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09

可惜我不是月亮。走到天荒地老。



前兩晚看了電影走回家的路上。夏夜,沒有涼如水,更沒有星滿天,徐風還帶點熱。慢慢地走,快到家門的時候,看見這躲在樹葉後扮怯羞溫柔的街燈。但還是太刺眼。

你還記不記得上一次跟某個人在月光下漫步,想一直走,走到天荒地老去,是什麽時候?

24 則留言:

Josh 說...

记忆中有两次,
都在香港了。
一次在长洲看完抢包山,
在月光下走到沙滩,
见没有人,
就一起脱光光下海。
另外一次派对后在摆花街,
和刚刚喜欢上的人漫步到天亮,
然后一起到附近的茶楼饮茶,
和阿叔阿婶们挤同一张枱。

yanwei 說...

小鯨
太蕩氣回腸了,尤其是第一次。我竟然鼻子一酸。
請授權於我寫進任何一個適合的劇本裏頭。
我在香港第一個愛上的街名,正是擺花街。

miaoti 說...

我没有,不曾有。。。
但是我记得最近一次,自己在月光下,漫步,是在香港尖沙嘴,呵呵。

那时,凌晨一点多。
街上人稀稀落落,很多的士停在路边。
我在茶餐厅吃了个炖蛋和餐蛋面。
隔壁台不知是韩国还是日本男生不断往过来。
只要我一个signal。。。

我假装没看见。
抽了烟。
散步回酒店。

竟然很满足,凌晨独自在陌生街道上。
一点也不怕。

Josh 說...

嫣薇,
可以啊。
如果拍成片,
要记得叫我看。

seasonc 說...

2004, changkat tongshin.

蝋燭の芯 說...

這一篇,特別有感覺
呵呵!在上海的南京東路.幾乎忘了幾年前的景~

Josh 說...

季节,
Changkat tongshin是不是Elcerdo那条街?

匿名 說...

2009, phuket's patong beach

CY

人鱼球球 說...

漫步就沒有,但是在街燈下,汽車裏談得難分難捨就有,就像昨天才發生!

seasonc 說...

ahhhhhhhhhhh??????????
i x tau apa itu elcerdo la.

yeelee 說...

嫣薇,这种缠绵爱恋的一起走,是多么的美好时光啊。
你的这篇文让我想起当初的爱,如今真的需要翻新勇气再继续坚持的一起缓步走下去。

miaoti 說...

哈哈,SEASON :

那是一家德国餐厅,在OLe对面。

yanwei 說...

小鯨
會的,會的——會寫的會拍的,會告訴你的。

四順
你沒有去吃過El Cerdo的德國豬手咩?幾乎可用譽滿全城來形容。

anyway,我馬上可以把你在Changkat Tongshin的身影立體化。那一定是很難忘得一段路。

miaoti
一個人的滿足,縂好過兩個人的寂寞。
試過跟一個完全不對味的人陰差陽錯地要走一段,那種不知講什麽又不得不找話題的感覺.......也是一絕的難忘。

yanwei 說...

yeelee
你真是個情懷浪漫的媽媽。:)
生活,已是一段又一段的緩步走。

人魚仔
你的那種太sexual了,不算不算!!

蝋燭の芯 說...

絕!你上面那一段話:一個人的滿足,縂好過兩個人的寂寞。
寫得妙!:)

人鱼球球 說...

在車裏只是聊天,這樣都太sexual?

Josh 說...

Miaoti,嫣薇,
不是西班牙餐馆吗?
El cerdo好像是西班牙文猪的意思。
还是西班牙混德国?

季节,那里有出名的乳猪,用碟子来切以示脆+嫩,之后还有碎碟仪式。

yanwei 說...

人魚仔
難道你們兩個會一本正經坐着聊完全沒有動手動腳????

小鯨
是這樣的
El Cerdo在西班牙文是The Pig的意思
老闆&縂廚是法國長大的德國人,在法國開餐廳時還得過米芝蓮一星,對豬肉料理情有獨鍾。我和他談過肉骨茶他也是頭頭是道的,完全能分辨檳城、巴生、吉隆坡等不同地方肉骨茶的差異。
你知道啦在馬來西亞開宗明義說要開豬肉料理專門店,拿執照恐怕諸多麻煩
索性放西班牙文這樣瞞天過海
總之裏頭可吃到好好吃的豬肉大餐。

Josh 說...

嫣薇,
我记得叫那里有个叫“阴阳”的甜品也好吃啊。里头好像有覆盆子和茶叶。

yanwei 說...

小鯨
你說的甜品,我倒是沒吃過呢。

Joshua阿佐 說...

连elcerdo你也头头是道,
我更加崇拜你食神的地位了!

抵达伦敦的第一晚,
跟情人沿着泰晤士河走。
体验两人当下,多于欣赏美景。
当时以为,
决定一起旅行就能安然度过最大考验。
没想到后来还有另一关。

yanwei 說...


我覺得如果兩人平時過的是同居生活,履行反而不算什麽考驗。

散步是感官的流動多於體力流動,所以,我喜歡散步,和情人或好友都好。只可惜,KL可以好好(安全)散步的地方,似乎沒有。

Joshua阿佐 說...

大概是我词不达意
当初一起旅行
是给彼此一个机会
看有没有可能复合
结果真的就走回一起了
我很感谢自己做了那个决定
好的,就说到这里

这样说,你懂了吧?

yanwei 說...

唉,你早講清楚嘛
不是人人都會有這麽奢侈、高級的復合行動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