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09

美髮小鋪

初來香港的時候,重新尋找可信賴的salon是我一大問題。初時想買個安心,試過幾家的所謂名店,幾百塊剪個頭髮那種,效果和感覺也不過爾爾,深深體會有時候價錢未必跟素質挂鈎。有一天,心血來潮想到住家附近的美髮鋪試試,走到鰂魚涌去,美髮店三步一小間,五步一大間,真讓人不知從何選起。偶然瞥見在紅綠燈轉角處,有家店面是落地玻璃但不貼任何美髮海報,全白色裝潢唯一色彩是橙色招牌和椅子的小店,在一衆街坊美髮鋪中顯得清清爽爽並小小帶點格調。好吧,就這家了。推門進去,只有八個位子。店員問我想找哪個美髮師,我說無所謂,反正第一次來,你們推介吧。坐了一會,來了一個師傅,樣子還挺像草蜢的蔡一傑。循例問我想要怎麽剪,我說你是專業的交由你決定,我只要劉海短一點,我喜歡短劉海。師傅點點頭,開始揮剪。他很專注,很沉默,全程剪了整個小時(需知道我的是短髮而已),都沒有向我打聽你住那裏、做什麽、家裏有什麽人.....諸如此類;更沒有一邊剪一邊說你的頭髮很乾不如做treatment吧、你的頭髮全黑很死板不如染髮吧、要不要燙一點波浪看起來比較性感......生平最怕那種喋喋不休的美髮師/美容師/美甲師/按摩師......不是打聽隱私就是硬銷,我會想死兼沒有下次。他的沉默讓我感到自在又安心。頭髮剪好吹好一看,正正是我喜歡的樣子。心裏一聲喝彩,為自己的走運感到慶幸,認定以後就是他了。這個年代懂得沉默是金的服務業人士並不好找,難得踫到一個,如果技藝略遜我也能接受,更何況他剪髮如此細膩和專心,又能剪出我想要的髮型。一年半下來,我們見過六七次,每一次的對話只有揮剪前的“想點剪?”“好似上次甘。”,還有離開前的幾句:“幾多錢?”“一百零八。”“唔該曬。”“唔駛客氣。”好算長氣了。

7 則留言:

xiao zhu 說...

我的要求跟你一樣。以前好辛苦才遇到一個,可惜後來他移民了。這幾年都遇不上合意的。

caymee 說...

Agnes,您的文字让我体会了沉默也可以是一种美,让人舒服,我绝对举手赞成。怀恋你在女友的文章,期待你的回来。。。

angel 說...

你这篇文字说到我的心里去了。我真的很怕遇到那些老问我在那里工作、住那里,不然就是拼命推销、甚至吓你如果不做treatment或不用某种牌子就后果严重的理发师。直到最近才遇到一个不打听私隐、即使推销也只是随口问问而不hardsell,但是说到该染什么颜色的头发却能给听起来很专业的意见的。我想我以后都会再去。

匿名 說...

完全赞同你所说,最怕问长问短的美发师和美容师。花钱是要买享受,碰到这种长气袋还要费神应酬一番。

Shirley

yanwei 說...

xiao zhu
那你豈不是一直在換髮型師?我只要踫到多話的,都會有陰影,不會再去幫襯。

caymee
沉默不止是一種美,還是一種麽美德。

angel
許多人的思維層次還停留在“不跟你講話是不禮貌”,其實,適可而止更重要。我不介意大家寒暄幾句,但千萬不要在服務過程中講個不停,變相製造精神壓力。

shirley
講的人不累,聼的人都累了,被逼跟對方社交...強姦一樣。

安东尼刘 說...

叫他移民过来,我要这样的发型师。我也是最讨厌那种问长问短,以为和顾客熟了就可以留住顾客,每次都会因此回去光顾他们的发型师。

yanwei 說...

安東尼
不行啊,如果他移民了,那我豈不是沒有了一個髮型師???我真的很喜歡他啊,手藝很細膩,又不發一言酷酷的,我去了那麽多次,他從未叫我燙髮染髮之類,我們之間自在沉默的共處,超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