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09

莊生的誘惑

在Josh的部落看到這個北歐菜莊生的誘惑,簡單如一二三,興致勃勃想試一試。想起超愛吃馬鈴薯的嘉惠,看來你也可以做做看,下次宴客又有一道新菜了。


Before


After

我用了兩個美國馬鈴薯(美薯適合用來焗)、一顆日本洋蔥(日蔥偏甜不辛,適合不好洋蔥者如我)、包裝的三文魚碎,以及三種乳酪:cheddar、mozerella和parmesan。我先在tray上凃一層橄欖油以防烤熟後黏底。接着鋪切片的馬鈴薯、然後下三文魚碎、下洋蔥,然後鋪一層乳酪,放進oven即可。我用180度(上下火),焗了30分鐘。捧出來的時候香噴噴,切開上碟還下了鮮磨黑胡椒才吃。

確實很不錯,一定會encore。不過以個人喜好來説,覺得下濃味的乳酪,會更美味。我和Eric討論後都一致贊同,下次做的時候,改用gorgonzola cheese,應該就很完美。好,下次做了,又再post上來。

17.4.09

不是次次都有

Z小姐在blog寫性高潮,想起上次我們的心靈對話(?),數次談及性和性高潮,言談間,我感覺到她似乎每次性愛都能享受到性高潮,不禁暗暗驚嘆(其實是羡慕吧?你認啦!)。

說真的,性高潮這回事,相信每個女人都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好像Z小姐般天賦異稟的,每次做愛後大約三分鐘就來了,應該算是人間極品吧??哇,真的好幸福啊,如果是我,一定天天做,還要梅開三度那種!!!

我想,女人對性愛的反應,除了視乎對手(以Z小姐為例,她一定要很喜歡對方,才能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也很視乎當時的狀況和心情吧!心情輕鬆、環境有情調,特別容易投入,也很順理成章地達到高潮。如果感到疲累沒心情,介於想和不想做之間,十次當中,九次都死魚一條,妄論什麽性高潮了。

不過,如果是DIY,無論使用情趣用品與否,性高潮一般來得順利(?)和快速得多。所以,身邊好些女性朋友,都享受自己來多於真槍實彈的性愛。因爲,對女性而言,“倫敦”(哇我的中文造詣也很勁!)的性高潮,真的不是次次都有的啊!

理財

晚上上完課,和Eric約在旺角吃late dinner。一踏進那家牛丸大王,竟然巧遇朋友。正好,不久前還想說要約他吃飯呢,竟然“心想事成”!

一邊吃着熱騰騰的粉麵,一邊互訴近況。談着談着,扯到近期的股市上。大家說到,股票真的要用閑錢買才好,市道再差,就把它擱在那裏,不傷元氣。每次收到股息通知書,看到那比起銀行存款利息乘以倍數的股息,覺得目前即使賬面上身家縮水,但長遠來説還是值得投資。生活,真的會慢慢讓我們摸出一套為自己打算的理財心得。年紀越大,越是體悟,想要長期“穩定”地花錢花得疏爽,是要為自己儲備這份實力的。

一直以來,每每手上有點閑錢,便會去買點基金、股票和保險,當作強迫性的儲蓄,要不然自己一定會隨心所欲的花個清光。可是,真正領略理財的重要性,還是在年紀漸長,感受到自己體力下降以後。會聯想到,日後體力不繼,或是健康出現問題(touch wood)無法工作時,生活會不會因爲手停口停陷入窘境?雖然寫作並無退休年齡,也不像做藝人般需要擔心年老色衰被取代的問題,但自身縂會面對體魄和精力上的限制,影響能力的發揮。想着想着,概念越來越清晰,明白活在當下不等於今朝有酒今朝醉,因爲每一個當下很快會成爲過去,準備不足,就無法把接着的當下活好。

更無法否認的是,我們生活的社會環境當中,確實有許多現實考量、基本需求需要金錢去滿足,有經濟後盾,會令心態上有安全感許多。作爲一個市井小民,又不算含住金鎖匙出世,不多為自己打算,有起事情來,難道望天打卦嗎?做人應該樂觀積極但也不可過分樂觀到沒有危機意識吧?即使有了另一半,經濟獨立還是重要的,說到底,靠自己永遠是最穩妥的啊!

16.4.09

怪怪

不懂是不是介於換季時期,天氣不冷不熱但總是帶點焗悶,連帶心情也怪怪的。擱着導演借的影碟不看、該寫的東西不寫,甚至這三天來股市大漲手上有只股票可以脫手賺點小錢也沒有以往賺錢的興奮。有時候一恍神,大半天就過去了。

米·飯

家裏只有小倆口,平日在家做飯都吃得簡單,若不是從旁人眼光,不會驚覺我們其實簡單得很講究。譬如,用米。父母來香港小住之際,對我們家只有兩個人但米類之多嘴巴之刁,有種“不知如何反應”的反應。


日本米,軟糯且香,粒粒渾圓,專門用來配煎三文魚、烤帶子等海鮮類菜肴,得要加一點點日本米醋在飯裏攪拌均勻以提味。


意大利米,專門用來煮Risotto。這是新買的,冰箱還有小半包還沒用完。我和Eric煮Risotto都有一手(Risotto比試是我倆的情趣之一),可說各有千秋。但不管什麽味道,我們做的Risotto,米飯口感一定是完美的al dente,想起都忍不住要自讚超正!!!


