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9

雜感

看重播的《American Idol》,有感這類選秀賽,獻醜的人永遠佔大多數。匪夷所思的是,被評判淘汰的人當中,從來不乏覺得自己是no.1、歌聲動人、實力堅強的,對評判的裁決深感不忿。通常,這一類人的條件,與他們心中以爲的自己恰恰相反。他們都相貌平庸(甚至騎呢),五音不全,舉止小家(接近恐怖皆有之)。唉,有自信是好的,但真正的自信,也建立在一份擁有自知之明的智慧上。缺乏自知之明的“自信”,應該是自欺吧?同時是他人眼中的笑話。

XXXXX

如果實力不夠,機會交到手上也無法抓住,只能眼巴巴看它溜走。看到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情,用來提醒自己。這個世界真的有那麽多懷才不遇的人嗎?恐怕是技不如人的比較多吧?可是,有多少人願意清醒去看清事實?人,都是對自己仁慈,對別人殘酷的啊。

XXXXX

看東西方電視劇,很容易從角色個性、劇情推進裏頭,看到截然不同的價值觀。記得之前訪問桂綸鎂,她說自己在大學選修法文,正是希望借掌握多一種語言,了解他人的文化,打開眼界和思維。誠然,語言是一把鑰匙,多掌握一項,就能為自己的世界,多打開一道門,看到更多的景致,帶來更多的思想衝擊。國際語言英文和中文,能兩者一起掌握好,已經受用無窮。在中文社會生活,最擔心的是英文在日常生活缺乏運用之下退步,尤其是朋友圈子不是那麽國際化......難道,跟朋友會面,要改頻道講英文這麽矯情咩?之前夜旅行君講過,他希望能在西方國家的大學覓得教席,讓自己的英文更融會貫通。的確,大環境的推動和助力,對個人語言的掌握,是最直接的。

XXXXX

昨天跟Marco聊到“文如其人”這個話題。雖説人會通過文字美化自己,但總會流露其真實個性的一部分。所以,做作的、膚淺的、有能力的、無能的、有智慧沒智慧,甚至神經病的......都可從文字窺探一二。

XXXXX




之前和姐妹出遊,看到盛開的花兒,無論是開得轟烈透頂的九重葛,或是含蓄靜態的睡蓮,都深感賞心悅目。大自然,自有一股碰觸人心的力量,神奇且美妙。我常會在美景前駐足凝視,仿佛不多看幾眼,就會錯過這世界的美麗。

8 則留言:

加愛 說...

嫣薇,我忍不住──那花是九重葛,正名簕杜鵑,它不是杜鵑,簕杜鵑屬紫茉莉科,杜鵑是杜鵑科,不同的。淡淡三月天的杜鵑不是這個花。小時候我外婆也叫九重葛為杜鵑。其實九重葛不是杜鵑。九重葛常年開花的,杜鵑只春夏開花。

哎呀我好像有點糾正狂,可是很難忍受醬的錯誤喔

yanwei 說...

jia ai
好好,我馬上改。
你用心良苦,我明白的。
我對植物,近乎一竅不通,慚愧,慚愧!

加愛 說...

哎呀要糾正自己,杜鵑是春天開花

說...

你讓我第一個想起Bulgarian Idol的Ken Lee,她應該是自信爆篷的佼佼人選之一吧!

這些一大堆的選秀讓我驚嘆真的那麼多人懷才不遇,也aware到還有更多。當然也有很多清醒看事實的人,他們在電視機前面。

我都忘機了九重葛叫九重葛,我只記得它叫bunga kertas...

蝋燭の芯 說...

好美的花兒.我很喜歡最後那張睡蓮.謝謝你.

人總是不完美的啦,自己別像"文如其人"的那樣就好.一般上人們的自信在心理學上來說多半是自我治療.為甚麼基督教徒們說姓主得救?由於自信啊!(我大學修心理學)

不知道夜旅行要去西方那個國家當教授?我什麼都不會就是交遊廣門路多,有機會可以給他介紹:)

yanwei 說...


很想知道,你這種真正會唱的人,看到那種“自信爆棚”但超級五音不全的人物,心裏會怎麽想?是不是都會好像我們一般觀衆,嗤之以鼻?

秋萍
別擔心,夜君有的也是漂亮的履歷和門路。:)

說...

哈哈,我是當comedy來看。他們活在他們的世界,沒有錯的,他們開心就好。他們自己知道他們這樣不能養活自己的就好。我只是看不過眼那些不憤氣還罵回評審的人。

我覺得很喜歡音樂卻又五音不全的人很可憐,就好像色盲,明明看得到,卻沒有比人家的精彩。哦,練弟例外,我覺得他體會的比我精彩很多!(掰得好...)

yanwei 說...


是囉,很多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裏面,言行怪異,思想偏頗,好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