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09

假期過後

過了四天耶穌受難日+復活節長假,今天一切終需恢復正常,昨晚讀部落,哀鴻遍野。這種“Monday Blues”的心情,久違了。記得學生時代,每每在星期天看住夜幕降下,心頭便開始憂鬱,因爲實在不想上學。多年過去,仍對當時的憂鬱非常深刻,甚至開始明白,除了惰性,裏頭應該還有一些恐懼的存在。至於爲什麽恐懼上學,畢竟年代久遠,要整理出頭緒真不容易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