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09

馬來印象

讀到一篇文章,一個香港女子眼中的馬來西亞,觀察細微、見解精到,很厲害的一個旅人。在她的眼中了解自己的國家,唔,開拓了另個角度的想法。

《馬來印象》 Polly Chik

記得出發前有人問我到馬來西亞哪裏旅行, 我說了吉隆坡和馬六甲, 那人的回應是 “都冇乜好睇”. 我當時默然. 也許是我一向的旅行宗旨是 “沒有沒有看頭的地方, 只有沒有用心去看的人”. 除了景物外, 在街上留意那些人的日常生活, 是一個很好的觀察點, 與不同的人聊天也是. 甚至看一個地方的規劃或政策, 當地商舖的陳設和售賣的貨品, 食物, 和社區各階層的人的互動也是很有趣的.

不像上次到大阪京都旅行, 我看了較多資料, 這一次, 由於決定得倉促, 只是草草看了一些資料便起行. 但相比起大阪京都, 我能夠與當地人溝通, 觀察的角度又有點不一樣了.

馬 來西亞是一個多元的國家, 主要有三大民族, 包括馬來裔 (超過一半), 華裔(大概有四分一) 和印度裔 (大概有十分一), 其餘均為土著民族, 住在砂磱越和沙巴州. 不同的民族信奉不同的宗教. 回教是國教, 所有馬來裔人打從出生便是回教徒, 而且不得轉教, 也只能跟回教徒通婚. 華裔信奉的多是道敎或佛教, 在街上當見到觀音寺等廟宇, 也有信奉回教的; 印度裔主要信奉印度教, 但也有一些信奉回教. 至於土著民族, 主要是原始宗教信徒. 基督教也隨西方商人和傳教士前往中國期間而傳入, 只是信奉的人不多, 多為菲律賓移民, 華人和土著民族.

寫了 比較多民族和宗教的介紹, 因為我正正覺得這些民族和宗教多樣性吸引了我. 在馬六甲時, 我住在古城的一間hostel (超便宜, rm20一間單人房, 但要用shared bathroom. 旅館主人也超正的...). Hostel位處的那條短短幾百米的街, 有回教清真寺, 印度廟宇, 觀音廟. 那條叫做harmony street, 指的正是這種不同宗教和民族揉合並存的意象. 那天到達馬六甲時天已黑, 的士司機不懂得路, 我在下車以後, 便自行找那間hostel. 幾乎所有商店已關門, 一所住宅前的路邊坐著一對華人老夫妻, 我問路. 他們也不知道, 但他們指著對面一間印度人開的hostel說那一間也很好, 不如投宿那一間旅館好了. 我只好說我已訂了房間, 不好爽約. 心裏有一股感動 – 華人夫婦向我介紹印度人開的店呢. 某地區政府真需學習和諧社會不是建造出來的, 而是人真的在做, 人真的有包容能力. 真正和諧的社會, 應該不用大字標題無時無刻提醒我們身處在一個和諧社會吧... 但我還是認為這最主要不是政府的問題, 而是某地區的人的思維空間真的愈來愈狹窄了, 其被道德倫理及自我保護的框框封鎖住了.

因為當地華人其實是在英國殖民期間被帶到馬來西亞, 為英國人效力的. 現在的華人其實就是當時這些華人男子與當地土著馬來女子所生的後代. 到達的頭幾天, 我與一些年紀較大的華人在閒聊時, 往往會問他們是第幾代華人, 他們通常會臉露驚訝之情, 然後再說是第三代. 他們說很少人會問這個問題. 我心裏擔心這其實是否禁忌問題, 幸好後來我再問一些當地人問這個問題是否不妥當, 他們說不. 我想只是因為真的很少人以遊客身份問這種問題吧... 在吉隆坡的大多會說廣東話, 在檳城的則會說潮州話或褔建話. 我在想, 一個華人在馬來西亞, 如果家在檳城, 他會說潮州話/褔建話, 然後在學校學馬來話, 英語和華語, 在吉隆坡工作的話, 大多會學懂廣東話. 便基本上懂得5種方言/語言. 當地友人說, 真正的語言天才是印度人, 除了通曉馬來語, 英語和印度語外, 與華人做生意的印度人還會華語及廣東語. (需知道這不是必然的, 尤其是當雙方都有共同語言即馬來語時).

另一 方面印象較深的當地人對於國家的認同感. 還記得在吉隆坡時與某華人閒談時, 他說了一句 “我是馬來西亞人, 不是中國人”. 我也聽過當地印度人說過類似的說話. 當時覺得很怪. 覺得怪不是因為他們認為自己是馬來西亞人 (他們本來就是馬來西亞人), 而是因為他們為什麼會刻意說出來? 是因為怕我誤會他們嗎? 還是他們其實對於自己的身份還是存疑而需特別說出來? 還是在整個教育灌輸中, 他們被灌輸了國家的概念, 使得他們自豪到要跟別人提起? 還是有其他原因? 或者沒有特別的原因, 只是巧合? 我不知道, 這也是我好奇的地方.

