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09

再來一次?

在蔽站瀏覽超過一年以上的讀者,都知道我在08年玩過長達幾個月的“留言王”遊戲,那即是按每個月留言次數多寡,一個月統計一次,選出三甲/五甲得獎者,然後送上小禮物這樣。

最近工作苦悶,心血來潮重溫昔日衆人爲了“博獎”的無聊留言,還是覺得勁好笑!!!!!!!

這是其中一則“經典”,各位得過獎品的,去看看你們當時“醜陋的一面”吧!

http://yanweiakaagnes.blogspot.com/2008/11/blog-post_22.html

而2008年的最後一次“留言王”遊戲,在大家收到禮物之後各出奇謀拍下照片留念下,歡樂落幕。當時真的送大包,得獎的好像有整整十個人。

以下是其中的幾幀照片:



阿佐最經典的靚仔照。










最專業的:當過藝人就是不一樣。阿飛的照片,統統在studio打燈拍的!(這個人hor,得獎之後,從此在我的blog的留言板小消失了.............!!!)(還有那個楊紹康!)(還有那個寓言家
!!)(哇,社會是現實的!!!)






Marco永遠是老老實實的穩陣派.......










安東尼是名副其實的留言王!因爲那幾個月的遊戲,他次次都名列三甲,次次都有禮物收!!!











我要謝謝超級好朋友徐!四!順!

因爲他是個稱職的造型顧問(請看小圖),他一收到禮物,立刻示範七連拍post上blog,給一眾得獎者參考如何“得獎自拍”!!

練師太可說是青出於藍,








更勝於藍!


於是,“留言王”遊戲在練師太技驚四座的獨門絕活下,圓滿結束!!


幾個月前,安東尼不斷哀求我,此遊戲捲土重來啦,他想玩,我當時都一笑置之。可是,聖誕又快來了,搞得我有點心思思!這樣吧,這次順應民意,如兩天内此篇有多過20人留言支持來個“09留言王聖誕版”,我就東山再起!!!!!(四順你願意復出擔起造型顧問的重任嗎?)

89 則留言:

康 桂和 說...

以前潛水的時候,每次下午工作苦悶都被你這個游戲的歡樂帶來開心... 我第一個支持!這次我也來玩~

安东尼刘 說...

哈哈哈哈,好啊,又有得玩了!!!!

安东尼刘 說...

我第一个报名(好忙喔,人家在吃午饭都赶来报名)!!

安东尼刘 說...

另外我想说的是....好快,又要一年了!!!!心情好复杂...

安东尼刘 說...

为什么心情复杂呢?...因为又想每年有得玩,却又不想年年过得快.....酱之很快老的leh....

安东尼刘 說...

一下子留言5个,你就只需再等剩下的14个,够贴心吧??ho ho ho....

yanwei 說...

安東尼
人家是說20個人留言
不是20則留言,ok???!!!!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anyway
你真是鼎力支持啊
果。然。是。好。朋。友。

桂和
想死啊?爲什麽以前不玩??
好啦,遲到好過冇到~~~~~~~

藝術家朋友JENNY 說...

我來支持~我來支持! 安東尼,你真是很"渴"啊! 不用擔心! 我來幫你一把! hahaha

安东尼刘 說...

哈哈哈哈哈,是我看错了,对不起啊。
要超过20个人留言很容易啊,你四海之内都是朋友耶,我准备开始玩就对了。

jenny,谢谢!

Yun 說...

咦﹐好似我剛剛來看你的站就是有這個游戲的。我仲諗﹐車﹐好低能唧。

(但我仍然繼續來﹐咁你明啦。)

yawen 說...

这里高手如云,我是不可能得奖的,
不过我有的是体育精神!

我!要!玩!

len 說...

(一阵阴风)
咦,边个?
边鬼个飘过又唔出声?
(风声......)

seasonc 說...

please allow me to do the honour. (obviously 'love to flash')

Jackie 說...

第八位啦~~~~

len 說...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咻-----!!!
又边鬼个?
(远去的马蹄声......)

len 說...

嫣薇: 练师太,你化左灰我都认得你(阵"锤"),
唔使再扮鬼扮马啦,
你出来啦!

len 說...

