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09

簡單一餐

香港家廚房小,不適合做步驟繁複的菜肴。所幸自己有些創意,總能想出兩三個步驟就可以煮好的美味菜式,無損下廚的興致。

閉關創作的日子,不要以爲我會餐餐叫快餐速遞或外賣——即使忙碌,我喜歡透過那下廚的二、三十分鐘減壓。時間雖短,但因爲高度專注,很能快速舒緩工作的壓力。

這是昨晚做的蘆筍鮮帶子奶油扁意粉。蘆筍出水後,和鮮帶子下鍋炒片刻,下白酒,再炒,然後下已經燙熟瀝乾水的扁意粉一起炒,再下奶油兜勻,灑下海鹽和黑胡椒(我用的是檸檬黑胡椒,適合有海鮮的菜肴)再炒一下下即成。一道清新鮮美的意大利麵,而且做法簡易至極。配一杯白酒,播些輕音樂,一切完美。

多麽放鬆的夜晚。

對生活品質有要求,不代表要搞大龍鳳。簡單,不等同隨便;犒賞自己,也不一定要大灑金錢。生活是實在的,在裏頭取悅自己又不累壞人,你才會愛上愛自己這回事。

27.3.09

暫且鬆口氣

反反又復復,《廉政行動》的劇本終于在finalize階段做完最後衝刺!連看了景需要遷就場地做出修改的劇情也一一搞掂,暫且可以鬆口氣!

其實,後期修改劇本時,會較爲投入些,因爲選角已經落實,可以依據各位演員的神情語氣來揣摩他們對角色的演繹,創作過程亦變得充滿搞笑的想象。

説到選角,實在是充滿驚喜。除了有來自TVB的花旦小生、電影界的老戲骨,最後確定加入一位令我們意想不到的.....歌影紅星?由於是最後一分鐘才敲好,所以,又要加戲。

詳情,待電視台開了記招公佈,我才post上來吧。

XXXXX

劇本寫完了,其他的稿還是要寫,只是壓力不似編劇般大。

從小撈TVB的電視汁長大,卻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的作品,會由他們製作和播映;也沒有想過,我以前看電視的男女主角,有一天會來演繹自己筆下的角色。感覺非常奇妙,一種對人生際遇的感嘆。有時候我會想,這一切真的是命定的嗎?我是在隨着命運的流波向前,還是性格主宰了命運的方向呢?

XXXXX

很快地,又要投入另一個劇本的撰寫了。這次是電影,愛情喜劇,算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劇本)。其他的事情,自己控制不了,我只希望,自己的能力有所提升,看到進步,寫出一個好看的故事。

26.3.09

春天是怎麽了

上完課去搭小巴,一路上寒風凜冽,叫人直打哆嗦;坐着上網,腳板又冰起來。

今天的天氣,跟冬天無異。

春天是怎麽了,一時像夏天,一時像冬天。

Z小姐

日子過得實在忙的,當然不止我一人。台北回來以後,還沒見過忙到快要去燒炭的Z小姐,只能從她的部落和《蘋果日報》的專欄,了解她的近況,偶爾也用電郵和短訊交換心情。後來,叫Eric到她的辦公地點跑一趟,才能把手信交到她手上。幸好,我們終于在電郵中落實見面的日期。

上次着Eric去送禮,他回家拿回來一大包hand made cookies,還有一張小卡,都是Z小姐給的。餅乾真的很好吃,鬆脆非常;卡片上則寫滿Z小姐的字體,絮絮訴説一些生活的心事與瑣事。每次踫到還願意提筆寫字作爲溝通方式的人,會感到莫名親切。或許,我也是一個在現代狀態生活,又會做些不合時宜事情的人。親筆寫信寫卡,是我保有的習慣。寫好了,還要親自貼上郵票去寄,心情極之珍而重之。想到兩個年過三十的熟女,還用古法去發展情誼,情懷當真不可思議。