中國出產的日本品種珍珠米,還有泰國香糙米,通常會以1:1的比例混合用來煮粥、煲飯(吃家常小菜時)。有時候煲飯會特地煮多點,放隔夜用來炒飯,乾身、粒粒分明,效果很好。
還有一些米是我們會買的,如絲苗米、蓬萊米、紅糙米等等,都會按不同的特性來配菜。覺得花點心思配合一下,飯和菜肴都能相得益彰。
我想,雖然個人的飲食口味極之寬廣,其實,骨子裏仍是非常傳統的“中國人”,一旦久沒吃飯,便會實實在在地牽腸挂肚,渴望得到一碗米飯的飽實。

上癮

原來投訴會令人上癮。DHL的服務令人失望,二話不說,上網找出Customer Opinion form,簡明扼要寫清楚前因後果,請他們檢討服務素質,並要求回水。

以前生活在馬國,我早已麻木,不平/不公事來,處之以淡,不想投訴,因爲只會自討沒趣/苦吃,到最後還是得不了了之。

可是在香港,往往投訴得逞,便造就了下一次投訴的動力。當然我不會事無大小就投訴濫用權利。我太了解這種權利不是必然的定要好好珍惜。

14.4.09

幸福的心態

姐妹淘C小姐在我《情·欲》一文的留言:

“I couldn't agree more.

Sometimes it is difficult to understand why these fabulous women let situations like these get out of hand. The longer they stay, the more paralyze they seems to become.

It’s really sad to see that their happiness is depended on someone/something that they couldn't control. If they couldn’t even keep themselves happy (something that they have control over), how flimsy is it to hope that someone else (they have no control over) can bring them happiness?”

能夠成爲姐妹淘的,一定是同聲同氣吧?她的觀點,講到我心坎裏去了。

常認爲,幸福不是他人的施與,而是共同的分享。納悶的是,在這個年代,還有不少“純情女子”抱住童話式的憧憬來期待幸福,以為有個王子出現打救自己的寂寞無助,就能幸福快樂地生活下去,所以癡癡地日夜盼望“幸福的降臨”。

結果,往往也是失望的居多。

有沒有想過呢?幸福應該是自我實踐的事情,能由自己的能力掌控和創造,另一人的出現,是一起分享,以及提升這份幸福的質感,絕對不是因爲有了他我才擁有幸福 。C小姐說得真好,許多女人至大的盲點,是把幸福這回事寄托在“一個人”的身上,借由他的出現來實現自我的期許——但有沒有想過,假使你尚且沒有能力自主快樂,把希望交托在另一人身上,豈不是更難以捉摸?

活好自己,已是生命中最大的道行,追求自愛遠遠比起追求別人來愛你更重要。現代女性需要的,其實不是白馬王子,而是對愛的成熟感悟。活好自己,讓我知道,假使有一天沒有了對方,他只是中斷了我們之間的分享,但無法帶走我對自己的愛惜珍重。我仍有自己的夢想要實現、有自己的人生路要走、有家人好友需要關愛......分道揚鑣一刻縱然傷感痛苦,但我不是一無所有,也不會因此失去自我幸福的能力。與其好像追趕潮流般希冀幸福,不如,讓我們先把自己看清楚吧。

假期過後

過了四天耶穌受難日+復活節長假,今天一切終需恢復正常,昨晚讀部落,哀鴻遍野。這種“Monday Blues”的心情,久違了。記得學生時代,每每在星期天看住夜幕降下,心頭便開始憂鬱,因爲實在不想上學。多年過去,仍對當時的憂鬱非常深刻,甚至開始明白,除了惰性,裏頭應該還有一些恐懼的存在。至於爲什麽恐懼上學,畢竟年代久遠,要整理出頭緒真不容易呢。

13.4.09

情•欲

是這個年代的悲歌嗎?我們尋找愛情,卻往往以身體為餌。結果上釣的魚兒,皆聞肉香而來,哪會有心思跟你談情說愛?溫暖錯置兼來去匆匆,令自己更見落寞,還要為情緒善後。得不償失,但周而復始,漸漸,離愛越來越遠。

