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09

我們一起吃過這一些

2月中到台北的美食篇。因爲疏懶一再耽擱,本想作罷不寫了。直到看見有位網友為她的遊記注腳:“因爲有你,所以這一切都值得記下來。”怔了怔,心裏笑了。


深坑老街


深坑老街的豆腐美食。其貌不揚的桂滷荀讓人難忘,清甜味美至極!


老街還擺賣了許許多多傳統茶粿。那個艾草粿,當時想起Len所以拍了下來。
我們好喜歡街口這攤烤臭豆腐,外脆内軟,配上醬汁和泡菜一起吃,勁惹味!

日式一番鍋

當年地頭蟲林小姐帶路,才知道有這麽經濟又美味的一人一鍋!約港幣60一人,放題任食,食材新鮮、選擇多,汽水甜品醬料無限量供應,抵抵抵!

割包

割包,對我而言是中式漢堡,餡料有五花肉、酸菜和花生碎。看到那三層相間的肥豬肉,我第一時間想到你呀,不肥不吃的夜旅行!

丹堤咖啡


到飯店附近的丹堤咖啡吃早餐。簡簡單單,但悠哉閒哉地消磨了大半個早上,滿足滿足!

總督牛扒


某日中午心血來潮想吃扒,便去上網做research,挑了這家最靠近網咖的總督牛扒,據説歷史悠久。

自助沙拉很不錯吃,但主菜牛扒實在太鬆軟!完全失去了牛肉原有的靭性。烹飪知識告訴我,這是腌製的時候,下重了鬆肉粉;再吃一口豬扒,如出一徹的鬆軟,證實了我的想法。唉,平白浪費了大好食材。況且鬆肉粉多吃無益。通常,如我想肉質變軟沒那麽靭口難咬,會下自搾的檸檬汁來腌製,既天然,效果又好,能保持原有的肉質,但會變軟。不像這種鬆軟,非常不自然。

配菜有小白菜和冬菇,好中式呀!這點我們覺得新奇。説明了,這是一家“華人扒屋”,想吃正宗牛扒的我們,是走錯地方了。

永康牛肉麵
鼎鼎大名的永康牛肉麵,還有另一招牌菜粉蒸排骨。好吃好吃。

鼎泰豐



吃完牛肉麵,順道殺去鼎泰豐老店。門口永恒擠滿日本客。近年來,水準高超的小籠包紛紛湧現,鼎泰豐已不再一枝獨秀,但每次去到台北,還是想要回去吃。為着穩定的水準、貼心的服務、乾淨舒適的環境。其實,鼎泰豐好吃的,何止小籠包。蝦仁蛋炒飯、雞湯、牛肉麵等皆是水準之作。我特喜歡臺灣高麗菜,又甜又脆,每次來必點!


清粥小菜


特愛吃粥的我,怎會錯過精彩的清粥小菜呢?那鍋番薯粥,大半都下了我的肚子!!!

永和豆漿


新鮮做的油條、蔥油餅、蛋餅、蛋絲蘿蔔餅.....配清香的熱豆漿,經濟實惠的早餐,可是帶來精選的味覺感受!

日式豬扒


某一餐忽然想吃日式炸豬扒,又馬上去!

水果


去臺灣必吃之一:水果。無論是鳳梨、蓮霧還是芭樂(番石榴),都清甜無比!尤其是鳳梨,流蜜似地,讓我們上癮。每天回飯店,我們都會繞路去到停在小公園轉角的水果車買水果吃。
半熟乳酪布丁蛋糕


這次在台北發現的新大陸,讓我捨棄了最愛法式核桃派。某日在東區閒逛,被一家門面光鮮的蛋糕店吸引,推門進去看看。店員殷勤招待我們試吃他們的招牌乳酪布丁蛋糕,一吃之下,驚為天人!我和Eric好算是乳酪達人,什麽貴的好的乳酪和乳酪製成品沒吃過呢?可是,這蛋糕還是深深震撼了我們的味蕾!立刻訂了一盒(8個),上飛機那天來帶回香港!(http://www.milksweet.com.tw/

