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1.08

心急人上

昨天吃了晚飯,跟老公順便去逛逛街,無意物色到適合送給大家的禮物。

好玩、有意思、經濟實惠、也挺特別的。

太好了!!

竟然很心急想送禮,馬上結算這個月的留言則數。

係咪傻左?從來只有收禮物的人心急,哪有送禮物的人心急??

還有8天,倒數中.....

心急人


p/s:有沒有人是不想要禮物的??那麽我可以在結算的時候索性不把你的名字放進去,省功夫。(心急到~~~)

21.11.08

小啓

關於11月份的留言送禮,我想了想,決定採用安東尼君的建議,不用看名次或留言次數,而是來個“巧合(緣分?)的遊戲”,那就是“只要彼此留言总数是相同的,如xxx是20,另外有2人又是20的话,那就3人都有奖品(但他们的排位不一定是三甲内的),所以到最后可能很多人都有奖品,或一个都没有中。”

大家應該明白吧??

不過,爲了提高遊戲的刺激性,我規定凡是留言十五則以上的巧合,才qualified得到“緣分的收穫”。

好,就這麽決定!!!

20.11.08

電車·隨想


平日出門,如不趕時間而目的地又在港島區,我會搭電車。一來沿途有風景看,二來感覺閒適,三來價錢便宜。樓下就有個電車站,矯情如我,老覺得等電車比起等地鐵浪漫許多,煞有情懷。冬天坐電車最愜意了,冷風不斷從那小窗口鑽入,隨著電車徐徐行走那一下下的工東工東響,會有種晃蕩的時代錯亂感。氤氳懷舊時光氣息的場景,仿佛有個肩膀瘦削、身着旗袍的女人,一個西裝筆挺理小平頭的男人,毗鄰而坐,一段感情,正在這裡發酵滋長。發乾的喉頭,酡醉的雙頰,流水的眉眼暗示一切,一切無語卻昭然若揭。然而,他到站了,她沒有。遲疑片刻的腳步還是踏出了車廂,於是回到現實,陌路一般。來去匆匆的地鐵,從來沒有時間沒有條件上演如此迂回的曖昧戲碼。

太陽跟着我



今天出門,搭電車,選了車頭靠窗的位子站。爲了看風景,我面向窗戶,午後的太陽跟我打個照面後便開始玩起了捉謎藏。電車慢慢地開動,太陽也隨著視線向前移動,有時躲在大廈後,有時則躲在 大樹後,但在每一個縫隙中流瀉的光讓我知道它沒有離開過。

有時候它無處可躲,乾脆把我照個正着。




這是亦舒的母校,北角官立小學。要拍時車開了所以拍不到正門。





途經七姐妹郵政局。七姐妹道,是真的有這條街,我來了香港才知道。




海洋餐廳,我在裏面吃過一碟茄子斑塊飯。



每次到ICAC開會,都會在這個車站下車。



然後在紅綠燈前過馬路。再走一下下,就會抵達ICAC大樓。


在寫的情欲故事,有個場景是兩個單位相連的露台。導演溫和地對我說:“香港要找這樣的景很不容易呢。”果然,觀察以後,觸目所及,有露台的單位已少見,妄論相連的。改寫吧,雖然捨不得。唔,希望重獲自由的她會是我的女主角。



香港中央圖書館,這是我的目的地。太陽跟着我,一直護送我到這裡。


(對一個城市的感情,是這樣一點一滴建立起來的。)

19.11.08

潤一潤

氣候冷了,隨著開始乾燥。喉嚨常覺得很乾很澀,總會想喝些滋潤的東西。

昨天去探望剛生産的女友,不客氣地喝了人家媽媽為她進補燉的三棗茶,哇,簡直是極品!好喝到一個說不出的地步。真滿足。

當然啦,除了落足重料,那裏頭還裝載了愛和關懷。人情材料心機具足,哪有不好喝的道理?父母愛子女,總是不辭勞苦。以前呢,我媽也常爲我燉這樣燉那樣,老是擔心我身子養不好又工作勞累,老來身子弱會吃苦,於是強制我進補。唉,我看除了她,全世界都看得出我長期處於營養過剩的狀態。只有她會覺得我怎麽老是面黃肌瘦(!)。這就是媽媽的愛,帶點不可理喻。

相比之下,自己愛自己,會鬆懈許多。

上個星期天氣一轉涼,好想喝些潤的,又懶惰,就買來一把西洋菜(要洗淨,因多沙),狂加家裏長期儲備的紅棗和蜜棗(圖片不太看得出蜜棗,因爲重身沉底),再加兩片姜(西洋菜性寒,加姜可中和),煲一個小時,熄火前十分鈡下片糖/冰糖(no白糖),糖溶了以後,熄火就可以喝到好喝又滋潤的西洋菜蜜啦!!

這些滋補飲品真不是開玩笑的。好像昨天的三棗茶,一喝下去的感覺,只能用“當堂舒服曬”來形容脾胃暖洋洋的舒暢之感。

所以呢,有情是不能飲水飽的,實際進補還是很重要。

18.11.08

阿佐,生日快樂

朋友仔,

你大個仔啦!

唔好再做喊包啦!

喊包唔靚仔架!

你乖乖地,

笑多D(笑多之後可能眼會大D咧!)(咩事?),

姐姐明年返去俾封大利市你!

17.11.08

節錄·隨想

“今天的藝術界文化界,一個又一個闖出名堂的,不少都是同性戀者。同志在社會屬少數民族,他們一方面不時受到外間排斥,因此必須對身邊事物非常sensitive才能生存。另一方面,他們也不太接受世俗的道德觀,很有一套獨特的想法——而一位藝術家需要的,正正是這些條件,使不少同志在藝術方面做到不俗的成績。但當然,出色的artists,也不限於同性戀者。”——白先勇。

這番話見解精到,雅量高致,恰如其分地解釋了爲何同志在藝術方面特別有才華的現象。誠然,我所認識的同志好友,絕大部分都有某种靈性上的痛楚(輕者為鬱結);這種内在的深刻感受、加上同志身份帶來的驕傲與叛逆,交織出的敏感脆弱孤獨,很接近藝術的本質,亦間接形成了一種創作的動機。

所以,何懼人生的寂寞困苦?我常認爲,那其實更能變化出更有力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