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9

自覺性

讀到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

培养自觉的能力 吳淡如

因为赶时间,所以当这辆出租车一驶过来的时候,我就匆忙上了车,上车没几秒钟,我就开始后悔了。

窗外明明是白花花的太阳,但置身在这部冷飕飕的车内,眼前竟然暗无天日,原来这位司机在后座玻璃贴了黑到近乎不透明的隔热纸。

贴这么黑的隔热纸不是违法的吗?莫非他别有居心?我很犹豫,是不是该马上付车钱下车算了?

司机是个一脸严肃的中年人,车开得很猛很快,如果我提出要马上下车的要求,他会不会……

我的心里七上八下时,他开口同我说话:「最近生意不好做,一整个早上,才载到妳一个客人,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我的眼睛很尖,每次有客人要拦车,我都赶快抢着冲过去,但客人总是宁愿坐下一部车,尤其是小姐,都不肯坐我的车….现在台北市的出租车实在太多了,生意不好做….」

听他这么说,我松了一口气,原来他还搞不清楚问题出在哪里。我说:「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车窗的隔热纸实在太黑了?女生会觉得不太安全。」

「这是没办法的啊,我每天跑车跑很久,中午常在车里睡午觉,阳光那么大,晒得很不舒服,女生不是也怕晒太阳吗?」他理直气壮的说。

她们是怕晒太阳,更怕遇上歹徒啊。既然他坚持自己是对的,我也没有再「批评指教」下去。何况他把车开得那么快,我再和司机辩论,不是增添了自己的危险吗?

还有一次到一家老咖啡馆和朋友谈事情。我们一边聊,服务生和店长之类的人也一边在大声聊天,说是经济不景气,生意不好做,客人都不上门,可能是门的方位弄错了,应该找个风水师来看一看。这时,隔壁那「唯二」有人的桌子,有位小姐希望他们给杯开水。服务生竟然大声对她说:「小姐,我们不供应开水,可不可以点杯果汁?」

小姐说,她要吃药,就是要开水。难道店里都没水吗?

「当然有,可是我们老板规定,不能够供应客人开水。」

就为了一杯水,双方闹得很僵,那桌客人付了帐,扬言再也不会来服务这么差店。服务生转过身来对我们说:「规定就是规定,要讲理啊,我也没有办法。」我们没有答腔,虽然我们没受到恶劣待遇(因为我们没要水),但朋友和我都发誓,再也不要来了。

很多人遇上了问题,常责怪外在的环境,或时运不济,但真正的问题往往是被自己故意忽略的。

看起来很简单的道理,都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有「自觉能力」是多么不容易啊。

有自觉能力的人,在遇到考验时,会先估量情况,想想自己到底有没有问题,不会先把问题推出去。虽然,把错推给别人或运气总是比较容易的。

有自觉能力的人,也不是会碰到倒霉事时,先送给自己千斤重的罪恶感,而不想做任何的改善措施。我看过不少人,擅长扛的是的罪恶感,而不是责任,不过是把罪恶感当成另一种逃避的招术。

自觉是不和环境对抗,也不和自己对抗,冷静观察事情原本的模样。不但能够帮助自己,也是真正的改运妙方。

XXXXX

我和好友都愛說,這個世界不會死錯人,通常指的是,一個人的際遇長期不佳,不會是運氣不好那麽簡單。而真實的案例是,我們身邊某位朋友有點小才華,辦事也很盡心盡力,但才華努力稍遜的人都上位了,只有他多年來還在原地踏步,甚至有點開倒車。他常自嘆運氣不好,覺得自己已經很努力了,還是懷才不遇也沒有辦法。在折衷心態下,他倒是培養了一套隨緣不強求的命運觀,讓自己好過點(可是又不時會埋怨命運不公,對他人的成就酸溜溜,咩事呢?)。實情是,他爲人自我又倔強,處事不圓滑,常在職場上得罪人卻不自知,對他人的好意勸告全在自我保護心態下迴避抗拒掉甚至反彈甚強,是以從未長進。最後,他無意得罪的人,不會再想跟他合作;好意勸告過他的朋友,也不會再三自討沒趣......是以事業從未有突破。這樣的際遇,真的是命定嗎?還是個性所驅使?

