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2.08

人性的吊詭

我們討厭的人,往往是自己的一面鏡子。某個程度上,因爲對方反映了自己某些個性上的缺失,而這些缺失又是自己無法去面對的,當我們在他人身上看到類似的舉動,就會覺得分外討厭。

最叫我吃驚的是,如果是長年累月的相處,我們會不知不覺複製對方在自己眼中很討厭的説話方式,以及行爲模式,然後在另一個場景表現出來。

會這麽說,是因爲結婚這兩年來,發現自己在家庭生活表現的態度,某個部分,活脫脫就是母親的影子,而這些舉動,亦是以往她最令我反感的、不快的。譬如,當她在忙家務時,如看到我坐在一旁看報紙/上網/看電視,就會一邊發出埋怨一邊做家務。常常,我會回到房中迴避,有時候沉不住氣,就會頂嘴。又譬如,當她要求我幫忙做某樣事情,而我覺得那是不急的,便會說待會才去做。母親則會因此覺得我滿足不到她的要求,發脾氣嘮叨一番,然後再自己動手去完成。最後,還會撇下一句:“求你們是沒用的啦,求人不如求己!”。諸如此類的家庭芝麻事,在多年來重復上演。

結婚以後,我竟然在家庭生活中,代入了她的角色。在吸塵抹地的時候,如老公坐在那裏上網/看電視沒有幫忙的意思,我會非常不爽(儘管是我主動去做家務的),盡說些晦氣説話。有時候請他幫忙洗碗(或是幫忙其他事情),他說先放着吧他待會去弄,總之,只要沒有即刻去完成,我就會看不過眼,寧願自己動手去做,也不要等。這些摩擦的確會為兩人的相處帶來些許不快,但老公認爲這是每個人的處事方式不同,只要大家付出多一點耐性去適應就好了。而我呢,幾次下來,發現這些情節何其熟悉;細想之下,才恍然大悟,自己一直在不自覺中,把母親那套令我厭惡的動作,反射在自己的行爲裏。有了這樣的醒覺,我馬上自我調整一番,跟另一半的小摩擦,果然減少了許多。

想深一層,我的外婆正是這個樣子的;而母親和外婆的相處中,也常常爲了類似的問題起爭執。想必母親也在不知不覺中,複製了她母親的行爲模式吧。幸好來到我這代,教育和見識打開了我的思維,能從不同的角度,深入地審視問題,找出根源,制止了“悲劇”的延續。

原生家庭對每個人的影響,實在無可估量。最耐人尋味的是,我們表面上會趨向學習正面光明的事物,潛意識卻會牢牢吸收負面的那一套,然後不自覺地對他人做出同樣的“施虐”動作。我看過,有人非常痛恨母親的無情,而事實上,她對人也那麽無情,除了她自己看不出來;有人討厭父親風流,令母親一生受苦,可是,他自己一樣風流成性,傷害過無數的女人......以此類推,不計其數。

這真是人性的吊詭之處啊!我們越是抗拒越是反感的行爲,就越是會被套牢,隨之越是容易在自己身上重現。慶幸的是,我有一份清醒和自覺,以及面對的勇氣。

19 則留言:

练老板 說...

啊你提醒了我,我还欠你一份潜意识改造音乐的清单。。。
让我准备一下再SEND给你看。。。

ee 說...

非常認同你的見解...家庭對成長起了莫大影響力!

你能自覺地作出自我調整,實在非常值得讚揚!而且,最終得益的,一定是你自己。甚或,影響你的家人、父母。

Agnes,真的很高興有你這樣一位朋友!
加油。

匿名 說...

看來我們應該避免與看不順眼的人一起生活;反正人的使命就是要讓自己開心,然後身邊的人就會開心

小風旋 說...

这就是俗语说的:
“有口话人无口话自己”

匿名 說...

柏拉圖有一天問老師蘇格拉底什麼是愛情?
蘇格拉底叫他到麥田走一次,要不回頭地走,在途中要摘一棵最大最好的麥穗,但只可以摘一次。柏拉圖覺得很容易,充滿信心地出去,誰知過了半天他仍沒有回去。
最後,他垂頭喪氣出現在老師面前訴說空手而回的原因:「很難得看見一株看似不錯的,卻不知是不是最好,不得已,因為只可以摘一次,只好放棄,再看看有沒有更好的,到發現已經走到盡頭時,才發覺手上一棵麥穗也沒有。」
這時,蘇格拉底告訴他:「那就是愛情。」


柏拉圖有一天又問老師蘇格拉底什麼是婚姻?
蘇格拉底叫他到彬樹林走一次,要不回頭地走,在途中要取一棵最好、最適合用來當聖誕樹用的樹材,但只可以取一次。
柏拉圖有了上回的教訓,充滿信心地出去,半天之後,他一身疲憊地拖了一棵看起來直挺、翠綠,卻有點稀疏的杉樹。
蘇格拉底問他:「這就是最好的樹材嗎?」
柏拉圖回答老師:「因為只可以取一棵,好不容易看見一棵看似不錯的,但又發現時間、體力已經快不夠用了,也不管是不是最好的,所以就拿回來了。」
這時,蘇格拉底告訴他:「那就是婚姻。」


