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09

你和那束氣球

那天乘搭地鐵,身旁有個小朋友,手上牽着一束卡通人物造型的氣球。氣球在空氣中豎立着搖晃,有幾次輕輕擦過我的臉龐。思緒牽動了我嘴角的微笑。

想起回來香港前,我們在馬大醫院為病榻上的好友慶生。因爲在醫院裏,現實環境的限制,就想說,有個蛋糕已經很好。怎知道,當你出現在病房門口,隨着身影出現的是你握在手上那一大束飛揚的氣球,仿佛是追着你的腳步而來的快樂。我們都情不自禁地歡呼,其實當時我的眼眶熱了一熱。

你笑意盈盈地說,牽着這樣一大束氣球走進醫院、走進電梯、來到12樓、穿過病房....所到之處無人不側目。我說,是啊,這樣的地方,何曾有過如此招搖的歡樂?

於是,病房裏的蚊型慶生,有了繽紛的點綴。很輕很輕的一束氣球,卻有了感染衆人至深的力量。

能夠為友人雪中送炭,繼而錦上添花,我們又一起走過了一個階段。

謝謝你,Suki。不止是因爲那束氣球而已,還有裏頭蘊藏的心思,還有許多......

喂!這好像是我們唯一的合照?!去年在香港的冬天。( 我記得Marco好像爲了我的酒窩寫過一首詩(??).....)

兩大才女(!)的聚頭,以後見面都要狂狂狂狂拍才行......哇哈哈哈哈。

5 則留言:

sukigoh 說...

你到香港已经三年多了,原来我们认识不止三年多那么短。以前大家都在同一个城市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好好的聚一聚,各忙各的,现在中间隔了一个南中国海,见面的时候更少了,可喜的是,我们的心更靠近了。谢谢你嫣薇,抱!

meizi 說...

嫣薇姐,我有一个关于香港作家的疑问好久好久了。即使怎么查,上网也查不到。。。所以想想你可能会知道。

就是,那个好旧好旧的文艺小说家“澄凯伦”(姓应该是写错)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团男的还是女的?怎么像个谜似的,什么资料都找不到。

Mike 說...

"隨着身影出現的是你握在手上那一大束飛揚的氣球,仿佛是追着你的腳步而來的快樂。" 这个写得很感人啊!

yanwei 說...

Suki
距離讓我們更靠近,太神奇了!!

meizi
我聼過一個傳聞,據説岑凱倫只是一個名字,由出版社請來的不同搶手按照出版社的要求和指示去寫,用同一個名字發表,製造假象,這樣。是否屬實,就不得而知。

Mike
謝謝。還來得及祝你中秋快樂。

安东尼刘 說...

suki真的是十年难得一见的好朋友样板。
大家一起来大喊三声:suki!!!suki!!!su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