所以,培養自覺的能力,很。重。要。至少,即使是死,也不會死得不明不白。

8 則留言:

幼幼 說...

我也读了这一篇吴淡如,所言甚是。

安东尼刘 說...

你那位朋友或许需要遇上大困难才会领悟到而让心房打开,就像我酱,哈哈哈。

6,7年前的我也是这样子,认为只要努力,成功就在不远处。所以表情永远硬绷绷,认真而严肃,和同事讨论事情也是不会随机应变,说话很倔。过了这些年来的挫折,实在很庆幸上天肯给我那么多考验让我改变,重生,更加懂得如何配合同事和运用技巧来让自己工作更顺利。

对我来说这也是一种前世修来的福啊。

祝福你这位朋友。

ee 說...

所言甚是。
懂得自覺,簡直就是得到全世界。因為世界在自己心中了。

yanwei 說...

安東尼
所以,我常覺得,再差的經歷,都會有正面啓示,在於你怎麽看待。恭喜你!不是每個人都能走過逆境,然後得到新生!

蝋燭の芯 說...

好久沒在你家留言了,這次看你些那麼多, 忍不住想說幾句.

說起吳淡如,記得我有個妹妹很喜歡她的文字,家裡有數不清她的短文.記得吳姐姐筆下曾帶過弟弟早逝打擊之下受盡憂鬱症的折騰的往事.難得得是她康復了之後.經常以自身的體會和讀者分享其擺脫黑暗的秘笈.銀幕上的吳姐姐也是精力旺盛的主持人,臉上完全看不出她筆下描述的晦暗痕跡.我呀,生理症候症都會要死不活得了,佩服吳姐姐總陽光普照.

有段時間看她在銀幕的曝光率很高,近來好像突然銷聲匿跡了,不知道吳姐姐近來可好(不對,也許吳姐姐並沒有間斷過談笑風生,是自己不看電視少留意所以覺得她不見了.呵呵!

讀你舉出的例子,腦袋浮現一個大馬姊妹口中的新加坡cab driver嘴臉, 她說新加坡人最叫人討厭的地方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什麼都抱怨個飽窩.
對於這個說法啊,我也曾體會過,有時覺得不怎麼耐煩,後來轉念一思,其實抱怨或將不是”転嫁”他處其實也許只是小市民小人物生活中的一部分,在宣洩中日子比較好過吧???

個人覺得, 一切都是媒體的罪,既新型流感又金融危機,搞得全世界都在嘆嘅經濟不景氣,你遇到那個司機不過人云亦云,其實生意好不好,和車子用隔熱紙不一定有直接關係吧?

當新型流感剛傳出來時,事業夥伴和家人都擔心得得不得了,一邊讓我放慢腳步,另外一方放叫我暫時別回來日本.一個朋友將婚宴也延後了,白白浪費兩張機票.

我告訴他們,不要每天去追那些負面的消息.那不過是當政者們搞的花樣.我當然不改原定的計畫
看吧,這麼鬧一鬧東京的口罩賣到斷市,正好助長經濟循環.不用送錢給外國人就達到加速內需的作用.

yanwei 說...

蠟燭
是不是你把文章讀得太快了?那個司機的例子不是我提出的,那位司機當然也不是我踫到的,那都是吳淡如小姐的文章所寫的。

安东尼刘 說...

是啊,谢谢。有时看到自己获得改变和重生的机会时,除了感恩,我还有点害怕,害怕这是上天给的最后一次机会让我领悟,怕以后可能会有挨不过去的一天。所以我要“储足马力”以备不时之需。

seasonc 說...

正如我昨天在住家附近的街上要買原子繩, 走了两家, 店家都臉黑黑的. 店在拍蒼蠅沒有錯, 但是臉黑更趕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