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

太陽跟着我



今天出門,搭電車,選了車頭靠窗的位子站。爲了看風景,我面向窗戶,午後的太陽跟我打個照面後便開始玩起了捉謎藏。電車慢慢地開動,太陽也隨著視線向前移動,有時躲在大廈後,有時則躲在 大樹後,但在每一個縫隙中流瀉的光讓我知道它沒有離開過。

有時候它無處可躲,乾脆把我照個正着。




這是亦舒的母校,北角官立小學。要拍時車開了所以拍不到正門。





途經七姐妹郵政局。七姐妹道,是真的有這條街,我來了香港才知道。




海洋餐廳,我在裏面吃過一碟茄子斑塊飯。



每次到ICAC開會,都會在這個車站下車。



然後在紅綠燈前過馬路。再走一下下,就會抵達ICAC大樓。


在寫的情欲故事,有個場景是兩個單位相連的露台。導演溫和地對我說:“香港要找這樣的景很不容易呢。”果然,觀察以後,觸目所及,有露台的單位已少見,妄論相連的。改寫吧,雖然捨不得。唔,希望重獲自由的她會是我的女主角。



香港中央圖書館,這是我的目的地。太陽跟着我,一直護送我到這裡。


(對一個城市的感情,是這樣一點一滴建立起來的。)

10 則留言:

ee 說...

露台之於香港,的確已經非常難得,通常都是豪宅呢!

yanwei 說...

是啊,導演跟我講了以後,我多加留意,發現真的不容易找。

蝋燭の芯 說...

啊!我住過北角...
原來亦舒的母校在哪裡,不知道他現今又住在何處呢?有機會真想見見她的廬山真面目:)

藝術家朋友 說...

相連的露台,還是會有的,不過多是戰前舊樓。百德新街也有些有很大露台的,但是不是相連,倒沒有留意。

yanwei 說...

秋萍
亦舒她老人家移民溫哥華已久。
她不見人(讀者)的,性喜低調。

藝術家朋友
是有,但不多,找得到也未必兩間屋子一起借/租得到,所以是難題。

len 說...

打岔一下阳台风光,
我只是觉得你这张照片很有雀巢即溶咖啡的味道

yanwei 說...

len
給你這麽一說,我覺得是真的有,哈哈!!
其實我都不喝咖啡的,頂多是拉鉄(很久才一次),茶倒是天天喝。

angel 說...

去旅行,觉得很喜欢香港。不过让我住的话,可能很难习惯。
不懂你用过多少时间来爱上香港的生活呢?

yanwei 說...

angel
似乎沒有不適應過,所以也談不上花了多少時間適應。呵呵。

joshua 說...

哈哈留言后才看到这篇
才发现你已经写了七姐妹道
怎么那么巧!!!

你这个路途看到的景象我都很熟悉
好好待会我要post我在香港拍的照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