等我查吓通胜,今日方唔方便露面先。

yanwei 說...

哇哈哈哈哈哈哈練師太
你又來發功了
這樣的練師太
平日隱藏在神聖瑜伽老師的面具(?)下
還真不容易看到


云,我自認低能又低B0架!
低低地,幾好玩

四順
你真係一個好造型師+好朋友

jenny
你係支持安東尼定係我呢?哈哈。

yawen
遲點公佈遊戲規則,不一定留言最多的獲勝的!!!謝謝你的支持!!!

jackie
難得你不嫌棄我們無聊又低能,哈哈,一起玩啦!

暫時只有8個人留言支持wor.....
未必玩得成.......

Kitty 說...

咁我越洋支持你啦
(雖然只是隔了一個海)

鬥魚日記 說...

支持支持~!

Josh 說...

哈尼,
我也來玩!
杉媽也玩啦,
可是她最近冤妹纏身?!
我想看杉媽幾連拍!
哈哈哈。

yawen 說...

11个了。。
还有一天,应该行的!

mathieu 說...

hello, i am a french tourist, my name is mathieu , and i have no idea wat's going on... soooo anyway, len asked me to give support to something strange, so here you go .

Allons-y ! Allons-y!!!!

Eric 說...

Yeah!!!!!!!!!!!!!!!!!!!!!!!!!!!!!!!!!

DK 說...

我来了!!!

sukigoh 說...

以前没玩过的现在可以来玩吗?

sukigoh 說...

像我这么年纪轻轻的,可不可以参加啊?

sukigoh 說...

会不会先查看身份证才让参加的啊?

sukigoh 說...

应该不用父母签名批准呱?

sukigoh 說...

有什么后遗症没有的啊?

sukigoh 說...

无知少女会不会受骗咧?

sukigoh 說...

每天这样迷住要留言,父母会担心的喔。。。

sukigoh 說...

上学没有精神,在学校打瞌睡就不好喇,你知喇,我是好学生来的。给老实看到我在学校打瞌睡,什么面子都没有了。

sukigoh 說...

可是如果我不常常上来留言的话,有怎么能够吸引到更多人到嫣薇这里参加留言大赛呢?

sukigoh 說...

拿,我告诉你,什么康什么桂和的,要打他的名字有点难咯,如果只是 type jeff,还好咯。还有那个叫什么安东尼的,如果只是打安东尼,不打安东尼刘,等下又好像不是在跟安东尼刘说话似的。还有那么多,哪里可以。所以身为嫣薇的朋友,我无论如何要出点绵力才行!

sukigoh 說...

我抛个身出来。。

你们别想歪了,我把自己年轻貌美的自己奉献出来,那么别人看到嫣薇这里有位漂亮年轻的妹妹,肯定涌着过来留言,那么嫣薇的这个留言大赛就很有看头了。

sukigoh 說...

那么嫣薇这里就客似云来了,

sukigoh 說...

这里肯定高朋满座,

sukigoh 說...

如果要斟茶,肯定斟到手软,那么多人。不过幸好有 season 在。

sukigoh 說...

人那么多,肯定乱七八糟咯阴功。season 努力一点就可以了。

sukigoh 說...

而且internet是24/7的,我们睡了练师奶还在,还是一样会上来的喔,那要有个人招呼才行,嫣薇是不可以的,因为嫣薇是主角,不可以让嫣薇不睡觉,等下黑眼圈出来就糟糕了。

sukigoh 說...

我?当然不行喇。我的责任只是要上来留言,打赢安东尼刘而已,其他的不是我的责任。haha hahahahhaah



NEXT!

DK 說...

sukigoh,你赢了咯!

绍康 說...

我哪有现实,我也时不时留言的。
我赞成这个游戏。
我要参加!

匿名 說...

我支持!

Tina

len 說...

sukigoh!!!!!!!
出来!!!!
只揪!!!!!
什么叫做练师奶?
什么奶?
出来!!!!

yanwei 說...

你們實在太好笑了,這就是傳説中的先是口角,繼而動武嗎??