10.4.09

換季

近來天黑得晚,傍晚六七點,天空依然透出微弱的光;過了七點半,夜墨才潑染蔓延開來。

夏季快來了。

今天會做七件事


今天是公假
我們會一起去做運動
一起去超市買日用品
一起討論煮什麽吃
一起做飯
一起吃飯
一起看影碟
噢當然 我們還要去吃Gelato

9.4.09

探班



昨天一大早七點鐘,到了現場探班。自己的劇本在拍攝,縂有點好奇想要看看。台前幕後,當然個個都專業啦,這是不必贅言的。後來,我和Eric還客串做了茶客——不過由頭到尾在低頭看報紙,劇組特地端給我們的茶碰也沒碰,好似有少少唔pro!
特別留意到,扮演夥計的一男一女,極之年輕,一臉稚氣。我心想,此刻的他們,會不會偷偷期盼着,有一天出鏡的時候,可以有一兩句對白呢?等到有一兩句對白的那天,又會不會暗暗希望,自己的角色是有個名字的呢?別笑我想太多,娛樂圈詭異之處,正是在於連倒茶掃地的那個阿嬸,都可能是個不想做跟一條鹹魚沒分別的人,伺機發圍。如果願望有那麽容易達成,就不會有人希冀夢想了。顯然地,我是個很不專心的人,一邊看報紙,一邊想了這有的沒的,而拍攝在進行着。

關於愛

在友人雪芬的部落格讀到這一篇,源自她對我之前寫的一篇blog文的感想。她寫來淡淡的,但就是感人。想要放在這裡跟大家分享:

不朽的真情

今天到朋友的部落 (嫣薇)逛逛,看到她寫的 ‘記下’。內有提到她一位朋友 (Z 小姐 )寫的一段。在此直接摘錄 :

“我們認為人性化的東西,最讓人回味。譬如說,一段關係最讓人難忘的,不是他送了多少個名牌包包給你、不是你們去了那間城中最出名的餐廳晚飯、不是那顆耀目的 鑽石。而是,那些曾觸動你心靈的舉動。像那些信箋,那幾篇情詩,他在你睡前念過的那幾頁書,他為你唱的幾段情歌。請相信我,最後可以長留在回憶中的,也只有這些。那些不朽的真情。”

z小姐寫得很浪漫。我想加上一,兩句 : “即使,他沒為你寫過任何情書,情詩,沒為你唱過情歌,可是,如果他在每天生活細節裏給你一種男生呆板的關愛,保護,體貼和尊重,那也是不朽的真情。”

加上這幾句,因為我一邊讀,一邊想起我那不浪漫的老公…

他從不為我寫情詩或情信,他給我的電郵通常只是幾個字 ‘ok’, ‘thanks’。他從不為我唱情歌。他說,這是中學生做的事。他從不為我睡前讀幾頁書,他只會丟幾本他覺得好的書給我,叫我自己讀。什麼名牌,鑽戒,更不用說,他說,我要的話,自己買!

不過,他買了很多登山健行的衣物和用具給我,他知道這才是我要的。當我們一起背包旅行時,他讓我背最輕的東西,他背所有最重的。回家後,才來喊腰酸背痛。

他為我放下他那洛杉磯的事業來墨爾本做較小的 project,只為和我一起生活。可是,我墨爾本的日子很忙很忙,他一個人渡過了很多孤獨的週末。他為我煮了很多餐,還準備午餐便當給我。他做所有家務,讓我忙得沒有顧慮。

現在在多倫多,每天出門上班前,他都會問我:“are you ok ? ” 他一直很擔心我一個人在家會悶。他不讓我一個人做家務,要做就一起做,他不要把我當家庭主婦。

他要我追求我的夢想,不要我跟著他到處跑。他從來不左右我任何的決定,尊重我的獨立自主。

當初我為他來加拿大時,一些朋友不明白我怎麼可以放下我藥劑和中醫的事業,放下我在澳洲安穩的日子,搬去天寒地冷,離我馬來西亞家人更遠的地方。如果,你看到他日常生活對我如何,你會明白我的決定。

