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09

Inagiku稻菊

頂級日本餐廳Inagiku稻菊,大名鼎鼎,譽滿全球,不必贅言。而我何其幸運,獲得E小姐的邀請,同她一起出席在餐廳舉行的Wine dinner,大飽口福之餘,又不傷錢包,實在是本年度最最最幸福的事情!

其實,E小姐打來的時候,她只是說當天晚上有個dinner,問我是否有空陪她出席,並無提及是去Inagiku。我手頭上恰好有些功夫在趕,一時間有點三心兩意。念及好久沒見E小姐了,還有台北買回來的手信未交給她,去吧去吧!當然,還有老公的支持:“朋友仔約你去街,你去啦!”造就了我這一頓世紀晚餐。

直到一同出了地鐵站,走向目的地,我問帶路的E小姐:“等陣果間係咩日本餐廳來架?”“Inagiku。”一聼答案,我差點freeze在那裏:“咩話,點解你唔早D講!!!”E小姐不明所以地看着我,我已經十級high:“你早D同我講今晚來Inagiku,我成個下午就會充滿期待,人生可以開心多幾個鐘!”E小姐馬上笑出來,唉,如此低能的話,大概只有我才能講出來吧?

我覺得整晚很讚的事情之一:雖然這是餐廳招待的晚餐,但他們細心安排相熟的人才會坐在一起。以我和E小姐為例,我們兩人一桌,不必跟陌生人寒暄交際,能好好聊天和享受佳肴美酒。

桌上“琳琅滿目”的酒杯:我們每個人都有八個酒杯,因爲,吃飯前先來杯餐前酒,然後,每道菜肴都有各自配搭的白酒。

每個酒杯都有標簽,好讓我們能識別喝了什麽酒。
托E小姐的福(人家是知。名。酒。評。人。),餐廳私人醒我們這桌Inagiku自家品牌的sake,據經理説,出品自佐賀三百年歷史的酒厰。酒很純,喝下有清幽的菊花香,秘訣是要冰凍過才好喝。我喝呀喝,好陶醉。
上菜了!前菜是日式芝麻豆腐。我一用筷子夾豆腐,便覺得有點“不對勁”:豆腐的質地很像jelly,帶靭性,夾不碎。果然,一放進口,豆腐好像果凍般靭滑,夾帶淡淡的豆香。我估計,廚師是用了魚膠粉取代石膏粉,做出這樣的效果吧?前菜已經如此精細,叫人更加期待後頭的美食。
刺身,有金創魚、深海池魚、燒帶子、三文魚子。每一道刺身都鮮美無比,尤其是三文魚子,鮮甜得完全不帶一絲腥膻,是我們的最愛。
*看看殿在tempura下的白紙,一般日本餐廳的,恐怕早已印滿油了吧?
Inagiku的鎮店之寶天婦羅。E小姐問我,你有發現嗎?吃他們的Tempura,可以吃很多,不會滯。當然,粉漿開得極薄,裹着食材外面炸得香脆,内裏保留了食材本身的鮮味,而且不帶丁點的油味,因此沒有一般炸物的飽膩感。太美妙,炸物竟然沒有一點的油味。後來問起餐廳經理,才知道他們炸Tempura,用的是頂級日本芝麻油,tempura炸爐和師傅都從日本進口,非常講究。我一早知道Inagiku的Tempura技驚四座,吃了以後,果然是名不虛傳。(後來我才知道,平日如果散叫,一尾天婦羅蝦,已經收費150!)(吃了會飛嗎?)
牛肉薄燒配野菌。牛肉薄切燒成六成熟,入口即化的鮮嫩口感,非常完美。野菌很甜絲毫不帶草腥,新鮮度可想而知。沾牛肉的醬汁略咸,可是配上那款指定的白酒,竟然平衡得恰到好處。我們好愛這款白酒,後來又encore了一次。
雜菜蝦餅飯和手打烏冬。蝦餅飯是正常水準,好吃但不特別,反而簡簡單單的烏冬帶來無限驚喜。麵做得極好,軟身但有彈性,咬下又帶恰到好處的煙靭,這麽簡單的一道麵食做得如此不簡單,才是高章!
最後的甜品,日本哈密瓜、草莓+自家製布丁。那片多汁且甜得漏蜜似的蜜瓜,讓我想起好友林小姐曾跟我分享過,她吃過K.L Shangri-la日本餐廳的一片(沒錯,是一片!)蜜瓜,是馬幣120....是不是這個味道呢?在Inagiku的蜜瓜,應該不會差吧?只可惜,只有一小片......不過,恐怕吃多點,會即刻患上糖尿病吧?!
XXXXX
E小姐是個體貼的人,席間不停地說:“Agnes,帶你來吃真好,你對飲食的專業意見(!),對我寫review很有啓發!”大大減低了我黏飲黏食的尷尬。事實上,E小姐常帶我去這樣的場合吃吃喝喝。以她的“江湖地位”,人家也不介意她攜伴出席。我在香港兩年,吃過的珍羞百味中,有三分一要歸功于E小姐對我的照顧。感激,不是為着這些甜頭,而是有個人心中不時會想起自己——謝謝你,Ee。
XXXXX
講回Inagiku。別忘了這是一個wine dinner。當晚,我還配着每道菜,喝下大約十杯不同的白酒+兩小杯sake。我不像E小姐般專業,其實每款白酒就對我來説都差不多味道,只是after taste略有不同。重點是,喝得七葷八素的我,還能夠清醒地搭地鐵回家,堪稱奇跡!(實情是,Eric說我一回到家就倒在沙發上胡言亂語,而我隔天渾然忘卻此事!!!!)
XXXXX
最後,陰毒的我,一定要寫以下這句:
p.s : 夜旅行君,原來Inagiku這個dinner menu,平日收費HKD780++ per person......你快槌心口槌死去吧!!!!不是你給不起,而是不用自掏腰包的,吃得特別滋味和開懷!哇哈哈哈哈哈!雖然,我有“回贈”你一個酒店buffet dinner補數......不過,日本料理還是最適合你吧???(夜君:天下最毒,是婦人心呀!)