Suki....................................你係邊啊?出來只揪啦喂!!!

yanwei 說...

現在有18個.....欠2個......

yanwei 說...

mathieu

you're soooooooooooo supportive!!!thanks!!!! (if len allows this) muacks!!!!!!!!!

人鱼球球 說...

又有得玩,我也要!!!

匿名 說...

虽然我向来比较"慎"言,但是我一直见证"留言王"的发展,所以我支持!:)

J

yanwei 說...

哇,夠曬數!!!
多謝楊過( ?) 同小龍女( ??) 最後最關鍵的兩票!!!!!

本人宣佈
"09留言王聖誕版"正式復活!!!!!!!!!!

遊戲規則稍後公佈!!!!!

康 桂和 說...

一天沒來,我的媽已經52個留言。
勁!嫣薇你一定要給我們玩啦...
今次我一定好好玩。

康 桂和 說...

OMG!我看到SUKI靚女的留言,贊!
這個才是我夢寐的女神啊... (嘉惠會很開心,我轉移目標鳥~) SUKI 你幾時給我約?嫣薇不好意思借你地方約人...

康 桂和 說...

季節先生那個 s'wear 本色終于可以發揮鳥,偶很期待這個留言造型大賽,哈哈!

康 桂和 說...

mathieu you dont know chinese o, are you handsome + richman, if yes let me know, i translate all the chinese to englosh fou you, pls ready the cheque.... wahaha!

Joshua阿佐 說...

哈哈哈哈

真是热闹啊

不来凑热闹都不行了呢

yanwei 說...

阿佐
你來了,真想你。

桂和
很快就公佈遊戲規則了。

sukigoh 說...

在我们嫣薇这里留言的都有奶,没有奶的哪里敢留言咧是不是练师奶?你扭来扭去,把身体打个结再反转都行喇没问题的喔~

sukigoh 說...

sorry,我妈妈说别人要只揪千万别出来,因为出来就只有被欺负的份儿。

sukigoh 說...

特别是像我如此白里透红漂亮温柔贤惠善良无辜美丽富贵荣华高高瘦瘦唇红齿白眼如星眉如画声音如出谷黄莺唱支歌儿树上的小鸟全死掉(自杀,歌声不比本人还做什么鸟死掉算了)的小美人,如果人家一声只揪就出来就太没矜持了。

sukigoh 說...

要出来也得先 set 头发画上双眼点点胭脂换件像样的旗袍穿上高跟鞋才含羞答答出來才像話嘛。

sukigoh 說...

不过,我们别在嫣薇家吵吵闹闹的给人笑话。我们抱一个,亲一个,见面的时候在打,噢。

sukigoh 說...

阿佐啊阿佐,你也别只坐一旁笑啊,帮忙斟茶呀.

sukigoh 說...

哎哟我说啊嫣薇啊,你也别只顾着笑呀,你看那儿有主人家笑到你这个摸样呢,真是的。(一边从腋下抽出夹着的丝巾-真丝的啊我告诉你-一边帮嫣薇把额头的汗水轻轻地印掉)

sukigoh 說...

客人还在等你公布游戏规则呢。嗱,把丝巾拿着啊,自己擦擦汗,我过去帮你招呼客人。哎,人真多呐!太热闹了。

练师奶,你跑那儿去喇?(踮起脚尖、温柔地把右手手掌提起半掩着眼眉处远眺,寻找练师奶)

sukigoh 說...

(听说一口气写满十个留言有奖呢)。

sukigoh 說...

(不知道写到第几个了,让我算一算)

sukigoh 說...

十个!!!!!!




有奖!!!!




yeah!!!!!

sukigoh 說...

sorry。刚才那个十第十一个了。









这个第十二个。
嘻嘻。

安东尼刘 說...

Suki 小妹妹,
哇....你很厉害leh.....你不用睡觉的吗??

安东尼刘 說...

Suki 小妹妹,
整天上网留言,你妈妈不管的吗??做了功课没有?

安东尼刘 說...

Suki 小妹妹,
想不到有人留言还那么有剧情哦,佩服leh....

安东尼刘 說...

