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09

15.5.09

報喜不報憂

好友都知道,我寫blog是報喜不報憂的。不是刻意堅強,而是心中有個部分不想被打擾。煩惱、不快、問題、脆弱,縂要靠自己去靜靜感受當下的所有的感受,讓思緒漸漸清晰明澄起來,方能找到問題的溶解之道。把私事變成“公”事,讓親朋好友、路人甲乙丙丁統統牽連在内,你一言我一語,只會把原本的問題偏離核心,使情況複雜化。也許到最後,我們變得只懂得向人吐苦水申訴怨懟,而忘了自我溝通找出源頭去著手解決。

美食人生

之前為着興趣,參加了某飲食雜誌舉辦的“網上食神”招募——在他們雜誌網站撰寫食評的比賽,結果贏得了若干現金獎和豐富旅遊配套。領獎時,雜誌社的人“問長問短”,透露有意合作的概念,我當然樂意之極,卻也沒有期望過高,畢竟那只是口頭洽談,況且世事反復,很難説得准的。今天收到電郵,提出飯約以商討細節,看來是有點眉目。我的美食人生會不會因此邁入另一個里程碑?不免有了小小的期待。

宜蘭

年尾會與家人到台北一遊,同樣由我策劃行程。這次我計劃遠離市區,到宜蘭住上一兩天。想問問的是,住在太平山的民宿,如果要出去宜蘭市逛逛,會不會很不方便?另外,如有任何景點和美食推介,請讓我知道。謝謝。

14.5.09

美髮小鋪

初來香港的時候,重新尋找可信賴的salon是我一大問題。初時想買個安心,試過幾家的所謂名店,幾百塊剪個頭髮那種,效果和感覺也不過爾爾,深深體會有時候價錢未必跟素質挂鈎。有一天,心血來潮想到住家附近的美髮鋪試試,走到鰂魚涌去,美髮店三步一小間,五步一大間,真讓人不知從何選起。偶然瞥見在紅綠燈轉角處,有家店面是落地玻璃但不貼任何美髮海報,全白色裝潢唯一色彩是橙色招牌和椅子的小店,在一衆街坊美髮鋪中顯得清清爽爽並小小帶點格調。好吧,就這家了。推門進去,只有八個位子。店員問我想找哪個美髮師,我說無所謂,反正第一次來,你們推介吧。坐了一會,來了一個師傅,樣子還挺像草蜢的蔡一傑。循例問我想要怎麽剪,我說你是專業的交由你決定,我只要劉海短一點,我喜歡短劉海。師傅點點頭,開始揮剪。他很專注,很沉默,全程剪了整個小時(需知道我的是短髮而已),都沒有向我打聽你住那裏、做什麽、家裏有什麽人.....諸如此類;更沒有一邊剪一邊說你的頭髮很乾不如做treatment吧、你的頭髮全黑很死板不如染髮吧、要不要燙一點波浪看起來比較性感......生平最怕那種喋喋不休的美髮師/美容師/美甲師/按摩師......不是打聽隱私就是硬銷,我會想死兼沒有下次。他的沉默讓我感到自在又安心。頭髮剪好吹好一看,正正是我喜歡的樣子。心裏一聲喝彩,為自己的走運感到慶幸,認定以後就是他了。這個年代懂得沉默是金的服務業人士並不好找,難得踫到一個,如果技藝略遜我也能接受,更何況他剪髮如此細膩和專心,又能剪出我想要的髮型。一年半下來,我們見過六七次,每一次的對話只有揮剪前的“想點剪?”“好似上次甘。”,還有離開前的幾句:“幾多錢?”“一百零八。”“唔該曬。”“唔駛客氣。”好算長氣了。

13.5.09

幾段

離開之前,香港還是春風春雨;暫別兩個星期,暑氣已經是蓋天鋪地襲來。

“幸好”這期間,吉隆坡也熱得厲害,才沒有氣溫反差的不適感。

一個季節又過去,盛夏已至。年紀越大,時間越是彈指的事情,我要好好地,努力點積極點,繼續我想做的事情。那天看Winifred的專欄提及某位超級品牌亞太區總監在這動蕩時勢毅然辭職不幹,她引述友人的話:“......其他人都說我瘋了,竟然在這種蕭條氣氛下辭掉高薪厚職,去尋找未知和不穩定,但我覺得人快要到中年,如果沒有夢想,老得更快!”

如果沒有夢想,老得更快。信然。夢想無分大小,但肯定令自己快樂又滿足。

XXXXX

收到讀者紛紛留言或電郵告知,他們已經“安全”收到書了,真感到欣慰。大馬郵政的服務還不至於太令人失望,或者,可不可以說是有進步呢?

回到香港,第一件事就是忙着拆拆拆堆成一曡的信件。其中一封是DHL寄來的refund支票。其實,上次的投訴,相關的執行人員處理得很快,短短一兩個小時就查明了真相,承諾未能履行的服務,悉數退款。回馬打個白鴿轉(兩個禮拜都算白鴿轉?),支票已收到,真好。

一個服務態度+效率好的社會,會讓人更樂於在其中生活。

XXXXX

臨上機之前,不斷收到好友們的sms,一路順風、抱抱、see you again soon......之類。感動之一,我回去的次數堪稱頻密,大家仍對我有“不知什麽時候再見”的依依不捨之情;感動之二,你們都不吝於表達對我的愛。謝謝你們,我的朋友仔,如果一路上沒有你們真摯的情感,我的人生就不是目前這一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