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9

週五下半場完結篇之唸鬼簿

各位施主,當一出舞臺劇叫《唸鬼簿》,宣傳單張又有以下字句,你會懷抱怎樣的期待入場呢?



開場之前,Z小姐一直嚷:“會唔會好得人驚架?” “我會驚架!” 我翻白眼:“驚你又來??”“驚都可以睇架嘛!” 又不知怎地,Z小姐提起小鯨在不久之前寫過一封email給她,款款訴衷情,我又即興打了通電話給四順。爲什麽打給四順?因爲小鯨在跟他吃飯囉!爲什麽我知道?多謝萬事通的facebook吧!總之,我們四人在電話嘻嘻哈哈一輪(我feel到小鯨巴不得馬上飛過來見見我們兩個可愛(!)奇女子(!!)),哈拉直至入場爲止,大大減低了Z小姐的緊張(?)心情。



我們的座位在第二排,舞臺氣氛陰森,是有一點點驚嚇的設計。坐好之後,心細的Z小姐馬上發現,我們後面兩排的座位,是空的呀!媽呀,一定有景轟!!我們一致定論。可能是全神貫注看戯的途中,有只鬼手伸出來搭住肩膀.....哇,真!係!好!驚!呀!————我是指我們的想象。

結果,什麽也沒發生。沒有鬼手,只有我身邊坐着的鬼佬。

台上的鬼故事,除了譚炳文的説書真的一流,某些舞臺/造型設計不錯之外,不值一提。才45分鐘的戲,凳都未坐暖,你想一個不怎麽樣的劇本又怎麽能夠在這短短的時間,帶你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就好像埋身肉博,你還在前奏的情緒醖釀中,對方竟然早洩。什麽?完了?劇終時我和Z小姐的第一感覺正是這樣(還有人笑出來)(可見一個故事捉錯用神,最終是會變成鬧劇的!),看看其他觀衆,臉上寫滿了無數個問號!!

發生咩事???


而故事本身,也是一個無驚喜、無鋪排、無轉折、更無高潮的故事。想點先???我說的是劇場 那班人。因爲,我們看完了,真係唔知拒地想點喔!!!

我們心裏的鞭炮馬上狂燒,很快就化成髒話沖口而出!什麽頂丫!屌丫!無一遺漏。

爲了捍衛消費者的權利(其實是洩憤),我們還認真地填了這份意見表:



左邊鉛筆字是Z小姐,右邊藍筆字是我。爲了表示我們不是搞搞震,還填了真實姓名和電郵咧!希望他們能夠正視這種公開自瀆(只是自己爽)的創作!!

結果,在往永華吃糖水的路上,我們又狂爆粗來表達不滿,只差沒有去擧牌示威。

在反高潮的意外中,我本是滿載精彩的星期五,畫上句號。

12 則留言:

ee 說...

真係有咁差?

yanwei 說...

ee
是爛,也是差。

安东尼刘 說...

可怜的炳文叔,老猫烧须,被一班剧场“精英”拖累。
真希望当时在你们的身边,很想听你们讲粗口。(我是不是很变态?)

yanwei 說...

行,你現在打來,我講給你聼。

p/s:我也覺得炳文叔是白。白。犧。牲。了。

Josh 說...

嫣薇,
我想听你用撒娇的声音骂粗口啰。

seasonc 說...

我也很想跟你們一起罵粗口... eh?!!

拿拿拿, 那些有在馬來西亞的人, 請來看我的演出. 12/8-15/8 @ KLPAC, 肯定不會讓你罵粗口!!!!

yanwei 說...

Josh
這點也可叫國家級演員順叔代勞,包君滿意。

Season
給多點細節啦,你那套舞臺劇叫什麽名?你演什麽角色??

安东尼刘 說...

你当我傻gah?打国际电话过去听你讲粗口?!###$$++@#-*!-#¥-%%@@@@&&**^^%%$###@@@(自己讲到不亦乐乎)我比较钟意临场感,下次有机会过来,可不可以当成旅游景点之一?(eh?!!)

seasonc 說...

我的劇名是"Poo by any name smells as bad", 是short+sweet裡頭的其中一部短劇.
我演一個傻海, 很卡通的傻海. 如果你覺得我只能扮"型男", 你!錯!了!!! 我還可以是傻海!!!!!!

yanwei 說...

四順
我不會質疑你的天分和演技,加油。
舞臺才是你應該去的地方。

安東尼
如果你來的時候,此劇依然得以上演,就真係好得人驚啦!

Joshua阿佐 說...

骂得好!
看你们两人的feedback实在是大快人心(关我咩野事?)

yanwei 說...

阿佐
我懷疑你平日壓抑了許多憤怒(?!),才會對我們粗口對號入座,產生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