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09

關於抄

今天通過雲小姐部落的連接,看到一篇《關於抄錄的公告》,原來是某位作家在瀏覽他人部落時,看到chatbox上訪客發表的電影感想,是出自她部落的文章,順手拈來當作了自家的内涵精粹,令她頗爲憤慨。

我想,生活在網路時代,抄錄、抄襲這樣的事情,實在是易過借火,同時因網海浩瀚,很多時候更難以被當事人發現,抄者因而抱住僥幸心理。搞網上女子攝影雜誌的友人說,她們其實都有心理準備,圖片隨時會被人“不問自取”,所謂的“防盜”程式其實很容易被破解,根本防不勝防。假使沒有利益上的損失,唯有看開點。沒辦法!網路上的行爲一般上都“無皇管”,須靠網民自我約束和自律,而這方面的人性常有紕漏!

作爲創作人,即使不會刻意去抄人,但也會怕“不小心抄了人”。好像作家李敏日前在專欄寫的:“做創作人的矛盾是怕一旦看過別人的作品就會入腦,在不知不覺間運用了,結果被人指抄襲。聽說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從不看讀者或有心人寄給他的稿,怕看了將來有人指摘抄襲,瓜田李下、避之則吉。” Eric跟我講過,制度嚴謹完善的Hollywood,電影公司根本不會拆閱你毛遂自薦寄來的故事、劇本,以避免現時或將來開拍的電影“如有雷同”,引來抄襲嫌疑、沒完沒了的官司糾紛。每一家電影公司的負責人,只會看透過agents寄來的劇本,有証有據,透明公開,實實在在。

本人由於經常出口成文令人驚艷(!),常有好友聼了會嚷着:“借你的金句來用!” 這點我倒是不太介懷,因爲你是我的好朋友(大前提),而且你已經事先問准,你喜歡在做節目時講、寫文章時加入作點綴,隨便吧。不過,如果其中涉及利益收受,又另作別論。談利益傷感情,因爲做人總不可能沒有底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