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09

獨白

台北回來以後,實在有許多要忙的事情:幾份雜誌稿、大學的兩份作業、劇本的資料搜集.....還有在誠品買的一堆書,好希望趕快真正地閒下來,慢慢看。

時間每每在踏實的忙碌中溜走,我偶然在繁務中抽身發呆,都會想起好久好久以前,當我還沒擁有目前的一切,我會告訴別人以後想要怎樣怎樣,其實心裏一點把握都沒有。

相信嗎?這兩年來,我沒有停止懷念當時的患得患失。當人生的一切不那麽確定的茫然,原是我彼時最大的精神支柱啊,可是,它已經離我遠去,而我又沒有辦法矯情地自造不安的假象。懷念,於焉誕生。

很多事情都不一樣了。到底有多麽不一樣,卻説不上來。若要形式化或許可以這麽理解:我比以前擁有更多:心靈上、物質上......這是進化的必然,還是努力的成果?夢想這回事讓人如此不解,從來再好也是苦甜參半,而再苦也叫人執著;到了時過境遷,那陣苦澀,又叫人低吟回味不已。

2 則留言:

匿名 說...

真巧,那天才和朋友说我最希望回到二十几岁的日子。那个时候老觉得生活可以充满变数虽然拍散拖和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入对行常常令我患得患失。心里也没底自己会不会结婚生子;会不会离开马来西亚到中国搞希望工程;杂志可不可以take off……如今步入中年老公孩子事业都有就是少一份对生活的憧憬。是中年危机吗?

Celine

yanwei 說...

celine
你說的“......就是少一份對生活的憧憬”,嚇到我!因爲,我這篇blog本來的結尾是這麽寫:但願,我眼中仍有對人生憧憬的光芒。後來覺得有點半天吊,就刪掉了。

雖然我的年紀比你小,但我想我的spiritual age應該跟你的actual age差不多,所以,這應該是我們的中。年。危。機。了,嗚嗚.....

二十幾嵗的那種不確定的心情,原來是那麽美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