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09

愛,愛。

昨晚,跟我昔日心儀的填詞人潘源良一起吃大閘蟹,好像朋友般聊着天,心裏偷偷高興了很久。爲什麽說“昔日”,那是因爲,潘先生近年來少產(近乎不產?),但他留給我們的經典歌曲,如赤裸的秘密,是不朽的。那是香港樂壇金黃璀璨的80和90年代。

提起潘先生,最引人關注的不是他筆下的名曲,而是他跟李麗珍的一段情。據説,是他等了她20年,所以兩人終于可以在一起。孰真孰假?我當然不知。但我相信,這樣一段歷經滄桑和無常的感情,能夠再次走在一起,縂有我們這些外人除了八卦以外,所看不到的情感。

昨夜的潘先生,吃大閘蟹吃得好慢,到了最後一道菜,他才把盤子裏的三只蟹吃完。那麽慢,我發現那是因爲他吃得極爲專注和細緻,我笑說那是“抽絲剝繭”的吃法,他馬上更正,他是“抽絲剝蟹”。我無聊聯想,會不會正正因爲他慢,所以把感情期限一再展延?


昨晚的大閘蟹宴有溫熱過的紹興加話梅,也請你喝一杯。










XXXXX

如果要你說,曾經有人對你做過最蕩氣回腸的一件事,有嗎?

我和導演細數心目中所認爲蕩氣回腸的電影片段,包括了《Love Actually》裏頭,Andrew Lincoln向Keira Knightley示愛的那段。每一次重溫,我還是會不能自己地眼濕濕久之。

有人說,那樣的示愛手法很lum啊!是沒錯。但,不管示愛的方法如何精心設計,動情核心永遠是那個人和那份情。以《Love Actually》爲例,我們是被Andrew Lincoln的傻氣單戀所感動:明知她心有所屬,卻在不欲破壞她幸福的前提下,小心翼翼又不求任何回報地愛着她。愛一個人,是如此簡單,同時如此深邃。當對方不能愛你,愛的心情是可以很卑微的,但我們感動的,不就是因爲有個男孩子,情願承受失望,也不願放棄去愛嗎?這種的愛情微酸帶苦,但終竟是甘美而溫柔啊!

2 則留言:

Joshua阿佐 說...

我也很爱那一段
一般人说到爱都太迂回了
那样坦荡荡勇气百分百的示爱
多么平凡的伟大
看了
也想像那感动的女生一样追过去给他一个拥抱

yanwei 說...

阿佐
你說的“一般人説到愛都太迂回了,那樣坦蕩蕩勇氣百分百的示愛,
多麽平凡的偉大”
正是重點,
令我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