XXXXX

讀完以後,眼眶熱熱的。

雪芬的另一半,是做電影和動畫的。在洛杉磯的時候,做過幾部荷里活的大片子,接觸過真正的大人物......在一個如此接近奧斯卡的地方,是我打死也不會走了吧?哈哈。

爲了跟她一起生活,放下洛杉磯的事業,到墨爾本接較小的project.......這裡頭除了愛,實在找不到其他的解釋。

“他不讓我一個人做家務,要做就一起做,他不要把我當家庭主婦”,多麽地體貼!

“他要我追求我的夢想.....尊重我的獨立自主”,讀了心底有無盡的脈脈暖流。

雖然他不擅長以情趣取悅伴侶,但,看他為她所做的一切,那些在生活中似水的柔情和關愛,其實,已經比起足夠更多。

讓我想起另一位好友林小姐的另一半,爲了支持她繼續在馬來西亞辛苦建立的演藝事業、讓她身邊有家人和朋友的陪伴,毅然賣掉在台北的房子、放下在那裏的事業,到馬來西亞重新開始......除了愛,也實在找不到其他的解釋。

記得決定結婚的時候,Eric三番四次對我說,他可以到馬來西亞工作和生活,那我就不必離開我的家人朋友了。是我堅決反對,因爲知道他的最終目標是當電影導演,在一個幾乎沒有電影工業的國家發展,根本是本末倒置。(而我不介意在香港重新開始,因爲長遠來看,在這裡,媒體的發揮和發展空間幾倍以上大,又能直接跟中國和台灣接軌。)

男人的深情,其實可以比起我們所知道的更深,每做任何考量,都把心愛的女人放在第一位。當他真的愛你,他不會把愛說得天花亂墜(畢竟有些人為你寫詩唱歌只是挑逗而不是愛),可是他願意為你付出的一切,都是無價的真情。

8.4.09

美女廚房

前晚和Eric一同到TVB去看《美女廚房》的錄影,才想到,以觀衆身份進電視台,我還是第一次。以前在Astro出出入入,都是爲了工作,即使在錄影或直播的現場,關心的是台上的show,觀點與心情只有一個。原來以旁觀者姿態,想法和感覺相距甚遠!!!

—以前在現場,不明白爲什麽觀衆那麽喜歡拍照,得要PA/FM很勞氣地一再警告,才悻悻然收起相機。第一次做觀衆,發現,你真的會很手癢!!!尤其是我,聽到那位黑口黑面的哥哥仔/姐姐仔在每次有新觀衆入場發出警告時,都會好hyper,一股偷拍癮沖上腦!左望右望視察環境,把手伸入手袋拿好相機,企圖神速地偷拍,完全是出於挑戰禁忌的心態!要不是Eric幾次按着我的手,並且怒睥我,我已經得手了吧?(大佬,難道要我在大庭廣衆同老公吵架嗎?)由此可見,我倆個性的偏差,他乖巧溫馴,我喜歡無聊搗蛋。

—三位節目主持人,根本由頭到尾都在期待有火燒廚房的狀況出現,只要某位女嘉賓廚藝不佳雞手鴨腳間令廚房着火,他們就會hi爆,一輪嘴地借題發揮。

—現場錄影長達四個半小時,剪輯成一小時的節目,可以說,現場可看到更多細節位。譬如,主持人的主持功力。我心想,該節目的撰稿人,一定很輕鬆(無癮?),因爲99%都是臨場發揮的。當晚看到,三位主持極之醒目,轉數快、執生快、默契又好。節目看起來輕鬆好玩,其實大部分都視乎臨場狀況來配合、互動以製造效(笑)果,真不是個個主持人都做得到。

—我想,如果我是主持人,也會想做一個這樣好玩、具挑戰性、發揮空間100%的節目。顯然地,那三位主持極之享受其中,當然啦,寓工作于娛樂,財源又滾滾!!!

