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2.08

頭髮·氣味

冬天,人人被衣物裹得厚實,身體不太流汗......這是疏于照顧個人衛生的因由?

在購物商場、在地鐵站......乘搭扶手電梯的機會多得是。更多的時候,是站在一位長髮小姐後面的梯級。有好幾次,那把烏黑/金黃/紫紅褐的長髮,傳來一陣陣隔夜的頭油味,令我別轉臉或低下頭,另覓呼吸空間。

那不是臭味,只是一種隔夜沒洗頭的薰人異味(我會分辨因爲曾經嗅過無數次從異族女人頭巾中傳出的臭味,真正的、令人嘔吐大作的頭。髮。臭。味。)(其實不懂是頭巾臭還是頭髮臭,唉)(應該是兩者俱臭吧?)。如果枕頭套忘了定時拆下來洗,也會累積殘餘的頭油異味。

我知道打理一把長髮不容易,但,既然要留長髮,是不是應該有心理準備,要更用心、更花時間去照顧和保養秀髮?要不然,索性把頭髮剪短算了,清爽亦易打理。留長髮留到那陣味道可以薰着站在身後的人,令人十萬個不敢恭維。尤其在避無可避的空間,那陣隔夜頭油味,足以像狐臭一樣殺死人。

每一次,當我站在這種長髮小姐的身後無辜遭殃,總是會有好奇想一窺其真面目。嘿嘿,十之八九,都是樣貌不俗的咧。我當下會想,男人跟她們接吻愛撫的時候,鼻端忽然聞到這樣的餿味,血脈賁張的也會當場不舉吧??

我不是個慣性化妝出門要set頭的人,但我對於個人儀容有非常嚴格的衛生要求。嗯,未必要好像香香公主那樣,連汗息都帶花香,也未必要名牌香水噴得香聞十哩,而是乾淨、整潔、清爽——即使在家亦貫徹始終。口腔腋下頭髮衣物不可有異味不在話下,指甲也要照顧妥當。我常看到打扮得花枝招展手拎名牌包包的女生,暴露在露趾高跟鞋、涼鞋外的腳趾甲,是斑駁的指甲油,還有龜裂的腳跟,心裏就會一陣冷笑。僞裝的品味,就是在這種小細節上露餡的。

吾友Gem Gem小姐,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煞是迷人。最引人入勝的是,她那把及腰秀髮,無時無刻不發出幽幽的清香,一起逛街吃飯挨近了,聞到髮絲溢出香氣,會讓我一陣心神恍惚。那香氣襲人但不嗆,所以分外醉人。記得自己曾經不止一次,當面由衷讚美她。每次倒霉不小心聞到那些陌路人的頭髮餿味,就會想起Gem Gem小姐一把長髮永恒散發的動人氣息。要把長髮照顧成這樣,才有資格留長髮吧?頭髮的氣味,足以讓人留下深刻記憶——好的,或壞的。

12 則留言:

marco 說...

wa 嫣薇我也有這樣的困惑咧。我以前大學的時候有一位很cute的朋友,好像個小孩子那么單純的小女孩,可是她的那頭長髮有一天飄來的一陣宿味,我想告訴她她已經遠離嬰兒香很久遠了。

yanwei 說...

marco你的形容很厲害哈哈哈哈。“我想告訴她已經離開嬰兒香很久遠了”,實在毒辣又抵死!!!
真搞不懂,那些“散髮”餿味的女生,那把頭髮明明長得可以用來纏頸幾圈自縊,她們怎麽會嗅不到那陣味道??還是自造的飄逸感覺過於良好,她們沉醉當中連臭也當成香的??

Wayne 施宇 說...

天啊!
marco真是越來越幽默了。
而今他的王爾德式黑色幽默已將我推下我在吉隆坡辛苦建立的地位,
他這次去香港,
你會驚異於他的『一夜長大』。

還有,
『無時無刻發出幽幽的清香』是錯的,
應該為--
『無時無刻不發出幽幽的清香』,
此謬誤常人常犯,
連阿信都在歌詞裏犯錯多次,
你不好學。


糾正狂上

安东尼刘 說...

marco,
想不到,想不到你也是小辣椒,而且是既毒又辣那类,“我想告訴她她已經遠離嬰兒香很久遠了。”很好笑。

agnes,
我想除了懒,应该还有一个原因--让头发看来“光亮”(因为没洗发出油而让它看来很像很亮滑),营造出像洗发水广告里模特儿那一头“光亮润滑”。
我怎么知道?黄嘉千曾在节目现身说法。

seasonc 說...

有機會你向夜旅行君聊, 有一次我跟他在京都地鐵的"奇遇記".

人鱼球球 說...

一天不洗頭,我都會覺得瘙癢難耐,這些人怎麽可以這麽多天不洗頭啊?

蝋燭の芯 說...

日本女生都很香,擠電車前面站著女生時不用擔心會被怪味薰昏.他們的頭髮都散發著一股清香.

不是我種族歧視,最害怕坐在印度族群旁邊,也許他們的食物香辛料很重吧,怪異的體味超濃,每次在飄著怪異味道的空間我習慣拿出隨身的香霧猛噴.很沒有禮貌hor?沒辦法..

yanwei 說...

小施
多謝指正,看了已馬上修改。

安東尼
現在有很多免洗的護髮素,能讓頭髮看起來柔順亮麗,無需再用這麽不衛生的方法來“散髮魅力”吧???

四順
1月1號會跟夜旅行去唱K,到時問他。

人魚仔
我想,不是每個人都像我們這樣注重個人衛生。我有時還會一天洗兩次頭,只要稍微感覺有點髒都受不了。

秋萍
夜旅行君碰過日本那種不愛洗澡的女生——俗稱仙人掌女人。据他說,對方還是個美女,不過聞到她身上傳來陣陣的酸宿味,令他倒足胃口。

安东尼刘 說...

yanwei,
不懂哦....你问那个邋遢妹--黄嘉千啦,她说的(可能只是为了节目效果吧?)。我也是不能一天不洗头的,不过现在的洗发液都有很多化学成分(即使那些强调什么天然花草的),所以一天洗几次头对头皮不好,要小心护理喔。

蝋燭の芯,
哈哈,你也太可爱了吧?还随身携带香霧剂,真绝,包包不会重吗?(我说话比较直接,不好意思)

sukigoh 說...

哈哈哈哈marco变成了毒辣蜘蛛精。

我还记得刚到北京报到的时候是冬末,天气仍然很冷,那里许多本地人能够找到借口不洗澡就不洗澡了。每天早上我打的上班,一上车就得开始改用嘴巴呼吸,因为出租车司机身上飘来的不只是宿味,而是累积了一阵子的陈味:司机脑后仍然开着昨晚睡时磨着枕头培植出来的花,然后一早起来太冷了就不用刷牙漱口,还有冬天不用天天洗澡。

我还记得公司公关部门经理,听好,是公关部门经理,是需要帮助我们公司客户保持/提升形象的部门,那公关部门经理有一天早上在茶水间见到我的时候说,“哈哈,suki 你们马来西亚同胞特逗,我看你们还天天换一套衣服呢。现在可是冬天呐!”

晕~

yanwei 說...

suki
你的形容活靈活現,那陣酸宿味撲鼻而來!!
天啊,那麽你在北京那段日子,有沒有碰過比較整潔的司機啊??

sukigoh 說...

agnes, 真的是没有遇见过。不过后来呆久后,我开始练成了臭味不能入鼻子功,做到了能嗅而不闻。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