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0.09

“我唔係lonely boy”

我知道身在大馬的許多朋友都是阿蘇粉絲,跟大家分享這篇原文刊登於《蘋果日報》的專訪。

XXXXX

難耐情轉淡 狠跨斷背山

蘇施黃 “我唔係 Lonely Boy”

問蘇施黃是否 lesbian(女同性戀者),她瞪大眼睛詫異地說:「唔係呀嘛?仲問?大家 understood啦!」蘇施黃大談她的愛情觀,原來在她的心中,絕對不止有一座斷背山,她跨過一山又一山,是因為勤力,亦因為她要前進、前進再前進。 

現年 51歲的蘇施黃,多年來一直作男性打扮,對於她的性取向亦有不少傳言,記者單刀直入問她可是女同志,她打了個突,隨即說:「你見我到咁樣,個頭剪到咁樣,我由出道開始已經係咁打扮,唔係嘛?仲使問!你見到一個人妖行出街,鬼五馬六咁,你仲走埋去問人係咪人妖?大家 understood(明白)啦嘛,你又唔去問俞琤係咪攣?」


問蘇施黃現時是否一個人住,她即報以鬼馬表情說:「我梗係唔係 lonely boy啦,最好四個人一齊住啦,夠一麻雀呀嘛。」

「不能一刻冇愛情」

感情生活方面,蘇施黃透露她是一天不能沒有愛情的人,她說:「我唔可以一刻冇愛人,有朋友,一路以都係一條友,其實咁樣係唔得,習慣一個人,性格會愈愈怪,好難相處;亦有朋友雖然有愛情,但係一人住一間屋,得閒你過,得閒我住你度,咁樣都唔係分享生活,係愛極有限。」


蘇施黃續說:「愛情投入好緊要,好似打份工咁,原來你老竇係李嘉誠,你只係賺錢買花戴,咁就唔會投入,冇份工唔得就會投入。」


蘇施黃用勤力來形容自己的愛情態度,她說:「我愛情經歷好豐富,從來都唔可以停低,做要勤力,談情說愛亦要勤力,感情變淡,係因為慣性, take things for granted(視作理所當然的事),我係一個幾浪漫人,工作上係懶,但懶得又做得夠喎,我夠係比人好,我做咁多份工,各樣都唔太差,做唔到,我唔想做,但應承做就要做到最好,談情亦一樣。有情侶,一睇明知實散硬,但唔肯分手,拖十年八年,我唔要有一日係咁,做人朋友又好,情人又好,只要我覺得有唔開心,即刻會檢討,然後會好狠咁決定各奔前程,唔肯放手,係跌入 comfort zone(舒適的環境),驚轉會要適應好多,但人係要前進,日日要向前。唔肯分開人,係懶,咁點會有開心人生。」

「唔認花心係撇脫」

遇上失戀,當然傷心,蘇施黃從不死纏爛打,她說:「無論係你飛人抑或人飛你,經過一段時間相處,分開都係傷心心理學講,開心唔一定留度,唔開心會留度好耐,可以係幾日、幾年甚至一世,你話幾得人驚。其實分手係好難講得出口,佢出得口一定諗好耐,量過度過點樣最唔 hurt先講,咁情況仲哀乜鬼呀哀!」記者指有些女仔得閒無事會將分手掛在口以作要脅,蘇施黃說:「咁就抵佢死啦,咪當罰,咁幼稚! 20幾歲先會鍾意玩屎忽花,我都 50歲啦。」


以蘇施黃的論調,似乎不相信愛情有一生一世,她說:「咁又唔係唔信,雖然有人話我係花心,但其實我係撇脫,要對方同我一樣咁勤力先得,大家都係咁上下步伐先得。我人生觀,對所有都係一條柱咁落,無論係愛情、友情、事情都係一樣。」


問蘇施黃現時的感情關係是否穩定,她說:「點為之穩定呢?你講係 quantity of time,有人結婚 60年但互相眼超超,夜晚走去扑濕個老公兼剪佢條,咁算唔算穩定?我講係 quality of time,無論段愛情幾長幾短,但我會擺晒我所有感情落去。」

9 則留言:

Josh 說...

看阿蘇訪問很開心啊,
她的語助詞令人興奮。

Joshua阿佐 說...

好看好看

可是为什么那些字眼要方格框住?

yanwei 說...


是啊,訪問裏頭的每句話(尤其是這句“唔係呀嘛?仲問?大家 understood啦!”),我都可以想象她講話時的樣子!!

阿佐
我也不懂咧,copy & paste過來的時候就是這樣子了。

安东尼刘 說...

好好看,看其访问可以想像她当时的表情动作,一定好鬼马好抵死。而且她想东西很正面很实际,可做参考。
爱死你啊,阿苏!!!!!!!

ahjojo 說...

一边读就好像在听她在讲话。很有趣的答案!
他说得很有point, 欣赏他的个性 及对爱情的态度,不是人人都能说到做到的

yanwei 說...

jojo
言行一致,從來都難。也有很多人知道道理,但怎麽也做不到。

安東尼
是啊,完全可以visualize她手舞足蹈的樣子。

miaoti 說...

谢谢你。

说得如此坦荡直接。
多么爽的一个人啊!

yanwei 說...

miaoti
是啊,她的訪問,看得好痛快!

安东尼刘 說...

真的,言行一致很多人都知道道理,但要做起来却又有点困难,是因为还在意世俗眼光,有所顾及。
我到现在还在给自己回归原来的我的学习机会,需要的不只是时间,还有勇气(不在乎别人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