—中場小休時,主持人沒off mic,聽見鄭中基和小方在對話:“今日Eric仔都來左喔!”“係?係邊啊?”然後老公向他們揮手打招呼,我才驚覺兩人口中的“Eric”就是我。老。公。第一次聽見有人叫他做“Eric”,我頓時覺得自己是個有戀童癖的安娣!!!!

—整晚被七萬盞1000watt以上的燈光籠罩,眼睛疲累不在話下,下半場開始,頭已在“嗡嗡”作響,腳步輕浮。散場時,頭痛欲裂!要適應這種強燈照射,在水銀燈下討生活的人,個個都必須是打不死的李小龍!(但事實上李小龍已經死左!)(咩事呢???)

—朋友的車子駛出TVB大閘時,竟然看見還有粉絲在等偶像,都是十七八嵗出頭的模樣。在午夜十二點半,一個鳥不生蛋人煙罕跡的工業區。我在車上感慨說,現在的年輕人,真是精神空虛到無人能理解的地步!

完。

7.4.09

心滿意足星期天

人人都說香港是個鋼骨水泥森林,是事實,但並非事實的全部。這還得要感謝政府的規劃,辟出多條郊遊(行山)徑,遍佈港島九龍新界,人人都可以隨時親近大自然。我家附近就有栢架山道自然徑,入口離家不過是10分鐘的步程。然後,瞬間便從繁鬧的都市,轉入綠意盎然的山林中。

周日早上,我和Eric沒調校鬧鐘,在八點半自然醒過來。帶齊裝備、吃過早餐,便踏上這全程三小時的遠足之旅。當天早上多雲,天氣帶陰,間歇性有陽光,氣溫約二十度,相當完美!
起點的指引,還有詳盡的地圖,我們來啦!!!徐徐向山上走了沒多久,經過古跡“紅屋”,據悉已有百年歷史,曾是富貴人家的住宅,已丟空多時。電影《愛君如夢》便是在此取景。周日當天,有一班老人家在屋前的空地,隨著現場彈奏的手風琴起舞,笑聲不絕,玩得好開心。步行的初段尚能遠眺市景,然後,高樓大廈漸漸在視線中隱沒,被翠綠山群取代之。

我們完成了鰂魚涌路段的部分,在中途站休息了15分鐘,繼續往大譚篤水塘出發。

沿途綠陰處處,樹影婆娑。

除了主要的步行徑,沿途還有好些分叉路,如石級和小徑,通往不同的“山頭”,皆有地圖列明。

風中勁草、不知名小樹、葉子、清麗小白花。

途上走過的幾座大橋。

我們用了三個小時左右完成整個行程,稍歇一會、換上另一件乾淨的衣服,順道往名勝地赤柱一遊!(Marco你有想念這裡嗎?)

其實,赤柱這個終點站,在我們的行程計劃之内,打算在這裡吃個午餐才打道回府。挑了間在海旁的德國餐廳,大啖德式自助餐,在海風徐徐的伴隨下,經過大量勞動的筋骨,放鬆得想馬上睡去!!

片段

説來詭異,我們知道性是要跟心愛的人做,才有性(幸)福感,一生中卻多數與不愛的人上床,助長空虛,作賤自己。機械式地一輪前戲,然後任由他趴在身上抽動,性器往體内猛鑽,人與人之間最大的親密,心底卻無限空疏。回想起這些畫面只感滑稽噁心,甚至還有隱隱地痛恨自己。現代都市情欲關係不外如是,矛盾和迷亂,你硬生生地把SATC那套套進自己,覺得city得可以呢。直到有一天,思緒忽地明澄,當下明白了許多事。這種明明知道自己在玩火,但火給了傷口溫暖的自溺式自欺,源自于報復那個愛不到的人的心理,更大的可能是,爲了平衡情傷的挫折感,隨意抓住一個仰慕者為缺口填洞,以得到存在價值——何嘗不是一種卑微的自我報復。有多少的愛便需要多少的恨來抵消,儘管你明白這只是一個過程,但還是哭了。為着沒人珍惜,還要糟蹋自己,不自愛地代入一個又一個自我放逐的藉口。這一刻才懂得,早該爲了自己哭的。

