懈告癱瘓。拖着黏嗒嗒的皮囊回家,洗個澡,乾淨、清爽、舒服的感覺從頭皮蔓延到腳趾,身體一接觸到柔軟的床鋪,啊這已是一片樂土,立刻倒下不省人事。

生活是一件實在的事情。

20.5.09

黑色·美食·變態


這個不是最近發生的事情。

自從看過《The Cook The Thief His Wife & Her Lover》以及《Delicatessen》這類藝術、黑色、幽默、暴力、色情、變態又以美食(?)作爲主軸的怪雞電影,便幾乎每隔一段時間都要問問自己,怎樣才能寫出這樣精彩的故事。我内在無數的變態血腥因子會因爲這樣的電影蠢蠢欲動,好像等待破繭而出然後疾速撲到你面前飛擒大咬咬成鮮血淋漓的碎屍一樣。所以,我會不斷把DVD進行倍數式的重溫,直到我修煉成精大開殺戒生靈塗炭爲止。

精神寄托

看見好友安東尼君的部落寫《積極關心》,說到有些人不知就裏地對你“關懷備至”,其實只會為當事人帶來反感。的確,安慰的話不能亂説,如果你不知底蘊。也不是一句人云亦云的“面對、解決、放下”就可以萬能地套在每一個人的每一個狀況,如果你不懂我在面對的是什麽。“關心”和“安慰”別人以自我感覺良好,是不是心靈寂寞的現代人的精神寄托?

19.5.09

天水圍的夜與霧



昨天傍晚趕作業趕得怏怏不樂,決定暫且放下壓力,一個人去看電影。選了我想看的《天水圍的夜與霧》。

故事以幾年前一宗轟動全港的倫常慘案作爲背景。我對故事很熟悉,因爲兩年前讀了陳惜姿的《天水圍12師奶》之後,心中的震驚憤慨感嘆久久不能平息,第二天迅速拿起書重讀一遍,又在網上搜尋了大量有關“天水圍滅門慘案”的新聞資料來看。至今仍然縈繞在心中的想法是:這種社會悲劇的源頭是什麽?

或許,像友人說的:天下間大抵沒有甚麼比自卑和缺乏安全感的男人更可憐和更具殺傷力。

電影情節不是貼近現實,而是一百巴仙忠於現實。隨著劇情的推進,我們仿佛看到了所有家庭悲劇,其醖釀和形成的過程,並非一路淒淒慘慘,而是不乏小溫馨與小歡樂的交替,才叫人永遠無法預計。有哪個女人嫁人的時候不是心懷憧憬,希冀着往更好的人生路走去。有誰會想到看似充滿希望的人生新階段,卻是悲劇的開始?

有一次因爲要到嶺南大學訪問張大春,所以到了我從未踏足的新界西北部去。由港鐵轉乘西鐵,在冗長的乘車過程中,我靜靜觀察車上乘客的變化。西鐵車廂的乘客,婦女多帶大陸口音,廣東話半鹹不淡,談話内容離不開丈夫孩子,家庭和工作上的瑣事。每到一站,不時看到男人帶着穿校服的小孩上車,以時間來看是接了孩子放學回家去。記憶深刻的是,一個帶着兩個女兒的年輕男人,左肩背了兩個小書包,手上拎了一大袋子的罐頭,右手牽着姐姐,又不停囑咐姐姐要牽好妹妹,這樣走入車廂。還好車子很空,年輕父親馬上坐了下來,倒是兩姐妹蹦蹦跳跳不肯坐好。男人神情疲累,語氣不耐煩地教訓孩子。我睥睨細細打量,兩姐妹大約是五六嵗模樣,而男人看來也不過是二十六七,看來早婚得很。是次無意闖入另一個社區的經驗,讓我感受前所未見的香港面貌。在港島,傭人接送小孩上學放學的場面居首,母親次之,祖父母等排第三,父親嘛,實屬罕見。不用去到世界的另一邊,已有不同“世界”的人,生活模式、社交圈子、思維舉止.....跟我日常所知所見所懂的,截然不同。

於是,當我看到電影裏的任達華和張靜初:無業父親湊女上學放學、濃濃鄉音的廣東話、臉上不帶任何鬥志與朝氣,仿佛很甘於平庸......不期然想起那次的西鐵經驗,在那狹小的車廂中,何嘗不是一個天水圍社區面貌的縮影?

18.5.09

愛與哀

因爲生命不圓滿,所以我們需要愛;悲哀的是,執行愛的是人,人性不完美,因此愛裏頭也充滿缺憾。生命的缺失,總歸是事實,愛的作用,大概就是令我們學會在局限裏自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