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09

雜記

這幾天春霧迷蒙,濕氣極重,身體也隨著黏濕沉重,動不動就覺得疲累。偏偏在這期間特忙碌,更是顯得精神萎靡。有時候,士氣,也不是我們能作主的事情。

XXXXX

有時候,跟好友聊天提起我曾做過的事情/去過什麽地方,對方會帶點驚訝地問:“怎麽不見你寫在blog呢?”可見,大家都習慣了用blog來了解(?)一個人。不過,即使更新頻密如我,當然也無法把生活的一切巨細節靡遺地搬上來......很多時候,來不及更新的,接下來你也不會有衝動要寫上blog。總之,blog只是個人生活的一小部分,不要企圖在這裡一窺全豹,不可能的。

而文字中的我,與現實的我,亦有差別。

XXXXX

過兩個月,就要三十二歲了,其實還蠻開心的。因爲隨着年歲增長,我看到逐漸成熟、完整的自己。雖然,我偶爾會想念因青春才有的活力。彼時看到的世界,也不一樣。

每每長大一些,會觀察到每個階段的心境轉變。譬如,以前縂愛跟別人說說自己的追夢血淚史,以得到成就以外的認同和欣賞。現在則會覺得好老土,每個人要達成目標,縂要爭取縂要努力縂要付出的啦,有什麽好灑狗血的。雖然那個過程並不容易,可是,天底下類似的故事都大致相同,自己的經歷有那麽與衆不同那麽可歌可泣嗎?其實並沒有。

原來,在不知不覺中,我不再把自己放大來看了。

XXXXX

有句話説:“夢想,要實踐以後,說出來才有意義。”説話的人是張小嫺,反映了她做人務實的一面。

這是好多年前看到的訪問了,獨獨記下了這句。這麽多年以後,我對這句話有另一番體會。

年輕的時候,很愛大大聲跟別人說以後自己想要怎樣怎樣。問心,也是因爲自己沒有把握的表現,說出來,當作為自己壯膽、當作承諾自己。(也許承諾,不過因爲沒把握......)

到了接近三十嵗,對於追逐夢想,作風趨向踏實沉穩。甚至喜歡在過程中無聲無息,做了出來嚇人一跳的感覺。

真的,口頭上的夢想,沒有意義。要實踐了,有了成就,跟別人說,這就是我的夢想啊,才夠震撼。

XXXXX

説到心境的轉變。近年來,自己喜歡帶父母去旅行、去吃吃喝喝,給他們帶來歡樂。這是以前絕對不會發生的事情。以前,所有的歡樂,只會跟朋友分享。

曾經是個對父母需索無度的少年,把父母的付出視爲天經地義,而他們也忙着不斷滿足子女,忘了自己。在向前走的生命當中,時間令一切悄悄改變。我忽然明白了,那種只想看到對方快樂的心情。只要他們快樂,什麽都是值得的。

5 則留言:

說...

我都不大會跟人講話/溝通,很多時候真的是靠blog去了解一些人。大概,一些想要了解我的人也只好看我的blog吧。對耶,blog其實也只是我一部份,但是它卻讓我更了解我自己多一點。原來,平時我自己都不太了解自己,就只是一個blog,朋友們怎麼可能了解我。

原來嫣薇還小我一歲?...

加愛 說...

是囉是囉飛,嫣薇竟然比你還小,我還一直覺得她可以給你母愛到讓你四肢癱瘓的擁抱;現在覺得該是你給她父愛的拍拍肩膀了....

安东尼刘 說...

有时我会觉得写blog有种是写给别人看,而不是记录自己的生活和心情的感觉,非常不喜欢这种感觉。

所以可能会某天不想写了就停止,也不打算宣布什么。

yanwei 說...


不善辭令的人,用blog可能是比起平日相處更有效的方法,不過,那種了解還是有限的。

加愛
哈哈哈哈哈哈,你好好笑,講到我可以去喂奶(!)似地!

安東尼
好奇怪,寫blog不是寫你想寫,是寫給別人看,譬如????

安东尼刘 說...

譬如:某某人做了丑事伤害了别人,而我可能就是那受害者或我是目睹的人,却因为看我的blog的某些人是那“某某人”的朋友,所以我为了要为他人设想,又因为要保护自己啦,而将对方的名字隐形或改名或根本不能在blog提等等等....就变成是写给别人看的东西了(要顾别人的感受)。

这就是写网blog最不爽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