10 則留言:

Joshua阿佐 說...

读完发现竟不知不觉留下了口水....

小馬 說...

果然夠狠毒
寫得出這樣一篇色香味面面俱到的文章
讓人流口水搥心肝

yanwei 說...

阿佐
小馬還能借兒子的口水巾一用,你的話我就幫不到你了。

小馬
連你這個“局外人”都搥心肝流口水,不知道跟這頓響宴失之交臂的夜旅行看了會有什麽反應呢,嘻嘻。

匿名 說...

OMG! Tempura!!!!!!!! I tried the Tempura at Ichikawa, Festival Walk and it SUCKED! Oh i want my tempura!!!!!!!!!!!!!!!


nightraveller

加愛 說...

果然,醉生夢死
我吃過的最精緻的食物
是海鷗老板請的一道雪魚
最醉生夢死,喝了不知道多少杯不同的vodka,其中一杯裡頭有純金片
不曉得那黃金是不是還在我肚子?

ee 說...

Agnes,
我說的,可都是實話!謝謝你總是給我中肯的飲食意見。下次,我還是會「預埋你」的!放心好了。

至於...
夜旅行君,
自助餐(最後變成a la carte啦!)也不賴吧?雖然跟「稻菊」比較起來,還是遜色很多!

還好有兩位漂亮的女公關跟你一起談談吃吃,不至於太壞囉!哈哈哈~~

下次,再一起去吃「稻菊」吧。你--請--客!
ee君

marco 說...

我好一些潛水的朋友們都不約而同的說你這篇讓他們口水一直流,搞到今天晚上不去吃日本菜都不行。

yanwei 說...

夜君
我要如何補償你呢?Inagiku是請不起的了.....

加愛
晚上不開燈的時候,你有看見自己的肚子閃閃發亮嗎?如有,那金片應該還在護體,哈哈哈哈。

ee
謝謝你對我的照顧。
希望夜君會對我們倆“慷慨解囊”,豪請一頓,哈哈哈哈哈。

sukigoh 說...

唉,吃是吃不起了,但是如果我能够把稻菊的 menu 弄到手就好咯。我可以加到我的 collection 里头。不过,如果有谁大方想请我吃,我还是会很感激的。不过我是个不熟不吃的人,如果我真的有一天有人那么破费请我到稻菊吃饭,其他人肯定会吐血。

yanwei 說...

suki
你這麽美麗非凡,只要你一開口,請吃飯的人排着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