Suki 小妹妹,
不用担心的,so far 也只有一个叫安东尼的人留言(那就是我啦),所以不用担心,当你在这里提到安东尼,我知道你是跟我说话啦。:)

安东尼刘 說...

Suki 小妹妹,
你穿旗袍应该很美,我觉得....

安东尼刘 說...

Suki 小妹妹,
既然练要和你只秋,我提议不如你们两个都穿旗袍来只秋,应该很有看头。

安东尼刘 說...

Suki 小妹妹,
然后互相拿丝巾手帕fing来fing去,用丝巾手帕的阴风互攻对方的任督二脉,表现你们彼此的内功,看谁的比较深(不是乳沟,ok?)。

安东尼刘 說...

Suki 小妹妹,
你是我很看好的”后浪“,你要加油啊!

Len小弟 說...

嗯,我也要玩,留個位先,很忙啊現在。

len 說...

suki the beautiful,
那个练小弟就是我练师太派出来的代表,
(小弟: 唔系系哗.... ?)
他要做什么我不管,我很民主滴,
我现在很忙噢,缩沙,
(讲到穿旗袍真可怕呀,我还不快点溜?)

Len小弟 說...

練氏玉女(?!!)劍法終極雙劍合壁,各位依傢後悔都來得切!!!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唔好意思,仲未忙完,撇!

sukigoh 說...

练师奶,你有点茅咯,怎么可以喊要只揪,现在又来派代表的啊?而且不是讲好用丝巾fing来fing去的吗?那个练小弟拿架撑喔怎么办怎么办?

sukigoh 說...

安东尼哥哥,你快点来摆平他。这里就只有你最高大威懵了,你快点把练小弟赶走,我们就少一个人争这个大奖了!

len 說...

suki the beautiful,
安东泥流不是我方代表的对手,
你不要再装了,
你那条丝巾,不就是当年名震江湖的温柔必杀巾吗 ?
不止散逸毒香(你以为我会给你机会 fing ?)
还能以内力使之变得无坚不摧,吹发立断,
你居心叵测,
本师太虽已退隐江湖,但看电视都还有看到的,
你岂能欺我不食人间烟火(戒了烟)不知江湖事 !!!

sukigoh 說...

哎哟练师奶啊,我有什么温柔必杀巾啫,我fing两fing那条丝巾,最多嘛只fing的出几只白鸽而已,再不就几朵朔料玫瑰花,我连fing出火都还没学会怎么可能fing出剧毒咧?没有喇没有喇。你啊,别上那么多网看埋那些什么神怪侠的故事,看到自己多混淆你看。唉~怎么可以这样呢。来,你坐下,我来帮你捶背。毕竟,我不是一个凶狠的人,是师奶你要我只揪没办法,不赴约又像不尊敬您老人家。如果我们能够一丝巾fing恩仇,那何尝不是一件美事?您说是嘛?

Len小弟 說...

留低條丝巾就解恩仇? 口合 口合 口合 口合
要留,就留低條底橫!!!!

marco 說...

哇發生什么事?這里這樣熱鬧,我來遲了嗎?

安东尼刘 說...

suki妹妹,
别担心,我会在你“假假”帮练师太捶背的时侯,以我的“九阴白骨爪”攻她个落花流水,看谁还敢叫我“泥流之辈”,哇哈哈哈哈哈~~~~~(笑到很高音那个)

练,
拿命来!!!哇哈哈哈哈哈~~~~~(又是笑到很高音那个)

marco,
你来得太迟了吧??!江湖传说的两大手巾派正在fing来fing去交量,很有看头leh,快!快!快去搬凳仔来,坐着看好戏。

len 說...

suki the beautiful,
看来我们两个都派错代表,
两个代表都幼稚到要死,
哪里像我们沉着稳重不动声色。
你再训练一下你那个泥流宗的传人,
笑,不是一味高音就掂的,
我也得训练一下我那个,不要看到人家如花似玉就猴急到那个地步,
唉,真是失礼,
算了吧,
改次见面,我送你一条千年蚕虫吐丝,万年仙果榨汁染色的纱巾,
讲开有讲,我觉得枣红色会衬你罗。
咳,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