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09

前幾個晚上做了一個夢,夢中的細節甚至感覺都記得一清二楚。夢見自己還在念中學,開學第一天升上中三,心情有點興奮。早上吃了早餐,換上短袖白襯衫,然後把淺藍校裙從頭部套下去,順勢把裙子拉一拉,然後輕輕扣上腰間的扣子。拿起書包,但書包竟然是我目前在用的Via Demizon碎花手袋(!),出門上學去。上學途中,我猛然省起,啊,今年中三要考PMR啊!忽然間覺得壓力好大好大,在清冽的晨風中讓人想哭......

然後我醒了。

醒來之際還有點回不過神來,直到看見自己身上的睡衣、睡着的雙人床,才想起自己已經31嵗,嫁了人住在香港,剛才的一切不過是個夢。我已經不必苦讀自己不愛的科目、不必爲了成績到處補習、不再因爲考試壓力而做惡夢了......脫離苦海了明明是很幸福的呀,我卻沒有慶幸“還好只是做夢”,反而躺在床上惆悵了很久很久。

19.3.09

美心雞煲翅號外篇

前個星期日晚上,和Eric兩人對晚餐拿不定主意之際,想起近期在電視強打的廣告:“不如去美心試下個雞煲翅套餐!”下了決定以後,兩人立即更衣出門。

到了美心,買了餐之後,員工說要等一等,才能取餐。我們找個位子等着叫號碼......等啊等,十分鐘過去,我們去問了一次,員工看了看我們手上的號碼牌,說要再等......再十分鐘過去,眼見比我們遲來的人已經取了餐,再去問,員工敷衍說再等等啦.....再過五分鐘,我們決定不吃了(吃快餐要等半個小時太過分了!),要求拿回單據去退款,那位員工才根據號碼牌去找單據......原來,我們的單據並沒有交到廚房,而是不懂塞到那裏去了,他找了幾次才找到。

真是滿肚子氣!回到家,google美心集團的網站,找出顧客意見的link,在上面填寫個人資料之後,寫了一封投訴信,把事情還原在文字中,請他們檢討員工素質和訓練,然後click了“送出意見”,把投訴信send出去。

我想,這是我身爲消費者的基本權利!

事隔兩個星期,已經把事情抛諸腦后,前天下午,忽然接到一通電話。來電者禮貌周周,自稱是美心集團區域經理,問我是不是曾經在他們的網站發出投訴信。我答是。黃小姐說,該封投訴信轉給她以後,她已經親自去到有關分店,指示所有的員工,不可重犯同樣錯誤。黃小姐語氣誠懇,希望我們再次光臨美心,繼續督促他們的服務素質;然後,黃小姐把她在公司的direct line給了我,說如果我日後對美心的員工服務或食物素質有所不滿,可在上班時間通過此direct line找到她,直接向她投訴,她一定會跟進。

人家客氣有禮,我當然是禮尚往來,好好地跟她重申個人的立場和看法。最後,大家好像朋友一樣講了bye bye,在愉快的氣氛(!)下結束了談話。

雖然,這通電話來得有點遲,但我還是被這種工作態度感動了。需知道,美心MX只是快餐店,我們叫的雞煲翅套餐不過是區區六十幾塊,他們仍然重視顧客的意見反映,並且親自打電話向客人交待投訴的跟進。這種顧客至上的良好感覺,卻是有錢也未必買到。人家業務做得大,果然有道理。這一通電話,讓我看到一個社會進步的原因,和希望。

18.3.09

Inagiku稻菊

頂級日本餐廳Inagiku稻菊,大名鼎鼎,譽滿全球,不必贅言。而我何其幸運,獲得E小姐的邀請,同她一起出席在餐廳舉行的Wine dinner,大飽口福之餘,又不傷錢包,實在是本年度最最最幸福的事情!

其實,E小姐打來的時候,她只是說當天晚上有個dinner,問我是否有空陪她出席,並無提及是去Inagiku。我手頭上恰好有些功夫在趕,一時間有點三心兩意。念及好久沒見E小姐了,還有台北買回來的手信未交給她,去吧去吧!當然,還有老公的支持:“朋友仔約你去街,你去啦!”造就了我這一頓世紀晚餐。

直到一同出了地鐵站,走向目的地,我問帶路的E小姐:“等陣果間係咩日本餐廳來架?”“Inagiku。”一聼答案,我差點freeze在那裏:“咩話,點解你唔早D講!!!”E小姐不明所以地看着我,我已經十級high:“你早D同我講今晚來Inagiku,我成個下午就會充滿期待,人生可以開心多幾個鐘!”E小姐馬上笑出來,唉,如此低能的話,大概只有我才能講出來吧?

