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09

精神病

今天兩份報紙、不同作者的專欄,内容皆不約而同寫到關於都市的精神病現象。想起常在地鐵踫到大小聲與空氣對話/不斷自顧自罵粗口的怪人、全身上下綁滿膠袋的街頭怪客、健身中心裏頭不停找人聊天倘若不果就自言自語的怪師奶......還有近來與好友們熱談的“外星人”現象......也許,這個世界、現實的生活,令人太累了,累得讓人不得不分裂......

巴士奇遇記(《蘋果日報》)

作者:渣估

在巴士下層,我與一位衣着端莊的婦人對坐着,憑她的項鏈和髮型,我猜她是一名老師。

她忽然自言自語,卻盡是髒話,從太上老君罵到關聖帝君,用粗口把近百仙佛名號串連起來,乘客們對她突然「黐總掣」大為愕然。

大多數精神病患並無暴力傾向,我只是略為提防她屬於少數。她竟天不怕地不怕的把滿天神佛和幽冥鬼靈都×到飛起,遭她喝罵的一眾鬼神,彷彿都擠滿巴士下層。我懷疑她可能學過神打、或看得恐怖片太多。

她身旁的乘客,顯然感到不安,紛紛棄座位而站到老遠,剩下我和中年婦人對坐。我不怕,先後有三名朋友進出過葵涌醫院,略知精神病患康復的過程,也許這女士自行停藥,以致幻覺重臨。我相信,正常人只要定期減壓,已經可以減少患上非遺傳性精神病的機會。

這女士曉得獨自乘巴士、使用八達通,證明她能應付外在世界的結構和規則。只是幻覺來時,不懂分辨它們是腦內投影還是外在現實;而且所謂幻覺,竟盡是觸怒自己的幻影。

我在腦內綵排了多次,萬一有事,如何迅速出手制服她──我捉緊她雙臂,喝道:「 Come back! You're here!」

不能推卸的責任(《太陽報》)

作者:關麗珊

不時有全球快樂指數統計,香港排名必低。我從不相信這種看似科學其實並不科學的數據,除非給我統計學嚴謹的資料支持,否則,我寧願用最不科學的方法去看,即是單憑個人觀察。

富裕地區的人大多賺夠就算,我見瑞士糕餅店下午賣光糕點就收舖,加上歐洲到處湖光山色,精神困擾的人不多。

貧窮地區的人大多窮慣了,沒有餓死已經滿足。我見街上的印度人和斯里蘭卡人常展笑容,信仰普及也是心靈富足的原因之一。

走在香港街頭,遇見笑臉的比率不高,東京和紐約等擠迫都市也如是。途人肉體接近,但心靈相距甚遠,競爭劇烈的大都會容易令人發瘋。然而,在同樣環境的城市中,香港的精神科醫生比例是最低的。

全世界只有很少地方將每日工作十二小時視為「正常」,加上香港貧富懸殊嚴重,城市太光、太吵易令人心情煩躁,長期濫藥者更易精神失常,精神病患者數目遠比政府統計的多。但醫管局仍漠視市民對精神科的急切需求,只管做門面工夫。

我無意寫這類文章的,但覺政府一再搵市民笨,才不得不寫。周局長手上的醫療數據必定比我所知的多,請問本地人口跟精神科醫生的比例正常嗎?

只要高官肯說真話,承擔責任,落實工作,部分港聞版悲劇不會發生的。

9 則留言:

Josh 說...

原来是全城最in的话题啊,
我们都算是潮人(eh?!!)

yanwei 說...

哈哈哈
我也有同感啊!關於這個“最in的話題”
我地好潮啊!
只是這個潮其實也很悲哀!

蝋燭の芯 說...

东京的地铁也經常出現大小聲與空氣對話/不斷自顧自罵粗口的怪人,一般人的反應都很冷淡,大家挺多抬起頭看一眼,然後底下頭繼續玩手機, 看書或繼續閉目養神.

大都市嘛大家都忙於自己的事,很少有人有多餘閒情理會他人是否不尋常.

要做宅男宅女罪生夢死全是個人的選擇和自由,政府管多了豈非多花納稅人的錢難為長命的人不夠錢養老??:P:)

yanwei 說...

第二篇文章的作者關麗珊是名醫生,我相信她是在工作領域的觀察和接觸,促使她寫了這篇《不能推卸的責任》。香港政府一直不願在這方面投放資源,精神醫療服務供不應求,許多精神病人的病況被漠視,導致許多社會悲劇的發生。這已經不是管他人閒事的那種管,而是必須正視的社會問題啊。

ee 說...

真的越來越多....
精神病跟我們有多貼近?搭一程公車(最好是駛往偏遠地區的路線)便知道。

香港人的生活壓力水平之高,可以在他們往往只會在"放假時才病倒"來看喔...
而且好似越來越多青少年濫藥...很恐怖呢!

我們的社會,病了。

yanwei 說...

ee
有一天,我(又)在地鐵碰上在手舞足蹈自我對話的人。
我靜默地想,如果有一天,車廂内大半都是這樣的人,我這種沒有類似舉動的,才是“精神病人”啊。

我也覺得青少年濫藥,是精神病人以外的社會計時炸彈。

安东尼刘 說...

我也有类似经验,而且到现在还印象深刻!

是发生在我高中的时候,那时还有那些红色的雪兰莪长巴士。我去逛了茨厂街后要回家,搭了雪兰莪长巴士,不经意坐在了一个华人阿嫂的身旁。起初没事,突然她和我讲起话来,但不是一般人初相识的那种谈话,而是她自言自语,但却对着我讲。我开始只是觉得意外,但却没有害怕而走开,因为她并没有携带任何危险武器,我只当什么事都没发生,静静的坐在一旁听她讲,也不给她任何反应直到到我家的车站就下车了。

yanwei 說...

你年紀輕輕就這麽鎮定,真是————英雄出少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安东尼刘 說...

我都系甘话,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