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0.08

我們是電影夫妻檔

訪問過后,那位編輯在MSN跟我說,他打題為“電影夫妻檔”。

我一看就笑了,我們還未做出真正的成績呢,一切還在醖釀中,這個大題感覺上是羅啓銳張婉婷的接班人(你就想!)。

沒想到對方反應迅速:“不是,是陳可辛吳君如。” 哇哇哇。

如果我老公有天能成爲大導如陳可辛,我榮幸之至,但我可不想走幕前啵。一導一演的組合固然妙,一導一編的組合也很匹配吧?我和老公是屬於後者的。不過,也許是又導又演又編?因爲,老公近來在電影客串的角色還不少。這個世界,無心插柳的事,往往比較順遂,不知爲何。

我沒有那麽多才多藝,只能專注一樣,然後盡力把事情做到最好。其他的,交給他了。

p/s:訪問和拍攝都在我們家進行,後面那個書櫥,四順,你應該覺得很親切吧?哈哈。

23.10.08

失眠

我失眠,

睡午覺睡不着。

一定是今早較遲起床,干擾了午睡時鐘。

只好起來寫稿。

Sweet

這幾天一直活在期待其中,因爲J先生即將來港,並會從臺灣帶來我的最愛最愛,順成蛋糕的法式核桃派。啊,我朝思暮想的核桃派。美味得......難以形容!

J記得我在blog寫過這個,我衆多篇blog文之一。

與他同行的友人問他:“爲何不先去香港才到台北?”

他說:“先去台北,就可以給agnes買她愛吃的帶到香港給她。”行程因此敲定。

一句就夠了,我知道我被愛。

22.10.08

傷害

看到朋友間的小風波,有感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日子久了,難免有摩擦;有了摩擦,就會有傷害。

我們都很在意他人對我們的傷害,卻很少看看自己是否在有意無意中傷害別人。不說別人吧,其實自己也曾是這個樣子。只是年齡漸長,開始懂得照顧別人的感受,慢慢學會体恤別人,從中反省到自己的任性妄爲、恣意放肆,講話不懂避忌,時常傷了父母的心;甚至有時候,也會不小心傷害了身邊的朋友。“真性情”不應被當作理所當然要他人原諒/體諒自己的免死金牌。圓融睿智不是虛假,而是相處的學問,如果我們一天還在過群體生活而不是深山獨行,還是需要修煉這種生活智慧。但願,我能學得越來越好。

父母,總是會無條件接納和原諒自己的。唉,想起這點,就覺得虧欠甚多。他們也不過是凡人一個,爲何面對自己的孩子,總能胸懷如大海,偉大如聖人呢?愚鈍如我,是要到這幾年,才赫然醒覺,這些年來,沒有一天不活在父母的庇護和寵愛中。即使有時他們表達不得其法,有時他們力有不逮,但只要看到源頭去看到本質去,就會看到,那也是出自愛。執行愛的人個性有缺陷,令愛這回事也充滿了殘缺和遺憾,但不代表他們不想去愛,只是他們沒有這個能力,也不知道如何做到更好。但如果能放下偏執,不那麽執著于自己受傷的感覺,嘗試接近事實的核心,就會發現在那傷痕斑斑的表面底下,有一道暖和的光其實很想衝破一切障礙來到你面前。

那些被我無心説話/態度傷害過的好友,不予計較,那是幸運之故。但運氣不會永遠與自己同在的,如果不懂得珍惜。所以我告訴自己要長大。長大吧長大,即使我知道我倆之間的感情再多瘢痕,也遠勝泛泛之交那套無懈可擊的客套——但我還是希望自己,用愛去愛,不是用傷害去愛。

21.10.08

幾段

在報紙常看到有些人因沉迷某种信仰而六親不認、任由擺佈。原來,人,是會不知不覺墮入迷信的泥沼中;泥足深陷,就是這樣來的吧?什麽都是不知不覺,而回頭太晚。尋根究底,迷信,是因爲沒有真正的自信,心靈脆弱,還是絕望?紛擾的世界,邪教能大行其道,是因爲人性的軟弱和無知(這種無知無關教育水準),比起我們所知道的,都嚴重吧?如果缺乏這種自覺性,後果可能更可怕。

XXX

十幾歲時,因緣際會下接觸了密宗,看了大量的書籍;後期,南懷瑾老師的書也看了不少。現在這些藏書,仍完好地放在我吉隆坡的家裏。但我甚少跟人提及自己的佛學所知(其實也真的認識不多),因爲怕一旦談起來,有些道理我可能似懂非懂,加上人縂有自我和執著,看事總是從自己的角度出發,會在無意中誤導了他人的思想。最近,又是因緣際會下拜見了訪港的第九世堪千創古寧波車,得到灌頂加持、開示,再次讓我思考了以前所看所學的。説到底,宗教的力量是可以幫助我們解脫;一顆自在的心,是否可以不靠宗教力量得到?

XXX

“當你對某樣事物有無以名狀的熱情,其實是把人生乃至整個世界濃縮成你可以掌握的範圍。”電影裏的一句。

難怪,實現夢想讓人感覺美好,因爲不止是滿足感、成功感,而是從中掌握了自己的人生:你採取了主控權,而不是任命運宰割。面對浩瀚宇宙,你縱使知道自己卑微,但你願意窮一生之力去活出卑微的最大光芒。面對不可預計的未來,你不會茫茫失神,你不會莫名其妙地空虛,因爲你永遠知道自己的目標是什麽——心裏踏實,起點往往在這裡。

XXX

對於“修改”這回事,我是既樂意又懶惰的。小改還好,大改等於麻煩,像我這種惰性難改的人,難免表現得懶洋洋(尤其面對港人的勤奮,我真的不得不自認懶惰)。幸好,個性上的伸縮性蠻強,來到眼前了,我還是會的起心肝去做好。

說的,是那個寫到第七版,長達十頁(標準12字形,沒空行,我在寫小説嗎?)還在修改的故!事!大!綱!因爲看到寫得越來越好,並預見接住的劇本會很扎實,所以我很樂意修改,但又同時希望可以儘快通過,進入另一階段。

很想知道那些同時扎幾組戲的演員,是怎樣應付的?精神兼人格分裂?那麽,同時寫幾個劇本,度幾個故事,會不會精神錯亂?我很快就可以給大家答案了,如果到時我沒在青山,還能在家裏寫blog。

話説回頭,市道不好,有工作機會,真的要好好珍惜啊。雖然,在這亂世,機會突然來得急又多,也會令人害怕。也許,美好的事物,縂讓人覺得不真實,因爲帶點不敢置信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