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0.09

又是從一些事情想起

長輩在日本回來,買了好好吃的巨峰提子給我們做手信。那豐腴渾圓的果實讓人垂涎欲滴,Eric即刻拔下一顆葡萄往嘴裏送,我倒是猶豫片刻,問:“你可以幫我剝皮嗎?” Eric又哀聲又嘆氣,一邊罵我扭計,一邊連聲說他忙完手上的工作便幫我剝皮。對於需要剝皮的水果(香蕉除外),我是一個handicapped,只因爲,從小到大,都是父母代勞!!(Ok,我都自認樣衰!)從橙柑芒果類,到葡萄到蘋果,該削皮的削皮,該剝皮的剝皮,父親都會幫我一一搞定,然後把水果放在盤子裏,給我叉着吃。因爲父親做壞了規矩,後來我對於吃水果很挑,母親無可奈何,又步上父親的“後塵”,對我吃的那份水果“特別關照”。至今依然。每次回去K.L,有時候跟朋友在外吃飯,回家以後總會看到一盤經過去皮處理的水果,如葡萄、 如芒果,放在我房間的書桌上,蓋着,附上一個叉子,等我吃。

10 則留言:

匿名 說...

Agnes
幸福呢~當你不做時,自然會有人代勞。
能者多勞,智者多福
Nicole

匿名 說...

真羡慕你啊!
我以前吃葡萄也一定要剥皮,可是后来在伦敦生活学会连皮也吃。(回来后就一直想念那里的葡萄,便宜又好吃。然后在家里又不能连皮吃了。有时想吃还真的觉得懒呢!)

蒙古飘来的一朵云。
(在我留言的当儿,房间有一对蒙古男女正在欢爱!天啊!我可是在闭关修炼的啊!!)

yanwei 說...


房間有一對男女在歡愛??你跟他們share room??哇,你要不要加入咧??哈哈哈哈哈

我喜歡吃葡萄,但一旦連皮吃就覺得有渣不好吃,唉,無可救藥....

Nicole
其實,我只是被老爸寵壞,跟智慧無關.....

匿名 說...

嫣薇,我是背包客啊!现在住的是8个的多人间。他们两个好安静。首先脱剩内衣裤,然后躺到床上去。我只听见他们窃窃私语。好快就完事了。草率!希望不是所有蒙古男人都是那样!:P (我才不稀罕这样的男人呢!):D

云。

yanwei 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想來是你在左右,他們尚有一點公德心(???),不好意思大聲喧嘩,只好來個quickie......感覺上蒙古男人應該是很精壯的(成吉思漢啊大佬!好Man啊!!哈哈),如果正式的,搞不好可以大搞三天三夜才休戰呢!!

DK 說...

OMG,震床,劲!云,不是搞到你很牛角咯?可怜!

嫣薇,我妈妈也是很疼我的。知道我不拔虾壳宁愿不吃虾,她都是帮我拔的。呵呵

yanwei 說...

DK呀,你什麽時候帶這麽愛你的媽媽去旅行??我12月帶父母去台北嚕~~~

DK 說...

我妈妈上个礼拜从英国回来,说以后再也不要坐飞机了!!!

yanwei 說...

ooooooo toooooooooo baddddddddddd

DK 說...

先斩后奏可能有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