柏拉圖又有一天又問老師蘇格拉底什麼是外遇?
蘇格拉底還是叫他到樹林走一次,可以來回走,在途中要取一支最好看的花。
柏拉圖又充滿信心地出去,兩個小時之後,他精神抖擻地帶回了一支顏色豔麗但稍稍焉掉的花。
蘇格拉底問他:「這就是最好的花嗎?」
柏拉圖回答老師:「我找了兩小時,發覺這是最盛開最美麗的花,但我採下帶回來的路上,它就逐漸枯萎下來。」
這時,蘇格拉底告訴他:「那就是外遇。」


又有一天又問老師蘇格拉底什麼是生活?
蘇格拉底還是叫他到樹林走一次,可以來回走,在途中要取一支最好看的花。
柏拉圖有了以前的教訓,又充滿信心地出去,過了三天三夜,他也沒有回來。蘇格拉底只好走進樹林裡去找他,最後發現柏拉圖已在樹林裡露營紮寨。
蘇格拉底問他:「你找著最好看的花麼?」
柏拉圖指著邊上的一朵花說:「這就是最好看的花嗎。」
蘇格拉底問:「為什麼不把它帶出去呢?」
柏拉圖回答老師:「我如果把它摘下來,它馬上就枯萎。即使我不摘它,它也遲早會枯。所以我趁它還盛開的時候,住在它邊上。等它凋謝的時候,再找下一朵。這已經是我找著的第二朵最好看的花。」
這時,蘇格拉底告訴他:「你已經懂得生活的真諦了。」

P/S: 送你一篇小小转贴故事!加油。。。
From;CSW

jia ai 說...

嫣薇,可喜可恭!加油加油!真的,許多悲劇一代傳一代,唯有′自覺′可以中竭那惡性循環。

csw很可愛,分享的故事很可愛。謝謝!

marco 說...

嫣薇: 好險呀!

所以說兩個人一起生活有時候真的說得陳腔濫調一點就是認識自己多一點。

yanwei 說...

dave
是啊,你快點啦,我還想到是你忙,不好意思打擾你!

ee
自覺作出調整的部分,面對自己的不堪,是最難受的,但能跨過去,人在靈性層面便會有莫大的躍進。你說得沒錯,我曾因個人的一些改變,影響了整個家庭,令整家人凝聚起來。

csw
謝謝你的分享啊!

jia ai
是啊,多點自覺,就有多點進步的空間。希望,我能學得越來越好。

marco
何止是認識自己多一點,簡直是認識那個從未發掘的自己。

藝術家朋友 說...

真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死症!能克服當然好,但基於經歷或心理素質的差異,真是每個人所需的時間和方法都不盡相同。順其自然吧~我想,第一步是先要接受自己有這吊詭的一面。

seasonc 說...

我也是有同感, 你知道的.

len 說...

我也是有同感,可能你不知道。
(谢谢季节,跟在人家屁股后面留言真容易啊)

加愛 說...

我沒有同感,你們都不知道!──我講爽罷了。

练老板 說...

咦?你这里有位“加爱”?
是否是笑声如火车的那位激荡加爱?
我是练老板,姓练的人不多。。。

匿名 說...

你真的是說到我的心事了。
我媽媽是個凡事都想不開,不然就是想歪了的人,所以我一直提醒自己凡事要想得開,但偶爾還會不自覺的想不開,其他的還邊做邊埋怨等等芝麻綠豆的事情,更是學到十足十。
我是在這幾年慢慢的才領悟到鏡子的道理,悚然一驚,現在還在自我調整中。

moon

yanwei 說...

藝術家朋友
每一個問題,解決的三部曲都是:接受、面對、放下。接受是第一步,然後慢慢move on到第二步,然後第三步......學習、前進、成長,最後就解脫了,這應該是對靈魂最大的拯救。

season
我知道。加油。

len&加愛
你們是來亂的嗎???

加愛
有人在等你回話呢!快快招供吧,你是不是那個笑聲如火車的加愛呢?哈哈哈。

練老闆
我等加愛自己答你。

moon
有這份自覺,已經很了不起!(我在讚自己啦,哈哈哈)
懂得去調整,更了不起!!(又讚自己了,哈哈哈哈)
其實,我覺得調整、改變都需要時間,但只要肯踏出第一步,一定會越來越好。不過,無需“逼迫”自己一定要去擺脫,那樣太激烈,而是慢慢地調整、慢慢地把自己融入一個新的狀態中,小小的碎步,慢慢地走,有一天回頭一看,才發現自己早已經活在新的階段!我們一起加油吧!!

蝋燭の芯 說...

"我們越是抗拒越是反感的行爲,就越是會被套牢,隨之越是容易在自己身上重現。"經你這麼一說,發現的確如此,所以我想,如果可以
對任何事情都沒有太強烈的喜好或者抗拒,不加深無意識中的投射效應,或者可以活得更自在些.謝謝你,學到了一招"新功夫".

匿名 說...

嘩,小碎步很優雅的去調整?唉,我已經打了很多場血肉濺飛的肉博戰了。
不過,我也該學會心平氣和,以及體諒,學會發掘那不認識的自己。 

moon

yanwei 說...

秋萍
“對任何事情都沒有太強烈的喜好或者抗拒,不加深無意識中的投射效應”,你短短一句,就是我洋洋灑灑一篇文所要表達的了,厲害!!

moon
我也是經過不計其數的肉搏戰,才學會如何去平和地調整的啊!都是一個過程吧!我們懂得不斷前進就行了。

安东尼刘 說...

所以为什么冤家大部分都会结成情侣的原因,因为正正是对方讨厌的地方渐渐侵蚀自己的心灵而莫名其秒被吸引过去了,甚至变成自己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打不相识”也有异曲同功之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