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09

城市人的一碗湯

朋友提醒了我,一碗熱湯,對一個城市人,意義是那麼重大。

與友人相約在中環碰面,最後決定到Soho區的義大利餐廳吃飯。乘搭半山扶手電梯,在緩慢的步調下,我們邊對掠過身邊的街景指指點點邊聊著。友人比我早兩年在香港住下來,是個工作狂的他,對於城裏的吃喝玩樂,可比不上我這麼瞭若指掌。我像一個導遊,跟他細數沿著扶梯前進,在身邊俯瞰的餐廳:沾仔記的雲吞大如乒乓、公利的蔗汁糕清甜不膩……這時經過一家老字型大小,我順口一併介紹:“蛇王芬的燉湯和小菜極有水準。” 他瞪大眼睛望著我:“燉湯?” “是啊!”“不如我們去吃這間啦!” 臨時更換了用餐地點。由於我們得在下了扶梯之後走一段不長不短的回頭路,他不好意思地拼命解釋:“我這些孤家寡人,三餐在外解決,實在難以抵擋湯的誘惑!”堂堂大男人,如此渴湯。

西裝筆挺的他,和我擠進了這家以燉湯聞名的老店,在捉襟見肘的空間,在一張大圓桌跟別人搭台而坐。餐牌送上來,燉湯選擇之多讓他大喜過望。點了蜜瓜瑤柱燉響螺,未幾,熱騰騰的湯送了上來,他小口小口喝著,不住發出讚美之聲:“好鮮甜,好好喝!”隨著送進肚子的每一口湯,漸次遞進的滿足在他臉上表露無遺。

一碗熱湯填滿的,何止是胃。美食,糅合了期待、回憶、感情等因素,在吃進口的刹那,其實已提升至精神境界。每個好媽媽,都會為孩子熬湯;湯鍋氤氳的氣味,構築了家的面貌。以至我們長大了,對湯永遠有一份特殊的情感投射。相比之下,你對其他美食如燒鵝鮑魚,未必有相同的感性。長期離家在外的遊子,喝湯,等於喝感情。不管我們平日多麼幹練、精明、時髦……在一碗熱煙嫋嫋上升的好湯前,我們都不過是需要這份撫慰和疼惜的孩子。

廣東人對湯水的重視,因港劇的普及化而廣為人知。經典的電視對白,連三歲小孩亦能琅琅上口:“唔食飯都飲啖湯啦!” 湯水在日常飲食的地位超然,可見一斑。中式湯水,重時令、材料、火候,其中蘊含大量心機和愛心,所以濃縮了暖意。湯水雖是液體,卻給心靈帶來厚墩墩的實在感。有位女友獨居,每隔三四天便會熬一鍋好湯,好好犒賞自己。上班時,想到有鍋熱湯在等待自己回家,即使獨居,也心頭一暖。

不要以為女人重湯水滋補,其實湯在男人心目中的分量絕不輕。著名堪輿學家麥玲玲曾觀察,跟一大班朋友吃飯,席間的單身男士,對例湯的關注遠大於食物的質素。有幾回,餐單未遞上,他們已問今日的例湯是什麼。因此她勸導,現代女性勿以十指不沾陽春水自居,若是懂得以湯水自愛愛人,對姻緣自有説明。一碗湯,暗藏了愛情玄機。

香港有多個中式“即食湯”品牌,在中央廚房熬制好的湯水,放入真空袋中,再運送到不同銷售據點出售。花膠海底椰湯、杏汁金腿白肺、粉葛赤小豆魚湯……款款味美鮮甜,水準高超。這類即食湯最受O.L的歡迎,是伊人在辦公室打拼的“心靈之湯”。雖少了材料+香氣+心機整個配套炮製溫馨全餐,但勝在方便、快捷,速食卻不失營養。城市人,往往需要及時的溫暖:沒有一個懷抱,有一碗湯也是好的。

湯是一種力量。喝飽了,暖和了身心,支撐自己好好生活下去。

(《女友》3月號“城市筆記”專欄)

8 則留言:

加愛 說...

湯!我愛喝湯!
每次切了肉給搖搖和比比
骨頭便是我的煲湯材料
一粒洋葱一條蘿卜或一粒swede
一點海鹽,便甜得不得了
我是客家人,客家人煮清湯
從來沒試過在湯裡放一大堆料
喝過廣東人的湯
嘩真的好多料!也很好喝

安东尼刘 說...

我也是超爱煲汤和喝汤的。
by the way,你送我的浓缩汤中,我最爱是猪骨汤,真得很美味。鸡汤的味道就假了些,没有猪的来得好。

zeepei至佩 說...

那天我和表弟也是一看到炖汤,便一致点头就这家!我还在寻寻觅觅大厨房的单位好让你大显身手,哈哈!YOU GOT MY IT SALES INVITATION? SO SHOPPING THIS WEEKEND?

zeepei至佩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yanwei 說...

加愛
是啊,廣式湯水,很注重材料,所以鮮甜無比!
我喜歡的客家湯是黃豆鹹菜煲豬骨,你有喝過嗎??

安東尼
恰恰相反,我喜歡那濃縮雞湯,覺得很鮮,跟我用鮮雞煲的味道差不多!!
當然,每個人都口味不一樣!
那麽下次我只是買豬骨濃湯給你就好了。
對了,還有鮮魚濃湯,你要試試嗎?

zeepei
我也很期待你找的房子呀!加油!!!
我煲湯也有一手的,哈哈!!

安东尼刘 說...

agnes,
要~~~~~~~~~~~~~~~~~~~~~

先谢。

加愛 說...

嫣薇,喝過呀!小時媽媽煮過,但家裡窮,只骨頭和鹹菜,沒黃豆:)
小時喝的湯常是乾魚仔然後菜葉,我家的傳統一向是簡單加快,真從來不大陣仗張揚吃的,忙累了老媽子試過煮公仔麵加飯及一粒蛋招待孩子們,吃著都覺得是山珍海味好滋味,我發覺自己在維持我家傳統咧哈哈!

yanwei 說...

加愛
骨頭鹹菜湯,聞起來也香噴噴的咧!
我們的飲食習慣,都是在家裏培養起來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