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2.09

可以内疚很久

提起馬哥。想起9月回馬,探病過後去吃飯,馬哥其實一早為我訂了桌子然後我因肚餓影響理智放了他飛機那次。我知道他再失望也不會放在心上,但我卻一直内疚。也許是因爲徹底了解,馬哥事事以別人爲先、不介意把自己殿后的個性,所以常常擔心他受了委屈也作罷。而我是個可以内疚很久的人。

1 則留言:

marco 說...

你果然是真的在曼谷想念我:)。不要內疚啦,我真的沒有很委屈呢。那天見你和麗琴這些姐妹淘高高興興的,要不是我訂了桌子,也一定會跟你們一起去的。

后來我也不是一個人吃的,我叫了其他朋友來,加上是朋友的餐廳,其樂融融,所以別內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