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09

片段

説來詭異,我們知道性是要跟心愛的人做,才有性(幸)福感,一生中卻多數與不愛的人上床,助長空虛,作賤自己。機械式地一輪前戲,然後任由他趴在身上抽動,性器往體内猛鑽,人與人之間最大的親密,心底卻無限空疏。回想起這些畫面只感滑稽噁心,甚至還有隱隱地痛恨自己。現代都市情欲關係不外如是,矛盾和迷亂,你硬生生地把SATC那套套進自己,覺得city得可以呢。直到有一天,思緒忽地明澄,當下明白了許多事。這種明明知道自己在玩火,但火給了傷口溫暖的自溺式自欺,源自于報復那個愛不到的人的心理,更大的可能是,爲了平衡情傷的挫折感,隨意抓住一個仰慕者為缺口填洞,以得到存在價值——何嘗不是一種卑微的自我報復。有多少的愛便需要多少的恨來抵消,儘管你明白這只是一個過程,但還是哭了。為着沒人珍惜,還要糟蹋自己,不自愛地代入一個又一個自我放逐的藉口。這一刻才懂得,早該爲了自己哭的。

4 則留言:

lifeworld 說...

How true.

When innate desires cannot be obtained, satisfactions of constructed desires will become more needed than ever. Vicious cycle. Hyper real substitutes the real.

The fall usually originates from the good.

The saddest part is that this realization usually comes only after experience. However, the price of this experiential learning costs so dearly, so irreversibly.

(thank you for this piece of writing.)

hutan 說...

是,是,那是坑洞,巨大和匮乏到极点!
填了一个又一个,要填到几时呐?
对,对,换一个方法吧!换一个方法可以终结这痛苦。

溜走的森林

yanwei 說...

lifeworld
看明白這篇的,都會是有過去的人。為着某些共鳴,緊緊抱一下。

hutan
心念一轉,看到的境地便不同,只是,要走多遠的路,才能得到轉念的智慧?

gypsyho 說...

哭是好的,與自己內在溝通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