我覺得整晚很讚的事情之一:雖然這是餐廳招待的晚餐,但他們細心安排相熟的人才會坐在一起。以我和E小姐為例,我們兩人一桌,不必跟陌生人寒暄交際,能好好聊天和享受佳肴美酒。

桌上“琳琅滿目”的酒杯:我們每個人都有八個酒杯,因爲,吃飯前先來杯餐前酒,然後,每道菜肴都有各自配搭的白酒。

每個酒杯都有標簽,好讓我們能識別喝了什麽酒。
托E小姐的福(人家是知。名。酒。評。人。),餐廳私人醒我們這桌Inagiku自家品牌的sake,據經理説,出品自佐賀三百年歷史的酒厰。酒很純,喝下有清幽的菊花香,秘訣是要冰凍過才好喝。我喝呀喝,好陶醉。
上菜了!前菜是日式芝麻豆腐。我一用筷子夾豆腐,便覺得有點“不對勁”:豆腐的質地很像jelly,帶靭性,夾不碎。果然,一放進口,豆腐好像果凍般靭滑,夾帶淡淡的豆香。我估計,廚師是用了魚膠粉取代石膏粉,做出這樣的效果吧?前菜已經如此精細,叫人更加期待後頭的美食。
刺身,有金創魚、深海池魚、燒帶子、三文魚子。每一道刺身都鮮美無比,尤其是三文魚子,鮮甜得完全不帶一絲腥膻,是我們的最愛。
*看看殿在tempura下的白紙,一般日本餐廳的,恐怕早已印滿油了吧?
Inagiku的鎮店之寶天婦羅。E小姐問我,你有發現嗎?吃他們的Tempura,可以吃很多,不會滯。當然,粉漿開得極薄,裹着食材外面炸得香脆,内裏保留了食材本身的鮮味,而且不帶丁點的油味,因此沒有一般炸物的飽膩感。太美妙,炸物竟然沒有一點的油味。後來問起餐廳經理,才知道他們炸Tempura,用的是頂級日本芝麻油,tempura炸爐和師傅都從日本進口,非常講究。我一早知道Inagiku的Tempura技驚四座,吃了以後,果然是名不虛傳。(後來我才知道,平日如果散叫,一尾天婦羅蝦,已經收費150!)(吃了會飛嗎?)
牛肉薄燒配野菌。牛肉薄切燒成六成熟,入口即化的鮮嫩口感,非常完美。野菌很甜絲毫不帶草腥,新鮮度可想而知。沾牛肉的醬汁略咸,可是配上那款指定的白酒,竟然平衡得恰到好處。我們好愛這款白酒,後來又encore了一次。
雜菜蝦餅飯和手打烏冬。蝦餅飯是正常水準,好吃但不特別,反而簡簡單單的烏冬帶來無限驚喜。麵做得極好,軟身但有彈性,咬下又帶恰到好處的煙靭,這麽簡單的一道麵食做得如此不簡單,才是高章!
最後的甜品,日本哈密瓜、草莓+自家製布丁。那片多汁且甜得漏蜜似的蜜瓜,讓我想起好友林小姐曾跟我分享過,她吃過K.L Shangri-la日本餐廳的一片(沒錯,是一片!)蜜瓜,是馬幣120....是不是這個味道呢?在Inagiku的蜜瓜,應該不會差吧?只可惜,只有一小片......不過,恐怕吃多點,會即刻患上糖尿病吧?!
XXXXX
E小姐是個體貼的人,席間不停地說:“Agnes,帶你來吃真好,你對飲食的專業意見(!),對我寫review很有啓發!”大大減低了我黏飲黏食的尷尬。事實上,E小姐常帶我去這樣的場合吃吃喝喝。以她的“江湖地位”,人家也不介意她攜伴出席。我在香港兩年,吃過的珍羞百味中,有三分一要歸功于E小姐對我的照顧。感激,不是為着這些甜頭,而是有個人心中不時會想起自己——謝謝你,Ee。
XXXXX
講回Inagiku。別忘了這是一個wine dinner。當晚,我還配着每道菜,喝下大約十杯不同的白酒+兩小杯sake。我不像E小姐般專業,其實每款白酒就對我來説都差不多味道,只是after taste略有不同。重點是,喝得七葷八素的我,還能夠清醒地搭地鐵回家,堪稱奇跡!(實情是,Eric說我一回到家就倒在沙發上胡言亂語,而我隔天渾然忘卻此事!!!!)
XXXXX
最後,陰毒的我,一定要寫以下這句:
p.s : 夜旅行君,原來Inagiku這個dinner menu,平日收費HKD780++ per person......你快槌心口槌死去吧!!!!不是你給不起,而是不用自掏腰包的,吃得特別滋味和開懷!哇哈哈哈哈哈!雖然,我有“回贈”你一個酒店buffet dinner補數......不過,日本料理還是最適合你吧???(夜君:天下最毒,是婦人心呀!)

16.3.09

靜靜的旺角


*這是平時熙熙攘攘的女人街。

周日到大學上早課,就會在早上八點半左右來到旺角轉搭小巴。

這個時候的旺角非但不旺,還非常安靜。途人疏落,攤檔也還沒擺出來。

一個平時近乎二十四小時都活力四射的地方,忽然窺得它懶洋洋的一面,心理上會有那麽一點點適應不來。

你相信嗎?這種落差常令我有些微的失神。


昨天是風和日麗的好天。如常般走到搭小巴的專區,步近那架到何文田的車子,隨著腳步鑽入耳朵的是跟這個早上格格不入的曲調,讓我怔了怔,才登上小巴。司機在聼粵曲。

在一個如此生氣勃勃的清早。

付了零錢,隨意挑了個位子坐下。在等客的車子尚未開動,我望向窗外穿過樹蔭撒落的晨光,聼着在耳邊縈繞的嘶啞南音,揣測那一句句唱猶如說,韻味苦澀的曲藝中,直抒胸臆的是個人的自艾自憐、坎坷人生;還是男歡女愛中的悲情故事,一闋客途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