其實,我不過隨著命運的流波過日子,它卻總是把我推向一個又一個值得一交的朋友的跟前。偶然想起這種有(友)情際遇,會讓人偷偷地快樂着。

25.3.09

雨天


如果不是下雨,今天只是稀鬆平常的一天。
和導演監製開了三個小時的會,離開的時候,看見細雨紛飛。沒帶傘,就這樣在雨中慢慢地走到電車站。只要情況沒有很糟糕,我總是隨遇而安。儘管雨勢不弱,依然腳步晃悠,態度怡然。走到電車站的檐子下,我才省起,這種好好感受下雨天的情懷,久違了。
淋了一身雨,還未回到家,頭已隱隱作痛。我只想到弄一杯熱乎乎的姜茶,握在手裏的幸福;開啓飯廳那盞小黃燈,好好寫下片刻的心情。在這濕冷的雨天,時間忽然變得好慢好慢,原來天上落下的點滴,為本是匆忙的日子,擠出了輕盈的感性。

24.3.09

影視博覽流水帳

香港娛樂影視博覽,單單這麽說,知道的街外人可能不多。如果說此博覽旗下活動,包括電影金像獎、香港國際電影節、亞洲電影大獎等等,大家的概念應該會清晰點。

今天中午,便到了其中一個活動:國際影視展去參觀。此影視展爲期三天,主要對象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影視投資者、買家賣家,一般人如要購入場券入内參觀,是兩。千。港。幣。由此可見,裏面並沒有閒雜人等。

來自“電影家庭”的我(E小姐的説法),當然縂有辦法弄到一張入場券啦(多謝練老闆的“慷慨解囊”),是以去當了一次路人甲。說路人甲並不為過,因爲經過重重的安檢,一踏入會場,便看見了魏德聖、袁和平、楊受成等影視名人,可見大家來這裡是談生意做大買賣,我不是路人甲是什麽咧?
會場裏有很多booth,都是世界各地影視娛樂製作公司的攤位......我隨意走馬看花,當作開開眼界。如有時間,還可在裏頭泡上一整天,因爲一天到晚不同時段皆安排了不同的screening(是爲了吸引買家而播放的電影):中港台、日本、韓國、印度、泰國、法國、英國.....什麽片種都有。如有時間和興趣,真的可以留在那裏慢慢看個夠。
電影我沒看,倒是去聼了一個講座:“香港警匪片風雲二十年主題論壇”。本來想到順便去聼聼吧,怎知道一進到會場,哇,嘉賓陣容之鼎盛,談論内容之豐富,讓我暗自慶幸自己的“適逢其會”!

我不是商家,來參觀展覽的幫助其實不大,可是現場氣氛熱絡、交投活躍,卻讓來自“電影家庭”的我深感安慰(?)!其實,我想到的是,只要把故事寫好,不管怎樣,是會有機會的呀!最重要的,還是先做好自己的本分。

23.3.09

住家火鍋之加愛必讀(?)

昨晚難得忙裏偷閒,招待幾位大馬友人在家中打邊爐。在香港出外吃火鍋,動輒兩三百一人,屬於中價消費。其實,火鍋的很多材料,都可以在街市買到,如不嫌煩,在家裏吃也一樣滋味。

客人六點半上門,我們五點才去街市買材料,確保一切最新鮮!享受美食的人,選購過程都是一種樂趣。我和Eric兩人在街市左穿右插,半個小時已買齊了腐竹、豆腐、豆卜、生根、金針菇、生冬菇、唐生菜、白蘿蔔、莧菜、彎魚腩、美國雪花肥牛片、魚皮餃、各式肉丸等等!

湯底是雞湯+白蘿蔔+ 黃豆精心熬制的,鮮甜到漏!

打邊爐的主角,當然是雪花肥牛啦!座上的兩位男士,是擺明車馬專攻肥牛的牛魔王。吃了兩磅半的肥牛,大概有一半是送進他們的肚子。

我倒是喜歡吃豆製品,覺得吸滿湯汁的腐竹、豆腐、豆卜,勁好味!

