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9

這個下午

吸塵機在轟轟轟轟地操作,我在機器聲中聽到一連串急促的門鈴聲響。馬上關掉吸塵機,外面的人顯然也聽到了,揚聲:“郵差呀,簽收啦唔該。”

打開大門,小小的包裹在鐵柵的縫隙中遞了過來,我簽好了把收條遞給郵差,鄭而重之地說聲謝謝。

看了郵寄的地址,心裏微微笑,把它拆開了來,那一刹那,所有的事物瞬間靜默。除了我們都喜歡的Leonard Cohen,附有一張意境蕭瑟的明信片,很仔細地讀了,然後我哭了。

那蕭瑟的景象竟能把内心的荒原映照成一片金黃色,那亮光直接照射進心坎,心中的鬱結因這霎時溫暖而鬆解。這一個星期來的忙、亂、憂、累,因爲生活要繼續而慣性抽離的悲痛,在虛浮的冷靜中忽然找到了一片實地而能站着流淚。就這樣,我哭了一陣子,然後在詩意的歌詞中歌聲中,沉沉睡了一個下午。



謝謝你,鯨。我愛你。這時才知道,脆弱是這麽輕易被溫柔溶化掉。

9 則留言:

DK 說...

你们两个相爱到。。。

匿名 說...

好s-weet s-weet啊呢個friend!!

Yuen

sukigoh 說...

我可不可以给你还有那只可爱的小鲸鱼我的住址,让你们温情泛滥的时候也有个对象可以给你们寄些礼物啊钱啊黄金啊钻石之类的小礼物?我人很青菜的,不介意为了朋友接受你们的礼物的,而且我会很配合给一个刚刚好的表情的。please?

安东尼刘 說...

我可以要求和suki要求一样的东西吗??我也是很青菜的~~~~~please........

yanwei 說...

DK
是啊,我要唱歌給他聼:下半生,准我留住你,一直相愛.....

Yuen
:p

Suki & 安東尼
你們倆相愛不是可以了嗎???可以互相滿足,不要來煩我們.....

安东尼刘 說...

如果我和suki能够相爱的话就不用来烦你啦,明某???

sukigoh 說...

安东泥,你的意思是我们还没开始就命中注定不能够相爱那么悲惨吗?

yanwei 說...

Suki,安東尼
Eerrr.....你們要不要私下談談??

安东尼刘 說...

Suki,
Errrrr....

Agnes,
不管你事,去去去...去吸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