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08

深夜的我們

昨天晚上,到了studio幫忙老公在做後期的電影,做些配音的工作。

離開studio時,已經是淩晨一點半,在牛頭角的工業大廈。

我們說,走到大路去看看有沒有小巴到銅鑼灣的,要不然就去旺角再轉車,還是沒有的話,就乘的士好了。坦白說,如果只有我一個人,一定搭的士。情況變了兩個人,好像就會有閑情去做些麻煩事了。

我們牽着手,走過沒有車輛的路口、走過寂靜的街道、走過燈火通明但空無一人的地下行人道.......我們有一句沒一句地聊着,我們沒有趁四下無人瘋狂大喊我愛你.......但我們知道,愛,就流動在我們走過和走向的路上。

很幸運地,走到大路旁的時候,看到一輛去銅鑼灣的小巴在中間那條路,在紅燈前停了下來!老公大力揮動手中的雨傘,司機看到了我們, 所以轉綠燈了他還是停住等我們。不管了,我們趕快跨!過!及!腰!的!圍!欄!,再以劉翔受傷前的速度飛跑到小巴前上車。如果不是深夜,我們已經死了九次吧?

上了車,我們都高呼很幸運呀!錯過了,不知道下一班車要等到什麽時候?



到了銅鑼灣,我們決定放縱一下,到仍在營業的粥店吃宵夜:豆漿油條,以及瘦肉粥。其實,食物沒有特別美味,但就是讓我們吃得滋味。我們平時都不吃宵夜的,一年沒有一次。可是,有時候宵夜這回事,是爲了吃下當時的感覺吧。


後來,我們轉搭了前往筲箕灣的小巴。在等待小巴開動的時候,我赫然發現,從未見過如此安靜的銅鑼灣大街呢!!可是看那燈火,還在載客的小巴,知道這個城市的生命力是不打烊的!

我笑着說,我很開心呀因爲又跟你經歷了一件事情。深夜的歸途,不是孤身只影,特別容易讓人感受到幸福。小巴開動,我看住窗外移動的街景,想起終于不再在這種時刻感慨,爲何沒人問我寂寞盡頭何處去養傷?忽然好想哭。因爲我真的了解,這種幸福,多麽不容易。


冰點與沸點

他的真性情,是冰點也是沸點。不是很多人接受得了。沒關係,這種事勉強不來。但如果至少能明白,那麽就會釋懷。

15.10.08

想起

今早接受香港某本雜誌訪問,講述我的全職freelance生涯。

講着講着,有一段,我有點哽咽,紅了眼睛。吸了吸氣,鎮定住自己,很好,沒有掉眼淚(因爲我不想很悲情的樣子),然後繼續說了下去。說了下去,又開心了。

一路走來,遇上很多好人好事(永遠感恩),但也不是盡如人意、一帆風順的啊。尤其在開始的那些跌跌撞撞,誰沒有試過?那些不受鼓勵咬緊牙關的苦撐,在悲傷一刻必須自我安慰以找到堅持的理由,說出來應該也有人會明白吧?

我不喜歡受害者情意結,我相信現時的我也沒有了,只是,偶然想到過去很想崩潰脆弱但必須堅忍的自己,也會那麽不忍心,那麽憐憫自己啊。

14.10.08

美好的忙

最近,前所未有地忙。

劇本、寫作、讀書......讓我重新學習,何謂“時間管理”“分配時間”。

還要盯住又升又跌的股市,再盯住那幾只心水股反復研究過去和目前的表現,看看什麽時候跌得可以撈底。看准了,買買買。

真是忙忙忙。

雖然很想可以去玩,但不代表這忙碌的感覺不好。

這種忙......我稱之為充滿希望的忙。

讓我看到不一樣的未來,或者是,更好的未來?

我看到在忙碌中不斷成長的自己。那也是一個更好的自己。

我經歷過盲目的忙、絕望的忙,原地踏步的忙........是不同的。 這些忙,可怕到極點。

忙與忙之間,是有分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