吃火鍋,自然隨着不斷縈繞的熱氣、吃吃喝喝說說笑笑而情緒處於高位,所以吃完以後特別累。從中聯想到古人說的修心養性,的確,即使歡樂是正面的感受,但無論大悲或是大喜,事實上都會傷身。我察覺到的是,這一兩年,身體對自身的情緒反應、周遭環境刺激,特別敏感。這是非常有趣的發現,可能是自我溝通多了,所以比起從前更能發現自己的變化。

(加愛:妖,關我叉事咩??)

哈哈哈哈。

加愛,你還記得以前激蕩“藍雨”的詹咪咪和老蛇嗎?昨天來我家吃火鍋的客人,就是他們啦!他們都是我的中學學姐和學長咧!咪咪在香港工作已快十年了,老蛇則娶了個香港太太又生了個可愛女兒,常常攜妻帶女“回娘家”!所以,我們不時在香港聚餐!昨晚一邊吃一邊談起你,老蛇還說“那個笑聲如火車的加愛”!至於咪咪,對於我們從未見過對方但好像很熟感到不可思議,哈哈哈哈。他們不約而同問我,你現在長什麽樣子,我想了想,很簡單地說:她像一個很cool的madam!”兩位聼了,臉上露出“無法想象”的神情。(你要不要E我幾張沙龍照(?)貼在這裡?)

我們的mutual friends,還真的很不少呀!!

22.3.09

雜記

這幾天春霧迷蒙,濕氣極重,身體也隨著黏濕沉重,動不動就覺得疲累。偏偏在這期間特忙碌,更是顯得精神萎靡。有時候,士氣,也不是我們能作主的事情。

XXXXX

有時候,跟好友聊天提起我曾做過的事情/去過什麽地方,對方會帶點驚訝地問:“怎麽不見你寫在blog呢?”可見,大家都習慣了用blog來了解(?)一個人。不過,即使更新頻密如我,當然也無法把生活的一切巨細節靡遺地搬上來......很多時候,來不及更新的,接下來你也不會有衝動要寫上blog。總之,blog只是個人生活的一小部分,不要企圖在這裡一窺全豹,不可能的。

而文字中的我,與現實的我,亦有差別。

XXXXX

過兩個月,就要三十二歲了,其實還蠻開心的。因爲隨着年歲增長,我看到逐漸成熟、完整的自己。雖然,我偶爾會想念因青春才有的活力。彼時看到的世界,也不一樣。

每每長大一些,會觀察到每個階段的心境轉變。譬如,以前縂愛跟別人說說自己的追夢血淚史,以得到成就以外的認同和欣賞。現在則會覺得好老土,每個人要達成目標,縂要爭取縂要努力縂要付出的啦,有什麽好灑狗血的。雖然那個過程並不容易,可是,天底下類似的故事都大致相同,自己的經歷有那麽與衆不同那麽可歌可泣嗎?其實並沒有。

原來,在不知不覺中,我不再把自己放大來看了。

XXXXX

有句話説:“夢想,要實踐以後,說出來才有意義。”説話的人是張小嫺,反映了她做人務實的一面。

這是好多年前看到的訪問了,獨獨記下了這句。這麽多年以後,我對這句話有另一番體會。

年輕的時候,很愛大大聲跟別人說以後自己想要怎樣怎樣。問心,也是因爲自己沒有把握的表現,說出來,當作為自己壯膽、當作承諾自己。(也許承諾,不過因爲沒把握......)

到了接近三十嵗,對於追逐夢想,作風趨向踏實沉穩。甚至喜歡在過程中無聲無息,做了出來嚇人一跳的感覺。

真的,口頭上的夢想,沒有意義。要實踐了,有了成就,跟別人說,這就是我的夢想啊,才夠震撼。

XXXXX

説到心境的轉變。近年來,自己喜歡帶父母去旅行、去吃吃喝喝,給他們帶來歡樂。這是以前絕對不會發生的事情。以前,所有的歡樂,只會跟朋友分享。

曾經是個對父母需索無度的少年,把父母的付出視爲天經地義,而他們也忙着不斷滿足子女,忘了自己。在向前走的生命當中,時間令一切悄悄改變。我忽然明白了,那種只想看到對方快樂的心情。只要他們快樂,什麽都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