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1.09

冬雨· 夜·給你

親愛的,

看你寫說吃大閘蟹不再敏感了,終于。

不藥而愈。

連頑疾也可莫名其妙消失,世上還有事情可永久?包括心痛。

記得認識你沒多久,你便開始絮絮跟我傾訴一段苦澀的心事。

(我們之間,我似乎一直都是聆聽者?)

然後有一天,你跟我說,他走了。三個字的短訊,我記得。雖然心理準備很久了,但難過終究是難過,不會因爲準備得好而稍遜半點。

相處的面貌中,你記取了跟他某次在街頭的一個深深的擁抱。你不下一次講起。

然後,你似乎好起來了......那是帶傷的好起來。我們都是這樣受傷和好起來的。

這是一個下着冬雨的夜,我忽然擔心你在記憶裏着涼。你總是善感。

死亡的意義不在於失去,死亡的意義在於喚醒我們對珍惜的覺知。來不及說愛,來不及珍惜的,總是追不回。及時說愛,知易行難,錯過了又恨錯難返。我在世道中學會這些。

一年了。這一年來,你,以及心裏的你,過得好嗎?

隨著年齡漸長,我越來越不能把活着當作理所當然,一個意外、一場病.....隨時把我們脆弱的生命擊毀。對於無常,我們招架乏力。所以,對於珍惜這回事,我盡力而爲。

我知道你也一樣。但願,你我都有幸一直遇到,懂得珍惜我們的珍惜的人。

天冷,要添衣。

Love.

2 則留言:

ee 說...

其實我好喜歡冷雨夜的。(只要沒有雨夜屠夫便可!)

人生中不藥而癒,還讓人感激得要流涕的事,不多。會珍惜。

心痛不一定需要消失,它可與人並存。它是對人的一種提醒。正如偶爾的不快樂,令人更明白快樂不是必然。

謝謝你。

yanwei 說...

ee
下次不忙又在晨早的綫上碰見,我們可出來一起去吃個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