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9

病人

昨天訪問了一名護士,提及她的病房記事,讓我想起了許多事情。

其實,我由衷佩服,這些可以在“負面磁場”長期工作的人。要妥貼地照顧病人、確保醫護程序沒出錯,還要懂得自我調節心態,是非常不容易的啊。

我對“病人”這回事,並不感到陌生。因爲媽媽在好幾年前曾經經歷重度中風,一度四肢癱瘓、不能言語,生活上無法自理,完全得依賴家人照料。那段日子,套友人說的一句話:“足以把人磨練得很深很深”。我們度過了許多不斷流淚痛哭又不斷振作的日子。幸好後來踫到一位醫術和醫德都很好的中醫,在他的治療下,病情才有起色,慢慢進展到活動自如、恢復語言能力,現在出國旅行也沒有問題了。

最近是Eric的嫲嫲,從證實患上肺癌到病逝,不過是短短一個半月,期間都是老伴媳婦女兒在幫忙照料。後期性情大變,令日夜侍候的親人都很難過。

病人需要家人的愛與扶持去支撐自己,但同時病人的多疑、敏感、脆弱、自卑......也會很直接地像利刃般傷人。但因爲無法分擔病人肉身上的痛苦,所以我們會默默承受這些傷害。我相信,近乎所有的病人在病痛的折磨當中,都會很自然地極度“自我中心”,無暇顧及身邊親友的感受,而我們受到的傷害,就只能靠自己去平衡。那種心力交瘁的滋味,是不會忘記的。

要諒解一個人,就要代入他/她的角色,只是有些感受非得親身經歷才能明白,譬如病苦的痛楚。如果如果,萬一有天自己得受病來磨,會不會是個比較豁達和懂得體恤他人的病人呢?想到這裡,希望考驗千萬千萬不要降臨,人性太軟弱,往往不堪一擊,分分鐘我會變成比起我親身感受過、領略過的,惡頂一千倍。

11 則留言:

加愛 說...

嫣薇,
抱抱

Joshua阿佐 說...

所以要常保健康!

所以要继续去行山!


(我根本是来闹的)


有正事想跟你谈,电邮里细说

yanwei 說...

加愛
抱抱抱。


別閙,快寫來。

蝋燭の芯 說...

恩,病痛是悲慘的,如你所說,近乎所有的病人在病痛的折磨當中,都會很自然地極度“自我中心”,無暇顧及身邊親友的感受.你解析得很貼切.

讀到這一篇突然想起不健康的父母,心裡不禁又憂慮了起來.怎麼可以換回他們的健康呢?

我的日本助產婦護科好朋友說,她們的工作還要調整自己去幫助產婦面對死亡呢,看到產婦的胎兒死掉,得若無其事地幫助誕出死胎,安慰當事者面對現實,輔助她們走出黑暗.

醫療現場的工作人員真的很偉大.一邊要照顧病患,且要妥善地調節自我身心.

你真堅強啊,佩服.

y.e 說...

很贴切。 身同感受

yanwei 說...

蠟燭
活好自己讓父母安心已經是最大的孝順,生老病死又何嘗是我們能主宰的?

y.e
願一切安好。

Josh 說...

我好朋友的父亲患了癌症,
她毅然决定从伦敦回到马来西亚,
照顾并花时间陪她父亲。
我常常在想,
我应该没有她那么坚强,
也没有她那么孝顺。
抱抱她。
嫣薇,
也抱抱你。

yanwei 說...

Josh
照顧病人,自己也會變得成熟和堅強。
現在回想起來,辛苦的日子,内裏還是有得着。
願你的好友與家人安好。
抱抱。

雪芬 說...

.....
嗯,做医药不简单...天天面对的是生老病死...在那个世界里没有勾心斗角,没有贫富美丑之分.....逼我们了解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我在医院做过,心理负担太重。最后还是跑回出来药剂行做,至少见到的病人是可以来药剂行买药的,不是躺在床上的.....

嫣薇,亲亲。

yanwei 說...

雪芬
做人啊,其實心靈和肉體都脆弱。
這是爲什麽我們要堅強的原因吧。
為着所有曾經很深很深的磨練,親親。

安东尼刘 說...

抱。无言。心烦又心伤的事莫过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