在 幾天淺淺的認識中, 我覺得整個社會是處在一個dynamic的平衡點上. 513事件對當時社會帶來的影響至今, 已達成一個平衡. 513事件後, 為了保護馬來人, 便實行了一些措施讓他們享有特殊的地位和優惠. 譬如只有馬來人才能擔任政府公職, 馬來人每生一個小孩, 每個月便能獲得由政府資助的rm500. 我問當地華人, 他們對於政府偏袒馬來人的看法如何, 有沒有覺得不公? 他說 “也有呀, 但我們會搵更多錢, 要比他們富有.” 我不知道這種看法是否普遍, 但至少當地華人一般來說比馬來人富有, 而且他們暫時沒有太激烈的行為. 我覺得政府的這種貎似不公的保護政策會減緩社會分化. 至少馬來人有經濟保障時, 他們心裏會平衡一點, 而不會仇恨華人(認為華人奪去了他們的資源及財富). 沒有社會動盪下, 發展才能更健全.

馬來西亞人也不能抨擊政府, 而且政府的保護政策很強, 凡是當地有生產的, 政府對舶來品的稅收便會高得驚人. 在香港, 一部十幾萬的日本車, 在馬來西亞會變成二十幾三十萬, 而本地生產的車, 則只需幾萬港元. 需留意的是, 當地一般人的收入平均在rm2000至rm5000. 即4000港元至10000港元之間. 當地友人笑說在當地看見日本車, 便知那是有錢人.

另一個很有趣的觀察, 當然只是以偏概全. 我搭過馬來人, 華人及印度人開的計程車. 馬來司機一般不說話, 連問他問題 (我好鐘意同的士司機談話, 因為可以了解到更多當地的資訊), 他都未必會回應, 不知是否語言問題還是什麼; 華人司機則比較被動, 但一般問他問題, 他會很樂意解答; 而印度人司機則超級健談, 一上車後, 他便會滔滔不絕地告訴我一大堆資料, 又會好奇我從哪裏來呀, 到什麼地方看過, 接著下來的行程如何呀等等. 幾天下來的感受, 印度人開朗親切, 華人自然有一股含蓄害羞, 馬來人很和善及layback.

這一篇大概是我對馬來西亞的印象. 下一次去, 也許又有一些有趣的發現了吧.

下一篇想寫的較集中在吉隆坡和馬六甲...

9 則留言:

Vig 威強 說...

good!

polly chik 說...

嗯...其實我反而想謝謝你呢...因為我其實也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否偏差,就這樣寫了出來,你的肯定是很大的鼓勵.
而且,你如此說,我也很有興趣知道你的想法是什麼?還有是當地人(馬來人/華人/印度人)如何看自己的國家和其他族裔? 我想這幾天其實只是怱怱的片面見解吧...

匿名 說...

另一 方面印象較深的當地人對於國家的認同感. 還記得在吉隆坡時與某華人閒談時, 他說了一句 “我是馬來西亞人, 不是中國人”. 我也聽過當地印度人說過類似的說話. 當時覺得很怪. 覺得怪不是因為他們認為自己是馬來西亞人 (他們本來就是馬來西亞人), 而是因為他們為什麼會刻意說出來? 是因為怕我誤會他們嗎? 還是他們其實對於自己的身份還是存疑而需特別說出來? 還是在整個教育灌輸中, 他們被灌輸了國家的概念, 使得他們自豪到要跟別人提起? 還是有其他原因? 或者沒有特別的原因, 只是巧合? 我不知道, 這也是我好奇的地方.

这段令我有深思,没错啊,我们很爱强调是马来西亚华人,不是中国人!为什么呢?

Mike

cling 說...

謝謝agnes把這篇文章貼過來分享!也要謝謝Polly chik,她的文字讓我更深入看清自己的國家!

讀到以下這段很有感觸:“華人夫婦向我介紹印度人開的店呢...而是人真的在做, 人真的有包容能力. 真正和諧的社會, 應該不用大字標題無時無刻提醒我們身處在一個和諧社會吧”

连旅人都能感受到和諧社會早已實踐,委實不明白那強調我們同在一個國家的口號為何還是要一喊再喊?

Yun 說...

我看這篇時﹐也是在想﹐你應該會喜歡!! 嘻!

(我也喜歡看別人寫自己住的城市。)

人鱼球球 說...

我喜歡她對馬來人享有特殊的地位和優惠的見解,不過這個減緩社會分化的政策還真用了不短的時間...

yanwei 說...

Yun
謝謝你的鏈接,常讓我讀到不少好文章。

Polly
我覺得你短短幾天的行程能觀察到那麽多,又能把所看的延伸開去,很厲害呢!

坦白說,身為大馬華人,我和許多朋友是時常心理不平衡的,因爲政府把所謂土著保護得太好,反之我們得要付出幾倍的努力才能在這片土地上維持一定的生活質素。這個矛盾其實還未解決,而且隨著治安日差,民情憤慨,這個平衡早已搖搖欲墜了!

Hanz 說...

Mike,

我到黄山旅行时,当地的士司机问我来自哪里。我道“马来西亚”。司机说:“哦,你是马来人”。我,嗯~

回来写博,友人却叫我应该纠正外国人,我们是马来西亚"华人"。

就如我博写的:
当种族已不再是一种国籍的身份
我庆幸自己不再为华侨进行解释
是的,我是马来西亚人

外国人称你为“马来人”是认定你的国籍
可你却拼命为自己辩护说你是马来西亚华人
我在想,你跟其他友族那种极端的种族主义
没什么两样~

嗯...我们的确爱强调自己是”马来西亚人“
为什么leh?

yanwei 說...

Hanz
香港人會叫我馬拉妹,我覺得無所謂,因爲我真的馬拉過來的,哈!
根據你的識見,我應該不太種族主義,但我討厭不平的對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