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09

變態

在加愛處嘻嘻哈哈談到變態,她說:“物以類聚,你也是變態的對不對?” 我哈哈哈地直認不諱。

如果沒有文明和教育,或者我在具有嚴重問題的家庭中長大,成爲心理扭曲的非常人,可能一早是個殺人狂吧?要不然怎會每次看到什麽肢解謀殺新聞,都好像讀小説那麽津津有味?行山經過人煙罕跡的山頭,第一個想法是:這真是棄屍的好地方。接着想的是:如何把屍體運上來?日常生活所見一旦被觸動便有瘋狂的毀屍滅跡大計,好像隨時準備殺人一般。

記得幾年前和女友坐上領隊的越野吉普車,到Ulu Langat的山中去Jungle trekking,一路上不是黃泥滾滾就是深山野嶺,整程車我癡癡地看住窗外景色入神,人家還以爲我為大自然美景陶醉。忽然,我轉過頭跟女友說:“其實,這一路上我都在想,如果殺了人載來這裡,把屍體往這些山坑一推,屍體馬上滾到十萬八千里遠,一個人從此在世上消失,多麽乾脆利落。”女友聼了大笑起來,還當作她笑我變態,怎知她說:“我剛才想的也是這些!”哇,認識多年才知道彼此的“癖好”,我們相視狂笑起來,開車的領隊聽見我們的對話,結巴結巴說:“你.....你們不會在這裡向我動手吧?” 聼起來似是為自己倒霉碰上一對“末路狂花”心驚不已。想到他以爲我們會隨時在背包拿出牛肉刀架在他脖子上,又或者臨死前對他淩辱一番,我們倆更是樂不可支,笑得快瘋掉,而領隊聼着我們兩個女人癲狂的笑聲,大概真的認爲我們快要大開殺戒而他自己命絕于此,臉色煞白。

上次回馬跟天后談起他的台北溫泉經驗。他說,其中一個最熱的泉池,硫磺味也非常濃,令他馬上想到:殺人以後整具屍體丟下去溶掉好了。出於同道中人的理解令我笑得暢快又有深意。詭異的是,我們不會想怎麽殺人,我們只會想要怎麽毀屍,咩事呢?物以類聚,信焉。

23 則留言:

Josh 說...

我有时候也会想耶,
有时候会想如果一天不小心杀了人,
要怎样处理尸体哩?
要怎样分很多不同方式来处理才不会被发现?
要怎样才不会很累?
要拖尸体应该很累...
去到一些地方有时也会浮现适合埋/丢/抛/烧/等等处理尸体方式。
好像很认真地想自己有天真的会不小心杀人那样。(目露凶光)

yanwei 說...

這足不足以構成解釋,爲何我們莫名其妙被對方吸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yanwei 說...

講開又講,你有沒有發現?我們只“沉迷”于如何處理屍體,關於怎麽殺人是不管的。

Josh 說...

对呀,嫣薇,哈哈,
我们都“沉迷”于处理尸体。
我还会想,如果我用搅拌器,
骨头怎么处理?等等等等。

安东尼刘 說...

我有时被我母亲烦到想过要杀死她,是不是很变态?

幼幼 說...

我会被朋友说变态是

被抽血的时候,看到红色液体从自己的身体流入针筒会有莫名的兴奋感。

打针的时候,看到针头扎入自己的皮肤,也有少许兴奋。

拔牙,当牙齿被连根拔起的霎那,我也很兴奋。

yanwei 說...

Josh
哇,你還想過用攪拌器??這以後又提供我另一個聯想了,哈哈哈.
昨天晚上去food tasting,日本料理,看那日本大師傅刀法如神切魚生,我又“發作”了,想到,他雖然不是屠夫,不過殺了人要碎屍,應該也沒有難度吧???

安東尼
有點不一樣也,我們是純粹的幻想,沒有特定對象的,你這個應該多少反映了你内裏有積怨和積鬱.....你千萬不好一時衝動呀!!!不管那個導火綫有多麽勁,你都要一字記之曰:化!

幼幼
我想,我們人性裏頭多少存有暴力的血腥的基因(別忘了我們的祖先是原始人,而之前可能是猿人(動物)),只不過我們被文明和教養馴服了。

mugmug 說...

看了《Volver》后,我觉得处理尸体真的很麻烦。尤其还要骗人说那个死者去了哪里以避免引起任何怀疑。
我也是常常幻想要怎么处理尸体,杀人那个part反而没有想到。。

hutan 說...

如何处理尸体,不妨找找泰国电影“69”参考参考或是对照对照。

路过

seasonc 說...

我也有想过几个杀人计划!!!!!!

seasonc 說...

哦我是用刀,痛快的斩件。只是常常在担心地上会沾满血迹,洗不干净。也想过血衣怎样处理,后来想到了,烧掉!

seasonc 說...

唷以后有碎尸案,不管我的事。我想罢了。讲便便先。

yanwei 說...

hutan
你不是路過的,你是那個“春城何處不飛花”的城主花!滿!樓!

season
你有沒有想過殺誰呀?

mugmug
你最常想到處理屍體的方法是什麽?
(天啊,我們這班“沉迷”于處理屍體的人是不是可以結盟了?)

Josh 說...

季节,
我想过地板问题。
用水冲掉。然后赶紧去装修,铺上新地砖。
不然买那种baby用的塑胶泳池,在里面解决。就不会弄脏地板。血倒进马桶,小水池烧掉。
万一有那么一天,
不要跟法官讲是我教的。

seasonc 說...

不实际不实际。你杀他的时候不可能讲等下,我要拿我的塑胶泳池出来。
如果装修,就会惹人注意,好端端装什么修?
再来!

匿名 說...

杀人最好的方法应该是用锋利的冰棒,冰可以短时间溶化成水。对吗?

CY

yanwei 說...

CY
這個點子很福爾摩斯或Agatha Christie!Anyway,現代的律法,沒有兇器是不是也可以入罪?

Josh 說...

季节,
paiseh paiseh,
我以为你想的是处理尸体。
怎么杀人我到没有想过,
只是每次在想万一不小心杀了以后,
要怎样处理leh。

匿名 說...

沒有兇器应该不可以入罪吧。总觉得杀人不宜在单独一对一的情况下进行,应该在人多繁忙的地方,就像日本或香港的路上,每每当绿灯转红,200-300人涌着过马路。你可以带着冰棒穿插于人海,瞄准对方的左胸膛,狠狠把整枝冰棒插入,让鲜血快速融化冰棒。

切忌,冰棒不宜太长太大,否则多余的部分有点碍眼。冰棒融化的速度也必须拿捏精准。

总之,杀人太麻烦了。

CY

安东尼刘 說...

对啊,怨的确是有一点,但详情就等我们有机会见面时才谈。
不用担心,我很爱我母亲的。:)

yanwei 說...

Josh
你說我們是不是有“屍戀癖”???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安東尼
好的,我永遠願意為你聆聽。:)

家勤 說...

哇,你们很恐怖。
你应该看看九把刀的小说,暴力美学。

我也写过一篇杀老公的短篇,嘻嘻!

yanwei 說...

曾經嘗試閲讀九把刀
只能說是不同年代的人,有代溝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