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9

寫作二三事

前幾天看報紙專欄,看到該位作者寫:“......有很多人愛上作家這個身份,而不是喜歡寫作。”感觸頗大。

是真的。就好像演藝工作,許多人愛上的是這份工作帶來的虛榮感,並不是喜歡工作本身。所以,你看到他/她很熱衷去派對、出風頭、媒體曝光.....卻不會好好練歌、鑽研劇本、充實自己。

這個年頭,發作家夢的人還真不少;出書,已不是才華的同義詞。披上作家的外衣,好像得到了氣質的加持,以爲自己不同凡響起來。

真正喜歡寫作的人,是那麽地少。記得好幾年前曾經有個當雜誌主編的好友跟我說,雜誌開辦初期,預算不多,找來她以爲對寫作有熱誠的朋友幫忙,挨義氣寫專欄,並一早表明那幾期不確定能支付對方多少稿費。對方拍心口表示沒問題一定鼎力支持,怎知道不久之後,常明示要好友請吃飯、給他其他好處.....作爲報酬。如果他在意酬勞,其實大可一早就拒絕幫忙,這樣反而對大家都好。問題是,對方既不想錯過曝光機會,但又無法義無反顧付出,在後來才逐漸表露斤斤計較的心態——好友感慨,又是一個愛上這份虛榮感,對這份工作本身毫無熱誠的人。

在大馬,中文媒體囿於人口比例、教育制度的分化(即使華人也未必懂得/能夠掌握中文),發展可謂非常局限。中文寫作人,付出與回報永遠不成正比,坦白說,不是有幾分傻乎乎的執著,早就棄之如敝屣。有同行好友曾表示,有時候領取稿費,覺得自己比起廉價勞工還不如。無奈歸無奈,還是妥協了,恐怕是一份自己也無法理解的......喜愛?然而,愛會受到現實面的衝擊,婚姻裏如是,工作上亦如是。開始還說能凴熱情去堅持,但長期無法在工作裏得到應有的安全感,誰不會喪氣?於是,在馬來西亞當中文寫作人,接受的心理挑戰,是相對地大。能夠在這個行業一直做下去沒有半途跑去拉保險做傳銷,不管他是不是最好最厲害的,都應該得到一個敬禮——如果你知道那是多麽不容易的一件事。

我不是中文媒體位高權重,有能力去改善文字工作者待遇、改變大環境、為長遠締造良性循環的人,我只能做好自己。坦白說,迷茫過迷失過,我還是想要永遠先做好自己才談其他。投資在自己身上的心血、時間和金錢,拿一把尺去度量,與得到的回酬,簡直失衡到嚇死,兼憨居到一個地步。可是我還是做了,並且在做着。但願我也能解釋,這是怎麽的一回事啊。

7 則留言:

sukigoh 說...

广告界中文文案所面对的,也和你所说的差不多。懂中文的都可以当文案;略懂得中文的客户坚持要把对的字改成错字;才不久之前,有位朋友才告诉我,不懂中文的同事还建议他该如何修改他的稿件,就只是因为客户不懂中文,他所写的中文稿都得back translate成英文给客户看。

sukigoh 說...

唉,我要所的没所,自己岔到别的地方去了。我要说的是,广告界里头,也有许多不是为了喜欢写能写拥有相当市场或消费者分析能力等基本功的人,都跑过来加入广告文案这一行,就是因为广告是很精彩的一个行业,

因为很多人都懂英文巫文中文,特别是英文和中文,可以突然间从直销烧焊建筑兽医等领域,摇身一变,成了广告界文案。

gypsyho 說...

嫣薇:我覺得喜歡就是喜歡,沒辦法。是的,有時候真覺得連廉價勞工都不如,有時候將自己的興趣當作職業並不容易,尤其是得到的和付出不成正比,但你都堅持下去了,令我甚感敬佩,所以要對你敬個禮。

加愛 說...

我也來敬禮
一鞠躬
二鞠躬
三鞠躬!

yanwei 說...

suki
只能說,這個年代,濫竽充數的人還真多!
還有,媒體常被人視為很glam的行業,大家前仆後繼——其實到底有沒有人想過,要做出成績,都一樣要很很很努力的。

gypsyho
我其實算是很幸運了,值得敬禮,不是我,真的。

加愛
家屬謝禮!!!

len 說...

我倒是觉得会写文章也不一定有本事做广告文案,
那好像是另一种思维模式弄出来的东西,
比较跳脱,无边无际,
以前有人建议我去做,
我用脚趾想了一下就知道那不是我能做好的工作。

安东尼刘 說...

其实这样的情况已经是屡见不鲜,看看没有好声音好修养的人都为了“dj”光环而当上dj,就懂有些人是很肤浅的。但当身边人不觉得“肤浅”有什么不妥时,社会的沦陷就显得更快。
现代人大多数空虚,因为思想和精神要获得养分的空间越来越少时,很多人就变成了不懂如何和自己心灵对话,充实自己来平衡和减低外来的诱惑和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