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09

再生號



同期上映的港產片,除了《再生號》,便是郭富城的《殺人犯》。本來對那個海報造型疑似抄襲《The Shining》的《殺人犯》頗有興趣,但聼了幾位友人形容將之為“十年難得一見的爛片”、“千企唔好去睇啊”之後,便馬上打消了念頭。寫影評的友人將其文章打題爲《殺人犯:是cult是爛是場夢?》,極之抵死。

韋家輝+劉青雲,永遠是個令人有期待的組合。看《再生號》,是爲了這個期待入場,而結果也沒有令人失望。

電影内容探討生死的問題,以一個失去父親的家庭帶出那種失去至親,時間無法磨滅的傷痛。當飾演太太的林煕蕾在丈夫(劉青雲)墓前哭着說出:“十年了,爲什麽還是一樣傷心?” 我想起跟我講過類似一番話的好友,淚水一湧而上。

可能是文字人吧,我對於電影裏頭的某些旁白,那些別有巧思的比喻、描述,鍾愛得很。覺得很切題、到位,又不做作,很精彩。

雖然,電影探討了生死這個大課題,我有更深感觸的,卻是另一件事。那就是:寫小説療傷。

也許,我曾用好長的一段時間,躲在文字裏療傷,讓自己在裏邊重新經歷所有的愛與恨、哭與笑、憤怒與快樂......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自我的痛經過反復觀看把玩,漸漸熄滅,終于平靜。

而最近,我正打算開始另一次的長期書寫,展開另一個思索痛苦、悔恨、傷害與生命關係的旅途,讓一點一滴沉澱在心底的連根拔起,以過去的歷練回饋未來的人生。不可思議的正是,這股力量,來自于一段非常不堪的歲月與歷程。原來這腐壞衰敗的一切,是某種營養,會滋養我們的生命,只是這化作春泥更護花的道理,要許多年後才會明白過來。

8 則留言:

ee 說...

我看了《再生號》。
比較起來,我是喜歡《神探》多一點。

關於《再生號》,都寫了一點看後感想。

物必先朽壞而後生。人,說穿了,其實只是萬物之一,所謂的萬物之靈,還不是自居?

死了,就得「往生」(或者什麼形式、哪種說法也好),就是得"離場"。
當然,對失去至親至愛的思念之情,又怎會被死亡埋沒?但那只限於「情」,而非物質世界。身體朽壞了,只好死亡。

文字的治療,於某些人,是很管用的。?

題外話:今天有朋友跟我說,覺得《殺人犯》"幾好睇"...同埋郭富城演得好好...真的不願置評,因為我無睇過。只覺,真的各花入各眼。

安东尼刘 說...

对啊.....

书写可以疗伤,
试过方知好啊!!

(好像在卖产品广告)

yanwei 說...

安東尼
我以爲你是畫畫療傷的......??

Ee
就我個人而言,書寫首先能最誠實地面對自己,對自己最幽暗的恐懼與痛苦坦白。

因爲療傷,縂少不了反思的部分。

題外話:各花入各眼這件事固然存在,雖然我也沒看過《殺人犯》,不過我選擇相信觀影品味一向與自己相近的朋友,夜君和宣君異口同聲的説辭,對我來説,說服力實在太強了!!

匿名 說...

你好,不知你是否还记得我?你教我用文字疗伤,现在我的心情确实平复了许多。真
的很感谢你。虽然我知道痊愈的路还很长,可是我会勇敢的面对。


Cancer

yanwei 說...

Cancer
只有你可以陪自己走過這一段。
為你默默地打氣。

安东尼刘 說...

你忘了我当年书写了一大篇对b小姐的控诉吗?过后精神/心情真的好很多耶。

很奇怪,画画对于我只有在心情好时才画得出,它并不是我的疗伤工具。可能对我来说,绘画是快乐的东西。

yanwei 說...

安東尼
明。白。了。
抱抱,那個脆弱的我們、脆弱的自己。

安东尼刘 說...

抱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