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09

懸疑

有時候跟友人間的“心有靈犀”,實在難以解釋。

譬如馬可和我曾經兩度不約而同差不多時間更新blog,寫的都是有關“有軌道的交通工具”,小眉小眼的絮絮訴説。昨晚他寫火車,我(又)寫地鐵了。

譬如昨天下午在練的部留言,本來打出“等你住下來了,我會給你寫信”,心念一轉,哎,話講得太早了吧?人家還有許多事還要煩呢,這點小事不用煞有其事地事先張揚。於是,把打出的句子刪掉,只留下“這篇很感動”。

晚上Eric回家,手上拿住信件,其中夾着一張明信片。看到圖畫上的一片薰衣草田,我心底馬上“叮”一聲作響。

無法解釋的懸疑意念。

1 則留言:

chris 說...

this is call " match " . he 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