朋友A是個無法自處的女孩子,怕寂寞,所以被寂寞支配;有強烈被愛的需要,沒有情人的日子,常常借一夜情滿足心理需求,儘管她並不享受性愛。她說每一次,自己只不過是想要被人好好擁抱而已,卻得用身體交換。然而,對玩家來說,擁抱不過是整個套餐的一道前菜,個人享受的一部分,毫無情感可言。由前菜到主菜到甜品,吃飽了,自然瀟灑走人,留下希望錯付的女孩子,墮入空虛的泥沼,為求擺脫空虛籠罩自己的窒息感,又急急投入另一個懷抱……惡性循環,無日無之。

朋友B是某個男人的後備情人。學歷好、職銜高、外形佳,追求者排著隊獻殷勤,B偏偏苦戀有婦之夫。男人對B抱住不吃白不吃的心態,對她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男人偶爾會在午餐的空檔,急召她到酒店開房,又或是在午夜時分摸上門,需索性愛。每次滿足欲望後,男人便揚長而去,任由B自生自滅——直到下一次他因生理需求出現。這樣的關係維持了兩年,B的自我形象越來越低落,覺得自己賤若爛泥,不值得被愛,只能乞求男人有一天會被打動,對自己產生一點感情……

朋友C已婚五年,夫婦倆均是專業人士,育有一個可愛的女兒。看似幸福的平凡家庭,實況卻千瘡百孔得慘不忍睹。C與丈夫的關係,猶如合法同居伴侶般,夫妻話題除了孩子與家庭,便沒有其他的感情交流。兩人之間從來沒有慶祝“二人世界”的節日——只因為在婚前,C不過是風流倜儻的丈夫眾多仰慕者之一,兩人關係一路以來曖曖昧昧,並不落實。為了收服浪子,C設計讓自己跟他發生性關係,然後懷上他的孩子,並故意透露給男家的父母知道。在重重壓力下,丈夫選擇跟C結婚。然而,這段婚姻不是他的主動抉擇,所以一直心懷不甘,為著女兒,保持了表面和諧。只要一轉身,丈夫對C冷淡得一如陌生人。這五年的婚姻生活,帶給C極大的精神困擾;痛苦久了,逐漸成憂鬱……

唉,實在太多因為情欲糾葛誤了自己一生的悲劇,叫人不勝唏噓。

所謂情欲,始終是情在前,欲在後,說明了有愛才有性,比較合乎人性的訴求。然而,是因為太渴愛而亂了心神,蒙蔽理智嗎?明明心底想要得到一份真摯的愛,卻本末倒置,甚至背道而馳。性,表面上是肚子餓了要吃飯一般簡單的原始需要,事實是我們低估了它的影響力。身體感官的刺激,能牽制我們內在的情感、思緒與心性,環環相扣。因此,沒有愛作為基礎的性,後果是我們出乎意料地無法承擔。有人以為借軀體的結合能衍生親密的感情(感覺),萬萬沒有想過心的距離通常不會因為純交歡而拉近,心理需求更不會因為性接觸得到滿足。性的快感很快會過去,假使沒有愛的溫馨作為“熱烈歸於平靜”的承接,心靈便猶如被高空擲物般急速下墜,情緒在短時間內由高至低,你以為自己有能力抵受?於是,一顆心因欲望發洩而歷盡跌宕不安,虛浮而不踏實,最後成了空虛之源。

以性作為謀求幸福的手段,更是愚昧得可笑複可悲。試想想,性已淪為達到目的的工具,整件事跟愛完全扯不上關係,何來因愛才能促生的感情進展?

所以啊,常常高喊屢尋真愛與幸福不獲的人們,有沒有撫心自問,自己是不是誤入了歧途,走到錯軌上,以至跟你真正想要的,漸行漸遠?

( 《女友》4月號“城市筆記”)

12.4.09

又去行山II

行山會上癮嗎?我不知道。今早再去行山,只因爲行山很開心,又方便(不像在KL要開車開到大老遠去親近大自然),所以隔了短短一個禮拜,我們又踏上“征途”啦!

這次,我們捨棄了經開發的“大路”,轉入隱藏在山林中的顛簸起伏小徑/石級。難度頓時加倍。
走的是黃泥路、石路、石級等等,全程不見柏油路,更見原始。身旁兩邊皆是竹林、樹木,或是跟人一樣高的野草。經此一役,我和Eric兩人深深體會何謂“一山還有一山高”,每當我們越過一座山,以為自己已身在頂端,卻總是還有更高的山頭在等着我們。一路走一路走,視(世)界隨著腳步越來越濶,好讚嘆!記得走上一座山頂,俯視可見銅鑼灣和灣仔的市景,鱗次節比的建築仿佛近在咫尺。明明是同一片土地,但上山和下山之間,已是截然煩囂與清靜兩個世界。
一路上山風清勁,雲霧圍繞在我們身邊,渾身舒暢無比。由於走山路的人少,平均每走半個小時才會遇到同路人,打個照面的刹那,彼此都會自動向對方報以微笑,說聲早晨,當作為大家打氣。
在山中左穿右插三個多小時,回到市區的起點時,真是有那麽一點點恍如隔世!

又去行山I

行山開心,所以又去行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