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09

答你

收到你的SMS,我在酒窖裏品酒,很舒服的環境,那裏是目前香港最大的酒窖。

我拿着手上的酒杯,讀着你的sms,遠離人群站在一角,想了一想。

人性的寂寞,可不可以歸類為這個年代的“精神性疾病”?有很多人因爲寂寞,做出失控的事情,較可悲復可怕的是,他們不自知。或者是知道,沒有打算從源頭去根治。

譬如,已婚的男女,可以日復一日與伴侶生活、做愛,卻沒法跟他們開放心中的想法和心事,心靈累積了無法訴説的寂寞。記得有位作家說過,男女之間最諷刺的事情,是赤裸相對原來遠比豁開内心更容易更自然。性器官緊密結合,心與心之間卻遙遙相對。

也許,有的人,根本不懂自己爲什麽戀愛或結婚吧?以至就算有了伴侶,心底依然失落與不平衡,在關係中不時想要脫軌,卻連自己在追尋什麽也搞不清楚。自己給自己難解的寂寞。

有時候我會想,是不是因爲有許多寂寞的父母,所以製造了這麽多寂寞的生命。

寂寞已是世界性惡疾,隨著互聯網的盛行,它爆發得比任何流感更無可救藥。

自覺、自律與自愛多麽難能可貴。

爲什麽畏懼寂寞,逃避寂寞,又想要填補寂寞呢?被寂寞突襲時,爲什麽一定要捉住一個人一件事好像救生圈緊緊不放才能暫時安放自己?好好地面對它,跟它相處,感受一下它的存在,不好嗎?

說出來好像在曬命,但這是真的,我不怕寂寞,我怕的是,寂寞的quota用完。

我喜歡寂寞,心靈有一種孤絕的清晰、知覺有更深的敏銳:我的憤怒、我的委屈、我的不安、我的哀傷....我内在的情緒,沒有寂寞,就沒有相處空間了。只有寂寞的時候,我可以跟它們好好對話,了解它們在那裏來,該往哪裏去。沒有寂寞,我無法深深聆聽自己。

那個當下,我隔了十萬八千里,靜靜地陪伴,靜靜地跟你一同美好地寂寞着,你感受到嗎?兩個人的寂寞,一同分享。但我們之間,其實一句話也沒說。





這就是收到你sms時,我身處的酒窖,外頭還有個海景大陽臺,如天氣好,真的可在那裏和三五知己慢慢消磨時間。

猜一猜,我遠離人群,是站在哪一個角落,啜着紅酒,跟你“心靈對話”?

5 則留言:

marco 說...

是真的,只有在寂寞的時候,看到的自己比較清晰。寂寞只是一個情緒,千萬別逃避,和寂寞對話,就是學習和自己相處。

我猜你應該是選在酒槽間--那里適合醞釀寂寞。

Yun 說...

我也是覺得寂寞沒甚麼可怕。懂得自處的人﹐都會習慣與寂寞為伴吧。

yanwei 說...

Marco
果然是很厲害呀,在這麽“醉人”的氛圍下,仍能清醒地看穿那裏適合醖釀寂寞。:)

Yun
不止是習慣,簡直是享受!

蝋燭の芯 說...

整篇文字裡,我只理解了以下:

「那個當下,我隔了十萬八千里,靜靜地陪伴,靜靜地跟你一同美好地寂寞着,你感受到嗎?兩個人的寂寞,一同分享。但我們之間,其實一句話也沒說。」

安东尼刘 說...

寂寞只和有灵慧的人打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