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09

Z小姐

日子過得實在忙的,當然不止我一人。台北回來以後,還沒見過忙到快要去燒炭的Z小姐,只能從她的部落和《蘋果日報》的專欄,了解她的近況,偶爾也用電郵和短訊交換心情。後來,叫Eric到她的辦公地點跑一趟,才能把手信交到她手上。幸好,我們終于在電郵中落實見面的日期。

上次着Eric去送禮,他回家拿回來一大包hand made cookies,還有一張小卡,都是Z小姐給的。餅乾真的很好吃,鬆脆非常;卡片上則寫滿Z小姐的字體,絮絮訴説一些生活的心事與瑣事。每次踫到還願意提筆寫字作爲溝通方式的人,會感到莫名親切。或許,我也是一個在現代狀態生活,又會做些不合時宜事情的人。親筆寫信寫卡,是我保有的習慣。寫好了,還要親自貼上郵票去寄,心情極之珍而重之。想到兩個年過三十的熟女,還用古法去發展情誼,情懷當真不可思議。

其實,我不過隨著命運的流波過日子,它卻總是把我推向一個又一個值得一交的朋友的跟前。偶然想起這種有(友)情際遇,會讓人偷偷地快樂着。

8 則留言:

绍康 說...

我也喜欢写信收信的感觉。
中学时期不断交笔友就是因为这样。
手写的文字,总比电脑打印出来好得多。

安东尼刘 說...

agnes,
我还收着你当年亲笔写的送给我的新年卡...

gypsyho 說...

那你什麼時候可以寫卡給我呀?(笑)只要心是打開的,自然就會看到身邊經過的事情了,包括朋友,愛人等等。我相信,agnes你的心是打開的,好好珍惜呀。

yanwei 說...

安東尼
爲什麽你沒有回卡的?

紹康
既然寫給安東尼他沒有回應,我下次寄給你。

gypsyho
好啊,你把地址留在我的email,我們來交個筆友吧!!!

雪芬 說...

啊!难怪你之前提到我在小学纪念册的笔跡!
那给我你香港的地址,让我写封信给你,看看我的笔跡变了多少,来个以笔跡看心历路程的转变。

yanwei 說...

雪芬
好呀好呀,我們交換地址!!!
紀念冊雖然在馬來西亞的老家,但我記得你的筆跡咧!你的中文字,有個特色,某些字收筆那一畫,一定拉得長長翹翹的,現在還是這樣嗎???

安东尼刘 說...

我没有回卡吗?你这张卡是大约2003年送的leh.....整6年前的事了,我有没有回卡我已不清楚了。
我真的没有回卡吗?
没有吗?
没有吗?
没有吗吗吗吗吗吗吗吗吗吗吗......(回音)

雪芬 說...

哈哈!好记性!我的以前的签名好像也是那样的。以前‘假假’很有性格嘛,才这样写字。现在少提笔写字了,倒也不知道是否还是这样。我会 email 你我的多伦多地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