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2.09

從Brown Sugar想起

在台北買回的一本書提起Brown Sugar,
想起這一度是我的台北蒲點。
朋友曾問我都不去蒲嗎?
我才想起一直以來喜歡蒲jazz pub,
喜歡有一流現場演奏的酒吧,
好像Brown Sugar。
無論Latin、Jazz、Swing還是Funk的live,
都是極佳的視聽享受。
當然消費不便宜,
一晚下來一人閒閒都要台幣兩三千,
但絕對值得。
記得有一年在台北又和朋友去消遣,
恰好來了一隊來自紐約的Jazz Band,
我聼得很盡興。
演出完畢友人Mandy偷偷去買了女主唱的CD,
然後送給我。
Mandy是個溫柔又體貼的女生,
跟她出去玩了各自回家,
她會讓我先上計程車,然後她會跟司機交待目的地,
又預先把錢塞給司機,
請司機把多出來的車資找給我,就可以了。
一直記得這樣貼心的對待,
一直記得這樣的感動。
我相信有些被深深觸動的感覺,
是與世等長的。
隨著時間過去,溫柔的記憶並沒有褪色,
反而又深了一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