6.4.09

關於地鐵

讀張愛玲,需要大量專注。我在地鐵讀《小團圓》,因爲吵雜紛擾,竟然無法看懂那幾十頁的内容,回家,又要重讀一遍。

XXXXX

來自巴黎的女友,總是讚嘆香港的地鐵:“多麽新穎乾淨整潔!”我雖然未曾踏足巴黎,也從不同渠道,約莫知道,巴黎的市容整潔,跟許多人對那個城市浪漫的印記,是兩回事。
據説,在SARS期間,港鐵的整潔度,令人想躺下來睡一覺!我聼着,竟然神往。那是一個人人自危的時刻,在細微處,看到一個城市堅韌的生命力。
XXXXX
我也喜歡台北的捷運,乾淨也安靜,很多看書的人。據説日本的地鐵也如此,還未去過日本咧。我跟Eric說,無論如何,下一站要去東京。
XXXXX
悉尼的Cityrail、曼谷的BTS、新加坡的MRT......記憶中都是符合標準但不會讓人特別感到深刻。上海的地鐵,人多擠迫不在話下,總是彌漫食物的味道,還有冷不防會摸到一根油膩的柱子、扶手。
XXXXX
每次回到吉隆坡,都會感慨,爲什麽這個陸路交通日益混亂的都市,沒有規劃完善的地鐵、輕軌運行網?只有不濟事的輕快鉄,完全無助于舒緩日趨嚴重的交通阻塞。開車,我都感受到路上車主的那股怨氣。在很多城市,開車與否是種選擇,在吉隆坡,開車是因爲沒得選。

5.4.09

阿佐......

人會被記憶突擊,但記憶不一定是悲傷的。

忽如其來想起曾經“隔空”作弄阿佐,又自顧自對着電腦發顛狂笑起來。

阿佐,謝謝你,讓我(們)(!!!)如此開懷大笑過。Marco還說,經過那一役,他對我編劇佈局的功力,堅信不疑到地震也無法動搖(?)的地步。

p/s:如果我和jentzen結盟,將會是敦厚一族如你、安東尼等人的噩!夢!哈哈哈哈哈哈哈!

記下

周六跟友人Z小姐下午茶,在好多談話上的觸電,陡然發現,眼前的女子,能夠與自己分享的,何止是桌上的那塊蛋糕。

談到,遇見令自己失望、難過的事情,如何平衡自己?原來,大家的方法,不外是“自我檢討”。譬如,痛恨情人不誠實、無情、差勁、窩囊......氣歸氣、恨歸恨,最後問自己一句,這樣的人當初能看上眼,是不是自己的眼光/品味也非常有問題呢?勇於承擔自己應該承擔的責任,很能消苦,自己更是可以覺悟、成長。而成長非常重要。有沒有看過一而再、再而三惹上感情糊塗賬、在痛苦循環裏生活的人?如果心智有成長,想法比以前成熟了,根本無可能重蹈覆轍。

有成長的人,每過一天,都是新的一天;反之,今天和昨天沒什麽不同,明天和今天也沒什麽不同。

我們語帶慶幸地表示,幸好自己都是願意反省的人,讓我們最終能把問題,想得通透。

又談到,人性化的事物,最令我們有所觸動。這一段,直接摘錄Z小姐寫在blog的吧:

“我們認為人性化的東西,最讓人回味。譬如說,一段關係最讓人難忘的,不是他送了多少個名牌包包給你、不是你們去了那間城中最出名的餐廳晚飯、不是那顆耀目的鑽石。而是,那些曾觸動你心靈的舉動。像那些信箋,那幾篇情詩,他在你睡前唸過的那幾頁書,他為你唱的幾段情歌。請相信我,最後可以長留在回憶中的,也只有這些。那些不朽的真情。”

她寫得真好。默默讀着,心底盡是愛與被愛過的溫柔。那些不朽的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