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2.09

城市

住在市區的飯店,早上會在交警的哨子聲和車聲中醒來,一般人會皺起眉頭的干擾,我卻十分受落。記得小時候住在辛炳路的組屋,咫尺便是煩囂的陸佑路,沒有閑靜的童年,也許老早便習慣了擾擾嚷嚷。在香港,時常在住宅大廈臨近工地聲的陪伴中寫稿,文人生活的實況可以一點氣質也沒有,所以西方諺語說吃到好吃的東西,可千萬別到廚房去一探究竟,基本上正確。從來沒有想要離開城市,亦無在海邊或山上買間屋子天天跟大自然心靈對話的遐想,我喜歡城市的生命力,以及帶來的無數欲望衝擊,站得住腳去面迎和應對,便是我的修行。以後老了,還是要大隱隱於市的。

5 則留言:

鬥魚日記 說...

我恰好相反。

小时候住在小乡镇,晚上静僻蝉鸣萤火虫都来。长大后虽然在蒲种落地生根,但也选了很静的社区居住。

一样大隐隐于市么?

Vig 威強 說...

那組屋是不是河清園那邊?

len 說...

我终于是个乡下人了。
可能,
还有可能变得更乡下一点,
晚上连一点点车声都承受不了。

yanwei 說...

Vig
是啊,你也在那裏長大??

鬥魚
不算,不算。非得要很繁華忙碌,但你以很平靜的心態生活著,才是大隱隱於市。

Len
不懂地獄會有車聲來折磨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七岁 說...

想起小时候,学校临近处有个很大很大的空军基地,小学六年都在飞机声声响的环境下上课下课玩耍吃东西,早就对飞机低空飞过时所发出的隆隆巨声习以为常了。现在回味起来,那飞机声,竟然如此温和亲切。是回忆啊。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