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09

外星人

2月去台北時,Eric順便約了他在英國念書時的中學死黨Thomas出來聚聚。Eric說,英國中學的華人很少,所以校園裏僅有的幾個香港和台灣人,感情會特別好。所以,即使後來進入不同大學分道揚鑣,仍然保持良好聯係至今。

Thomas是犯罪心理學碩士,正準備攻讀博士,與此同時會定時到監獄輔導殺人犯。

我極之感興趣,問了許多。Thomas輔導的殺人犯,皆是重犯,有幾個還是連環殺人犯。

我問,到底這些連環殺人犯心裏想什麽啊?

Thomas說:“不管他們是爲了什麽原因殺人,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他們從不認爲自己所做的事情有錯。他們擁有顛倒的價值觀,已無法用常理去理解,常人想破頭也不會明白他們的想法。”

我們就這個話題延伸,Thomas又說:“基本上有心理問題的人,都不會自覺自己做的怪異行徑是有問題的,所以縱容自己沉溺。”

我記得亦舒講過:“一個人的心便是一個世界。” 一個思想有偏差的腦袋、一顆扭曲的心靈,即使生活在同一個地球,都是我們所不能理解的外星人。

17 則留言:

家勤 說...

那真的是一个我们没有办法理解的世界。

ee 說...

無法理解,我們還願意包容嗎?
我有時會想...

若然自覺「有問題」,就怎樣都做得不自在。殺人亦如是。

你看陳振聰,就領略到那種自我沉溺的道理了..唉..

Josh 說...

我也看过忘了好像是郑少秋的访问,
问他怎么样把坏人演的丝丝入扣,
他说相信自己做的是对的。

又,如果世界大多数都是价值观扭曲的人,
所谓价值观正常的人可能就是外星人了。
来人,将没有杀过人的统统抓起来!

yanwei 說...

ee
如果沒有“殺到埋身”,我相信我們尚且願意去明白是怎麽一回事....

你說得再正確沒有。若然自覺“有問題”,就怎麽做都不自在。能做得“落落大方”的,肯定是因爲沒有這份自覺(哎什麽廢話)。

Josh
幾個禮拜前跟友人茶聚,各自談起我們遇到的“網路怪客”,都有個結論:仿佛許多人都有心理暗病,正常人越來越少,會不會有一天正常人會被邊緣化,我們要“少數服從多數”,正常的變成不正常?

蝋燭の芯 說...

這一篇很有趣,怎麼研究起犯罪心理學了呢?
我在大學有學過一點皮毛.
你文中提到的,"外星人"相信自己是對的,和基督教裡的信住得救很相似呢.由於有信,當成是真的,所以取得所要的助力.

做為一個寧聽者,我不會去否定任何人的活法.只有耐心去寧聽和引導.
佛家說,懂得多,有時是一種所知障.
不知道你怎麼看?

安东尼刘 說...

对那些杀人犯来说,我们也是他们眼中的“外星人”,他们一定会很奇怪为什么我们不杀人的,太怪了。。。

yanwei 說...

蠟燭
我對你說的沒有任何特別看法咧。
寫犯罪,因爲在寫一個心理驚慄的故事,這樣。


安東尼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實在太絕了
我愛你!
我要在故事加入你的觀點

Joshua阿佐 說...

yanwei,你这样不可爱哦

:P

yanwei 說...

阿佐
你要寫這麽刺激性的文字來刺激我咩..........Ehhh????

蝋燭の芯 說...

奇怪了,你怎麼會對這一類故事內容的題材有興趣?
也許芹菜蘿蔔各有所好吧,身為你的讀者,我比較喜歡溫馨,溫和的人性素描.

舉個例子,寫一些香港市民的生活面貌,刻劃
美好事物.香港雖然是個商業化的都市,卻不乏非常美好的一面.第一次去時覺得那裏很我們家祖輩的氣息,很美好.很多朋友都轉移據點在那裏生根,你在這麼一個都市生活,好幸福!

以大家口中的猛龍過江才女的文筆和才華,應該不會令人失望的,對嗎?
我一直是你的粉絲,雖然說是在網路上的相識,茫茫人海中也是一種緣分
祝福你.祝福你每天所看到的,感受到的都是美好的事物.

yanwei 說...

蠟燭
謝謝祝福。
關於創作動機,這要侃侃而談的部分,我留待以後應付記者的提問。投資方不允許我在這階段透露太多。

安东尼刘 說...

哈哈哈哈哈,谢谢。版权费leh?!!(eh?!)

yanwei 說...

安東尼
你要跟我這麽計較咩????
難道你不愛我????

sukigoh 說...

嫣薇,如果我说我有一个朋友也在念犯罪心理学硕士班,你会不会觉得我说的这句话似曾相似呢哇哈哈。不过我说的是真的,嘉慧可以作证(现在的情况不把嘉慧拉下水我有被重新被编到另一组的可能性。我怕)

yanwei 說...

suki
現在hor,我懷疑你很manipulative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泥土之光影 說...

好像每个人都有自我催眠的能力.
我要我变成这样这样这样,然后有意识或无意识的就变成这样.
我相信我是这样这样这样这样,然后有意识或无意识的就变成这样.

Kai Yew 說...

但是从某些动物的观点来看,我们人类可以尽情享用肉食而无一丝罪恶感,应该也一样难以理解吧?都是同一个动作,只是加害对象不一样而已: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