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08

父親的眼淚

今天是爸爸生日,在網上訂了一個蛋糕送到家裏,聊表心意。收到蛋糕了,爸爸打來,叫了我的名字,就哭了出來,實在讓我有點不知所措。然後,媽媽把電話接過來,跟我講了一下,待爸爸“冷靜”下來,才把電話交回他手中。

心裏好感慨,又很難過。做父母的這麽偉大,對孩子的要求卻如此卑微。一個蛋糕,足以令他感動得老淚縱橫。

是不是所有父親對女兒,是特別感性的呢?記得雜誌社姐妹跟我講過,她念大學的時候,寫了一篇關於父愛的文章,投到家鄉的報章。文章刊登了,母親打電話來跟她說,父親看了那篇文章,躲起來偷偷掉眼淚。

還有另一位姐妹Gigi,離鄉背井在梳邦求學的時候,生活上受了委屈,打電話回新山跟父母訴苦。當時接電話的是父親,講到一半,電話霍然被擱下,她錯諤得還來不及反應,母親撿起電話筒,說:“爸爸沖了進廁所哭,你發生什麽事啊?”

多年後回憶起這些父親為自己哭得像個小朋友的往事,我們還是會眼濕濕。這樣的愛,無以為繼。

那天讀到別人寫:“我想他一定很愛我,我才可以這麽任性。”想起始終愛我如小公主,任由我發脾氣還是笑嘻嘻去討好我的父親,怔怔地在電腦前掉下淚來。

我和姐妹們都很幸運,因爲我們是沐浴在父愛中長大的女孩。這個世上永遠不會有另一個男人好像父親這麽愛自己,你我定然明白。

17 則留言:

Yong 說...

YW,我终于来了,还抢到第一张沙发。
真的神奇,我一开你的blog,眼前的是“父亲的眼泪”,然后我电脑播放的是陈奕迅的“单车”。
我失眠,看了书、看了电视、send了sms、在房间客厅走来走去,还是,睡不着。
结果上网到处游走,都唔知为乜?

匿名 說...

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
虽然我不曾看过爸爸掉眼泪,但隐藏在他大男人主义的背后,我感受到他对我的放任和温柔。
抱歉哦,冒昧了。
看到这篇文章,忍不住留言了。

ming

marco 說...

早安,很感动。你的父亲是性情中人,你像他吧?

小马,快!

匿名 說...

Missed my dad. sob, sob.

Celine

yanwei 說...

yong
讓我幫你把下脈先......唔,恕我直言,你應該是跟安東尼施主一樣,患上“缺(真)愛症候群”,心底常莫名地躁動,只因有一處,比寂寞更深。
藥方:每天到“我的文字與生活”報到至少三次,留言五遍,能減輕症狀。至於根治,解鈴還需係鈴人,不要找過眼雲煙的關係慰籍自己,懂得拒絕沉溺,是自愛的第一步,這樣你散發的能量才會好,才能吸引到那個對的人跟你相遇。

p/s:每次聼Eason的《單車》,我都會想起爸爸。

ming
不冒昧,留言板本來就是給大家有感而發的。
有父親疼惜的日子,大概是一個女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

marco 說...

yi 怎么刚才的留言没送出去?还是你把它匿藏起来了?:)

yanwei 說...

Marco
我是到近年才發覺,我的個性是很像父親的。
哈哈,我們的心有靈犀又來了!我也覺得小馬是個對女兒千依百順,像情人又像父親的父親。
對兒子無法好像對情人,女兒真是父親的死穴
啊!

Celine
寫這篇的時候,我也想起你跟我講過,你跟父親相處的點點滴滴。每一次提起父親,你的神情都好像一個小女孩,那定然是他多年寵愛才會有的自然反應......我們都是很幸運的女兒啊!

小馬 說...

yanwei,
marco叫我快
應該不是叫我追生一個女兒(雖然我超想)
是叫我快點下訂
妳這篇稿就留給我吧??
寫得那麼好那麼入木三分,不用太可惜

其實
我到現在還是很羨慕我姐,或是妒忌
所以我也想生多個女兒
像妳爸疼妳一般疼我女兒
兒子當然也一樣要疼,但應該會不一樣
是當一個無敵玩伴來疼
一起翻滾一起摔角一起對著路過的女生吹口哨
這樣可以吧?

yanwei 說...

小馬
經你一提,我才想起你“部落獵人”的身份,看來是我會錯意了,哈哈!
(馬可,原來我跟你也不是那麽心有靈犀的......)

小馬,像你和小慧這樣的父母,多生幾個也沒有問題,因爲你們是好父母。

直覺告訴我,你對女兒會非常非常溫柔。

Wayne 施宇 說...

Tsk
我真是笨死了
我很奇怪為什麼 Marco 突然寫小馬快
小馬明明生的是兒子
原來是叫小馬跟Agnes 邀稿
Tsk
我為什麼每次都這麼遲鈍的
我還懷疑留言的Celine 是不是我認識的那個Celine
Tsk
笨死了我

匿名 說...

yanwei,

现下,我只希望自己是个父宠,夫宠,子宠的女人。哈哈

shiyu:
一时手快,变成Celine.

Marco,
如果我下一胎生女儿,一定找你做god pa.

marco 說...

哈哈!我真的是叫小马快点把这篇好文射下来的,看来已经是他的囊中物了!

这次跟嫣薇的默契擦身而过。

celine 我要!我会跟她说红楼梦的故事,像她的外公跟她妈妈说的一样:)

施宇,你有幸参与吴宗宪的我猜,一定被喷到体无完肤。

蝋燭の芯 說...

這一篇,令我有些感觸.想起自己的爸爸,我爸爸也是性情中人.

記得很久以前我吃錯藥,不省人事時聽說我爸爸也急得哭了.兄弟姊妹說爸爸最疼我了.他們說我第一次離家那一年爸爸病得只剩下一排骨頭,差點死去.
幸好後來又有了我的copycat,也就得以自由了許多年.

爸爸的想法總在很大的程度上遙控著他的孩子.可是這些年來連copycats也陸續離家,大家思考獨立了,加上爸爸退出了可以自我肯定的團體及人群,覺得他好像多了幾分失落.健康每況愈下.實在不習慣面對如是落魄的父親.

最近我給他打了個電話警告說:你給我好好照顧自己,不然我將自己弄得很慘很慘,回老家給你們照顧你就知道,好好想想.你們是不是還希望我幸福快樂.

泥土之光影 說...

很喜欢这篇。

我们家的老爸爸不会为我们掉眼泪。
他会跟我们家的老妈妈说着他对我们的关心。

而我们总是在很久以后才听到老妈妈转述老爸爸那时候的想法和心情。

也因为他们的不善于表达对孩子们的爱,总是那么默默默默的,爱着。所以现在的我学会了,每天在儿子的小耳朵旁轻轻的轻轻的,细语:“妈妈很爱你”。

寓言家的故事 說...

很喜欢这篇文字,我从未看过父亲的眼泪,而我也希望永远都不要看到。
我也认同“我想他一定很愛我,我才可以這麽任性”这句话。
想到The power of love....

Sugarcatcat 說...

你很幸福..有一個可以感受到愛的爸爸

小豆豆 說...

让我想起了我老爸,在我生阿哲的那天他失眠。。。